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鸟鱼虫琐事

1。
这个春天蝴蝶兰开得超级繁盛。也许是因为大旱的冬季阳光分外充足的缘故?养了一年的一盆神秘蝴蝶兰终于开花。而且是我没有的花色,黄瓣红心(下图第一行中,第三行左)。很开心。
orchid_2015_april

2。
去院子里拔了两次草,每次事后都见到蓝色的西岸灌木鸦毫无惧色的飞到院子里来走来走去,对我视若无睹。第一次还看到两只。怀疑他们在附近邻居家的树上筑巢。最近这次因为小人跟在我左右收集虫子,我才恍然大悟。拔过草的地方很多虫子被暴露出来,鸟鸟是来趁机大快朵颐的!
IMG_20150418_163633
3。
周末去羊妈妈家,正赶上枇杷丰收。采了一篮子。味道真不错。我在国内从来没有吃到过新鲜枇杷呢。
hummingbird
4。
在羊妈妈家,看到一只蜂鸟一直在前院飞来飞去。有时在吃花蜜,有时在树枝上休息,有时在空中吃小虫。忙得不亦乐乎。
hummingbird1
5。
最近开始对来自南非的海神花家族(Protea) 感兴趣。因为海神花本身花色诡异,与海神花Protea同家族的Leucadendron有着美丽的叶子。我对后者喜爱更多些。另外这花简直像是给湾区量身制作的。喜欢贫瘠的沙土,不喜欢积水,不喜欢花肥,喜欢无遮拦的阳光和大风。超级抗旱。据说在湾区海边区域,种下地两年后就不用再浇水。前两年也只需要每两到三周浇一次水就可以了。简直是为我这种懒人园丁特定的植物呀!
海神花(帝王花是海神花的一种,左下,南非的国花)
protea

Leucadendron (找不到中文译名),海神花的分支。叶子多么美!
protea1

昨天从轻轨车站走回家路上发现小区里一个邻居家就种着一棵,在阳光中健康美丽。
IMG_20150418_140954360

据说湾区的某些城市的Home Deport, OSH, Trader Joe’s 都会偶尔有卖。各大植物园(旧金山,伯克利,圣克鲁斯)或者高大上的苗圃(比如旧金山的FLora Grubb)都有很多种类。接下来需要去旧金山植物园和Flora Grubb朝拜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