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马特时代(The Age of Wal-Mart)

昨晚晚饭时间,MSNBC电视台播了一个关于沃马特的长篇报道.其中穿插了很多中国的镜头.所以我们很认真的把这个节目从头看到尾.

沃马特在美国现在颇有些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狼狈.很多地方在游行抗议沃马特对待员工的抵薪和低福利政策,抗议沃马特开新店的消息在报纸上此起彼伏.前不久洛山基还把”是否允许沃马特在我们这里开店”放到选举议程上让市民投票.后来反对者以多数票的战绩把沃马特拒之门外. 因为对女性员工歧视的法案也搞到报纸头条去了.

支持沃马特的论点包括:为当地提供就业机会,为当地增加消费税.反对沃马特的论点包括只提供低薪就业机会,造成交通堵塞,减低当地生活品质,扼杀当地小本经营的小店小铺,雇佣非法移民员工,鼓励供货者把工作机会移向海外.

这最后一条是和中国息息相关的.

沃马特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销售公司,拥有十几个国家的销售渠道.如果谁能把自己的货品卖进沃马特,等于是一夜之间就可以打通直接面对千百万销售者的机会.世界上没有比这个更诱人的行销方案了. 与此同时,如果你的产品被沃马特拒绝代销,顷刻之间你就失去了一个千百万人的市场.而沃马特的杀手锏是只出低价,他们的口号”天天平价”(Always Low Price, Always)决不是盖的. 这篇报道里访问了一位破产的美国枕头公司的前总经理.这位经理说在沃马特一而再再而三的杀价之后,他们向沃马特表示再降下去,他们公司就没有办法存活了,沃马特当即向他们建议说,你可以把生产部门搬到中国去啊,那里人工很便宜的.

据我所知,沃马特在中国是很受欢迎的.昨晚的报道中可以看到沃马特在中国的店面里人山人海的景象.与在美国的分店不同,中国的沃马特还卖海鲜,活的鸡鸭,及各式食品蔬菜.我不由想到中国各城镇的菜场,有了沃马特的低价标准之后,这样传统式的菜场还能存活多久? 可以理解的是沃马特这样财大气粗的公司确实为现在的中国提供了一些就业机会,并且他们的培训和经营方式可以教给现在的中国很多知识. 但是,沃马特说到底还是美国公司,最终还是把钱赚出了中国.

刚刚同事告诉我说在世界商业界,沃马特是一个成功的典范.她有朋友从台湾来,专门要去看看沃马特是如何运行的. 而在旧金山纽约这样的都市里却又找不到沃马特的影子.原因之一是沃马特的主要销售对象是低收入社区. 越穷的地区,沃马特的销售量越大,而沃马特的到来又保证了一大批低收入的员工继续做着低收入的工作.慢慢的,沃马特制造出来的商业气息就很象现在美国的布什政权的宗旨:让穷人更穷,富人更富(They help us stay rich, we help them stay poor). 所以有人说沃马特和布什政府一个鼻孔出气也并不是无中生有, 二者的利益原则都很合拍,无怪乎沃马特是为共和党竞选赞助出得最多的公司.

当然,沃马特一百五十万人的雇员大军里并不是所有人都在挣最低工资. 这篇报道里追踪报道了沃马特北美营业部的资深总裁的一天.她看上去大约四十多岁,很朴素干练的样子.她先去最近新起的对手TARGET看了一遍,总结出相比之下沃马特的不足:1)服务水准2)存货率. 然后她访问了手下的一家沃马特店面.在门口她和迎客的雇员打招呼时,伏身从地上捡起一张废纸扔到店门口的垃圾箱里. 进店之后她询问店里最近卖得最好赢利最高的物品,店员给她看一盆开着白花的和平百合(Peace Lily),标价是八块七毛九. 当天下午她和全体管理人员开会,满满坐了一屋子大约有一两百人的样子.她用这和平百合做例子,说这花这几天卖得极好,在一家店,一周时间卖了五十六盆,转身问手下所有店面里这种花的存货一共多少,手下答到大约每家店分到一百盆.但是可以立刻再下定单.

这种实在直接又迅速的管理方式确实让人佩服.而这个女总管并不是常青藤大学的科班出身.她在沃马特干了二十二年,最早在一家沃马特的宠物部从小时工做起的. 她的背景让我想到妈妈家附近的沃马特店里照管小鱼的一个女孩子. 妈妈对她赞不绝口,说只要她在,卖鱼的地方就都干干净净的,鱼也都被照顾的很好. 而且那女孩子眼里有活,从不闲着. 不知道哪一天她也会成为地区总管?

沃马特的总裁颇以此自豪,宣称他们的管理人员都是土生土张的沃马特人. 在YAHOO上可以查到沃马特的总裁年收入是一百到三百万之间. 沃马特本身象一个小小的社会缩影.大批的劳工支持着少数的几层的管理人员.

今天的沃马特有点象一个巴扎,集聚着各式各样的物品,但是每个卖主必须向这个巴扎的主人交上很大一笔收入,为的是换得在这巴扎里获得一个席位.因为这是很有名的巴扎.那些现在在中国乡镇的市场里卖鱼卖菜的小贩,是不是有朝一日都要沦为沃马特里的卖鱼女孩?

沃马特的成功是社会进步的结果么?是自由贸易的结果么?是好事情么?

那么为什么在我听沃马特总裁Lee Scott傲慢而冠冕堂皇的回答会那么强烈的想起布什,有那么深的反感,那么深的恐惧?

记者: 沃马特在每个员工身上花费的医疗保险是每年$3500,低于全国平均指数$4400,也低于其它任何一家大公司.如果山姆(沃马特的创建人)依然健在,你觉得这个数字会让他怎么想?

沃马特CEO Lee Scott: 如今美国的医疗保险之所以会这样贵,主要责任是大公司们没有做一个好的消费者,如果所有的公司都象沃马特一样货比三家,拒绝付太高的医疗保险,那么其他的公司也用不着付那样多的钱了.山姆一直提倡每一个人都应该为公司分担些责任.所以每个雇员多付一些保险,那也一直是山姆的信仰.

2 thoughts on “沃马特时代(The Age of Wal-Mart)

  1. 嗯,这让我想很多

    菜市场是会有问题的,原因不完全是因为Walmart之类。
    实际上菜市场的蔬菜比超市新鲜便宜,我周围是这样,不过无锡好像很多种类是超市的便宜
    但其它,比如卖鸡的,基本从菜市场消失了,因为禽流感,菜市场没有严格的卫生管理。同理,以后其它的也可能这样

    然后想起有个晚上和Denise他们出去玩,他们带我们到个高坡上看满天星斗和下面的灯火。其中有个蓝色的M形灯特别好认,说是Walmart,同事随口问你常去那里买东西吧。她说,不,从不去,我想让那些熟悉的街头小店保留下去。
    这让我很喜欢。

    Jean的回复:
    唉,湾区有很多象DENISE一样的人.但是相比之下,和这次选举似的,总是少数.有时侯我想如果WALMART是大势所趋,是不是街头小店终究会沦为恐龙的下场呢?

  2.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经济的繁荣发展,美国的也好,中国的也好,只是一种表面现象,几乎所有经济发展归根结底都是基于各种exploit,或者对自然环境的,或者对没有抵抗能力的动物,或者像walmart这样,对员工和廉价外国劳力。人类文明最美好的东西,艺术创作,科学技术,一旦包装成疯狂赢利的商品,就变得让人非常反感。所以说某家生意做得好,还不如说某家生意善于exploit资源。

    当然这是及其主观片面的理论,我不管说什么,还不是靠着这些“疯狂赢利的商品”在赚面包和汽车钱。:(

    Jean的回复:
    你讲得对啊!人不过是靠着消耗原材料才能存活的动物.而且和其他动物不同,这种消耗不仅仅是建立在要存活下去的基础上.看着自己一柜子的衣服就很郁闷,我真的不再需要毛衣或牛仔裤啊!为什么还会买了再买?WAL-MART的存在是购买者的消费习惯造成的,除非大家都决定不再对便宜货动心,否则怎么有权力谴责WAL-MART一再压压价呢?或者象我那个共和党的同事说的,市场经济是具有自我调节力的典型例子.当大家厌恶了WAL-MART,自然有TARGET来救急...民主党或者环抱人事都是在杞人忧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