哈德良和尤瑟纳尔(三)

高中同学微信群说道同性恋这个题目,有同学提到“蓝宇”。刚才就把这电影找出来看了一遍。以前应该看过但是忘得差不多了。很喜欢,很感动。

黄品源的歌是电影里的一个角色。

你怎麼捨得我難過
作詞/作曲:黃品源

對你的思念 是一天又一天 孤單的我還是沒有改變
美麗的夢 何時才能出現 親愛的你 好想再見你一面

秋天的風 一陣陣的吹過 想起了去年的這個時候
你的心到底在想些什麼 為什麼留下這個結局讓我承受

最愛你的人是我 你怎麼捨得我難過
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 沒有說一句話就走
最愛你的人是我 你怎麼捨得我難過
對你付出了這麼多 你卻沒有感動過

不停的想到《哈德良回忆录》。

安提诺乌斯比蓝宇可是要决绝的多。哈德良刚刚开始暗示有散的可能。美少年就自杀在哈德良的眼前。五十四岁的哈德良,身经百战,罗马最强盛时的皇帝被安提诺乌斯的死完全击败。痛不欲生。他在安提诺乌斯自杀的尼罗河岸边平地为他起了一座繁华城市,破例封他为神,为他建神庙,为他打造全套的一个宗教派别和祭奠仪式。甚至新发现的星星都用安提诺乌斯来命名。然后造了成百上千的安提诺乌斯雕像,安置在罗马领土的各个城市。安提诺乌斯自杀时哈德良五十四岁。这个君临一切的帝王用尽他的余生来思念安东尼。到如今,巴黎的罗浮宫,梵蒂冈,那不勒斯的博物馆里都有安提诺乌斯美少年的雕像与哈德良的坐像同处一室。真是回肠荡气的爱情故事。

哈德良大概是罗马皇帝里最喜欢四处建造罗马城市的一个。《回忆录》里这么描述他建造的城市:

My cities were born of encounters, both my own encounters with given corners of the earth and the conjunction of my plans as emperor with the incidents of my personal life.
我的城市都来自我的遭遇,有的缘自我与天涯海角某处的相遇,有的缘自我做为一国之君的宏图与我个人命运的遭遇。

Antinoöpolis, dearest of all, born on the site of sorrow, is confined to a narrow band of arid soil between the river and the cliffs. I was only the more desirous, therefore, to enrich it with other resources, trade with India, river traffic, and the learned graces of a Greek metropolis. There is not a place on earth that I care less to revisit, but there are few to which I have devoted more pains. It is a veritable city of columns, a perpetual peristyle. I exchange dispatches with its governor, Fidus Aquila, about the propylaea of its temple and the statues of its triumphal arch; I have chosen the names of its district divisions and religious and administrative units, symbolic names both obvious and secret which catalogue all my memories. I myself drew the plan of its Corinthian colonnades and the corresponding alignment of palm trees spaced regularly along the river banks. Countless times have I walked in thought that almost perfect quadrilateral, cut by parallel streets and divided in two by the broad avenue which leads from a Greek theatre to a tomb.

我的最爱,安提诺乌斯城,诞生在一个伤心之地。城市本身被限制在尼罗河与悬崖之间的一条狭长地带。 于是我尽力用其他资源来丰富它的魅力,与印度的商贸,河流交通枢纽,和希腊城市优雅的内涵。 虽然这是我最不愿造访的城市,但它也是我最耗尽心血的地方。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永恒的石柱之城。我跟它的市长Fidus Aquila讨论过它神庙里的大门和凯旋门上的雕像。我亲自命名了它的每个城区,宗教和政府的结构。这些名字来自我的记忆,有些是众所周知的事件,有些是私密的。我亲自策划了它的柱廊的排列,以及与廊柱呼应的排列河岸的棕榈树。无数次我在脑海里想象自己走在那个几乎完美的四方城里,平行的街道,连接希腊戏院和一个墓地的宽敞大街将它一切为二。

安提诺乌斯城建于公元130年,公元十世纪的时候被遗弃。
1798年这个城市遗址被发现时据说是这个样子的。
antinoopolis3

但是那之后埃及的工程队把大理石柱磨碎做成水泥去建别的现代建筑了。现在安提诺乌斯城旧址上除了一个拥有几座小泥房子的村子外什么都没有了。

安提诺乌斯和哈德良的雕像还在。
farnese-star
Bust_Hadrian_Musei_Capitolini_MC817

哈德良和尤瑟纳尔(三)》上有4条评论

  1. 这个安提诺乌斯cult到现在还有呢,主要是男同志入教,选一个美少年做自己的神,也是惬意事情

  2. 最爱你的人是我,这歌高一军训结束时候,我们班女生的教官上台唱过,当场全班哭成泪人儿。那种年龄相仿人生不同、从此就要分道扬镳的悲情,让人无比难受。从此成了我们班班歌。当时似乎我带头哭,老师找来骂了我一顿,说哭成这样明天列兵检阅时候怎么见人--我是护旗的。当然这种指责当时只能被我们当成成年人对我们的不理解和权威的丑恶,哭得更凶了。至今记得那个教官的名字,和他白白的笑脸。歌词竟然和当时的情形也很配!

    • 高一军训。。。简直就是我们高中微信群这么火爆的主因啊!很惊叹于军训两周对那个年龄的人影响力之深远。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