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琐事:万圣节

最近不是很想讲话.游记压在心上总是个事儿,所以想写别的事情时就会想起尚为负清的”文字债”.加上工作忙压力大,疲于奔命似的,家里有猫猫来分着心,妈妈那里被老狗皮皮累得够呛,最近家门口的街道要开始挖沟,不许停车了,就又为将来的夜晚回家四处找停车位担心着.林林总总的小事加在一起,等夜上三更打开电脑,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今天看了丝管的周末大更新,受了些鼓励,上班时又略微有些空闲,就爬上来随便说几句吧.

1.

因为不是在美国长大的所以对万圣节一直兴趣缺缺. 看到大人们也象小孩子似的折腾,脑袋里那个严肃的中国”我”总觉得有点”为老不尊”.

第一次对万圣节另眼相看是工作后第一个十月三十一.办公室里有个作图案设计的艺术家麦特在家里开南瓜灯比赛,所有同事都受到了邀请.因为麦特是我们几个年轻同事中一起吃喝玩乐的死党之一,于是大家买了个大南瓜去捧场.麦特是个在湾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不仅图案设计创意一流,而且人也幽默搞怪,很是办公室里的一宝.他和几个好朋友在旧金山金门公园边上合阻了一栋房子.刻好的南瓜灯,挑出色的放上点燃的蜡烛,排排放在门口的台阶上.排不下的放到后院.他们的房子临街,而且是交通繁忙的林肯大道.很多车会减慢车速欣赏我们的南瓜灯,一时间车喇叭齐鸣,有为南瓜灯的创意叫好的,也有抱怨前面的人为什么当街堵涩交通的.很是热闹.

房子里热火朝天的劲头也很感染人,麦特为大家提供刀子,勺子,也会偶尔给点建议.满屋子大约有三四十人,认认真真的设计自己的南瓜,清理南瓜瓤,很是有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麦特的朋友大多是搞艺术的缘故,做出来的南瓜灯真是千奇百怪,妙不可言,充满了想象力.我算是大开了眼界. 而且土头土脑的一个南瓜,被镂空之后,随便刻个眼睛嘴巴,无论技巧如何拙劣,里面放上根燃烧的蜡烛都会立刻邪恶狰狞起来.气氛十足,让初学人(比如我)很有成就感.

更有趣的是有一位资深总管丹林也带了温文尔雅的太太来参加比赛.丹在办公室里是以超人一等的认真态度而著名的.有人开玩笑说不知道他是不是专门雇了人半夜给他洗车,因为酷爱滑雪的丹有一辆地虎,无论周末太浩湖的风雪多大,其他人(比如我)的车到了周一可能依然一身泥土,当丹的车停在我们停车场时,总是一尘不然的闪亮着.而他平时讲话,无论话题是多么的家常多么随意,我从来没有听他用过一句有语法错误的英文.他的电话留言如果被任何人笔录下来,语法思路都严谨的可以立即发表出版.毛主席说做一件好事容易,难的是坚持每天做一件好事.所以象丹这样日复一日的一丝不苟的对待每一件小事,实在是令人砸舌.所以那晚在麦特那栋纷乱嘻皮的屋子里看到随时可以去派克大街出席豪华晚宴丹林夫妇,还是很让人惊奇的.不过那晚他们似乎放松了很多,很有童心的刻了一个南瓜.

2.

刻南瓜灯是一个传统项目,装饰一栋”鬼屋” 出来,是另一个传统.其目的是让要糖的小孩过五关斩六将,经得起恐吓才拿得到免费糖果.

在我们办公室,每年都会举行最恐怖的小隔间的节目.往年我们工程部的人都是无动于衷,让人事部,IT支持部,或者测试部去张罗.到了比赛那天,我们这些敲键盘的书呆子会跑到餐厅吃一肚子免费糖果而已.今年不知道怎的,工程部的人突然热衷于这个比赛起来.今年比赛是按过道为单位进行的.我隔壁恰好是最热衷于收集万圣节玩具的家伙.一周前就开始督促过道里其他五个隔间都要参加,每人要贡献糖果,还要贡献至少一件装饰品或者玩具. 因为他一个人会贡献六件电动玩具.

到了最后一天,大家拗不过他的热心,都往商店跑了跑,买了些万圣节装饰品和糖果来交差.其效果居然十分惊人.到比赛那天(上周五),我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很热闹的小世界里,脚下有电动大老鼠在爬来爬去,头顶有电动蝙蝠在绕着圈子飞,隔间的矮墙上有骷髅头在笑,我们走道入口有个三尺高的穿西装的白骨小人向每个路人阴险的要糖,糖果盒下面的脚垫被踩之后会发出阴森森的尖叫,头顶上还有大片的蜘蛛网,和声控的大黑蜘蛛咦呀着顺着丝线滑下来.糖果盆里还有一只会动的手.很意外的我们居然得了”最恐怖走道”奖.下午时看到同事的小孩子吓得不敢进来,才相信这奖来得很有道理.

3.

最后要讲的是万圣节晚上的化装比赛. 住在湾区的人都知道旧金山卡斯特罗街上的万圣节晚上的游行.这个同性恋聚居的区在万圣节晚上会盛装(或无装)出场.以疯狂和性感而出名.热衷于万圣节化装比赛的同事已经屡次向我讲解过,最”高级”的装束不是买来的,一定要自己做,要以创意取胜.那怕简陋些,都比花钱买现成的服饰来得正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对这个行动提不起兴趣来.2000年我第一次去卡斯特罗街上看他们的万圣节游行.买了个黑袍子,戴了个面具,就混进了游行的人群,看起热闹来. 在那种气氛中,人很容易感染上大家的创意和童心,信誓旦旦的说明年一定要想个高级的主意来和大家比一比谁有创意.可是到了来年又忘了.戴个桔红色的假发草草了事.

距离第一次去卡斯特罗街的万圣节游行已经四年了.今年是第一次不用长徒跋涉来看热闹,又是周末,所以说什么也要去报个道.但是对化装的兴致却是降到了零,索性连面具都没有戴,素着一张脸就去了. 昨晚在城里吃晚饭,餐馆里的带位和服务员也都画着装,我们被分道画着半张血淋淋怪脸的女侍手里. 饭后直接从饭馆搭了公车一路往南.车上满是化好了装的牛鬼蛇神.每到一站都会走上来新的妖怪.好玩的很,好象不小心到了奇怪的星球.

并不是所有的妖怪都去卡斯特罗,很多人家里也在开万圣节派对,所以上上下下的精灵很多,街上走着的,街角站着的,也都是鬼影重重的.

而当我们终于到了卡斯特罗,走过警戒线,交了所谓的”自愿交付”的三块钱门票,走到著名的大道上时,我不由得大大失所望…
*未完待续*

周末琐事:万圣节》上有4条评论

  1. 天~!这篇好长啊!:-O
    我还以为不止一篇呢,没想到最后也来了个“未完待续”,嘿嘿。不要学我,我是平常懒得写,周末搞突击…. :P

  2. 这个未完待续真是有分量!搬个沙发,偶等。。。

    Jean的回复:
    真对不住啊!当初真该写完它.选举一过,心情全变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复到当初的心境把它写完.现在颇有无从下笔的感觉.很黑暗似的…:(

  3. 问个关于南瓜的问题:你们家里做南瓜粥吗?做的话放哪种奶酪呢?我最近比较馋这个… :P

    Jean的回复:
    不好意思,从来没有做过南瓜粥呢.在GOOGLE里找到这个,不知道你是不是用得到?
    http://www.pumpkinnook.com/cookbook.htm
    要是做成了来传授一下心得吧?!我也试试. :)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