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记事-胡桃夹子,现代艺术,联合广场的橱窗

怎么觉得昨天才过完感恩节似的,下周竟然就是圣诞了。很恐怖,因为很多礼物都还没有影子,买好的礼物也都没有包起来。。。不过这个周末阳光明媚的,就把一切烦恼都抛在脑后,得过且过的享受放松了一下儿。

周六晚上有胡桃夹子的票,周六下午去城里逛街,当务之急是买一双可以配晚礼服的高跟鞋,以备晚上去假装淑女。买好之后又去看了刚开始上演的张艺谋的十面埋伏。虽然中文论坛上对这个片子是骂声一片,但是我想,再糟也不会比史东的亚历山大糟。所以有了前面史东的低标准,十面埋伏轻而易举得了我的喜欢票。虽然仔细想来,张艺谋的电影真是越来越没有内容了。但至少画面漂亮,特技赏心悦目,虽然情节完全是无稽之谈,打着追着转眼间就从新疆的桦树林跑到了四川的竹林,但是只要不去费心想这个地理问题,还是很富有娱乐性地。哈哈。

胡桃夹子
去看胡桃夹子是因为米粥同学声称没有看过,有机会穿漂亮衣服,我便乐得一同去凑热闹。这次位子比前两次看歌剧要好,所以特地打扮了一下。穿得雍容华贵的去了,坐在大批游客里,居然呼呼大睡过去了前半场,呵呵。米粥同学报告说在场的女人多男人少,怎么只见大群大群女人同来看戏的,却没见到大群大群男人携手进场?我笑,大群男人一起来看芭蕾,肯定得是同志们了。估计胡桃夹子不合同志们的口味。不过,我在那里打呼噜,他倒是给男同胞挣足了面子,看得起劲儿。中场休息时,我坐在位子上想接着睡,后面的一大群女孩子叽叽喳喳的在评论这次的“新”制作和往年的胡桃夹子比,少了个熊,少了个猫头鹰自鸣钟,老鼠王的舞蹈全换过了,玩具士兵的道具全换了,少了一群小胡桃夹子,雪花MM的组舞也全部更新加长了,哪里喜欢哪里不喜欢她们全点出来。原来她们年年都来看啊!我这才依稀记起几年前跟妈妈妹妹来看得确实不一样。

可能是前半场睡足了,后半场我看得很投入。西班牙斗牛舞,中国的舞龙,阿拉伯肚皮舞,法国的杂技,和最后也是最讨喜的俄国哥萨克骑手舞,热闹非凡。想睡也不可能睡得着。最后的双人舞重头戏是旧金山芭蕾舞团的Yuan Yuan Tan(谭园园?)来跳的,上海MM。跳得非常好。据说她只用了两年时间就升到了主舞(Principle Dancer)的地位。果然好。可惜的是编舞和舞台设计都有些过于抽象,太minimalistic到了“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地步,要不是结束在望,我几乎又要返回梦乡了。。。

出场时才注意到大厅里那个用姜糖饼干和巧克力做成的一片维多利亚式小房子,房子前还有小企鹅在拉雪橇,唱圣诞歌,溜冰。。。精美无比。馋得我。。。

现代艺术
旧金山现代美术馆是个拍照的好所在。这里的现代艺术和几何构图的建筑切割总能提供很多有趣的视角。我的策略是一路跑上顶楼,再从上至下一层一层慢慢地看。顶楼一般是我最憎恨的所谓现代艺术。大多数是白墙上挂一幅巨大的画布,也都是白的,很是莫名其妙。但是偶尔会有些让人宛尔的构思。所以虽然失望时候多,如果有时间,我还是尽量走马观花一番。今天的收获是一间高高的屋子,四壁都画满了红木森林的壁画,参天的老树,低矮的灌木,小径,和藤条。进门时有水声不绝于耳,眼睛被对面墙上的森林所吸引,四目环顾,才发现墙角堆满成捆的报纸,时刻在提醒这是一个房间,不是树林,但是心神依然荡漾,因了这水声吧?顺着水声回头,才发现门边原来有一个洗手池,两个水龙头都开着,水声便是来自此处。再抬头,看到高高的墙壁上原来只有一扇装了铁条的小窗,在两三米高的墙上,隐约看到些蓝色天光,天,是看不到的。好像监狱一般。。。

四层是现在正在进行的两个展览,GlamourRoy Lichtenstein。平平,无话可说。

三层是永久性的摄影展厅,旧金山现代美术馆的身家底子都是靠大批的摄影收藏来支持着。几乎每个月都会从馆内的收藏品里拿一批新东西来见见天日。所谓名家的照片有两种很令人欢欣鼓舞,一种是至情或者至性,让人看了觉得摄影原来可以如此感人的一种表达方式;另一种名家的作品也能给人很大鼓励,让人恨不得拿出“武器”就开始战斗,其原因是,“嗯,这个,我也能拍。不信我拍给你看!”呵呵。今天看到的William Eggleston就是属于后一种,那种可望而且可及的东东。还没走出展厅,我就灵感大发地拍了一张。:)

联合广场的节日橱窗
两个星期前米粥同学就现场向我汇报过联合广场上MACY百货大楼的橱窗了。他们把每个橱窗装饰成一节节火车车厢的内部,量身制作了小床,小沙发,小桌子,小壁炉,小书架,一应俱全,每节车厢里都住着一两只小猫猫,在小床上睡觉,在小沙发上舔毛,上窜下跳的,好玩的不得了。今天终于记得带了我的数码相机,拍几张片片给大家看看。这些猫猫乘客是动物收容所里安排进来,等待收养家庭的,被收养的猫猫就会“下车”去新家报道,空出来的“车厢”又会被新的“乘客”接受。每次来,猫猫面孔都在变。米粥说最早有一对可爱极了的小白猫,活泼异常。上周来看到一对小黑猫,都已经有了收养人家,在等新家人来接走。这次看到了另一只半成年的小黑猫,还有一对小老虎猫“住进”了一节有双人床的车厢。床边还有雕花门,通向小厕所,里面有小小的白瓷洗脸池子。精致可爱.

橱窗前人流澎湃,可见这种为无家可归猫猫狗狗找主人的方式很有创意。MACY商场肯拿出宝贵的橱窗来做这样一件非营利性的好事,也很难得。

这里有更多图片。。。

周末记事-胡桃夹子,现代艺术,联合广场的橱窗》上有3条评论

  1. 好, 很好!
    Mm们唧唧喳喳的评论让我垂涎。胡桃夹好看哦
    Macy橱窗果然创意,好感倍增,同时为那些毛毛狗狗

    Jean的回复:
    记得很久以前读席幕容,她说在欧洲上学时,一次去同学家玩,他指着后院一棵老树说他爷爷小时侯在那树上玩的事情,令她十分嫉妒。因为她连见都没有见过祖母生长的蒙古草原。。。从小就看的胡桃夹子,也是令一种我们没有的传统吧。不是说我们小时候没有芭蕾舞这种苦大愁深的事实,而是我们小时侯玩过的沙包游戏,新年的新棉袄,雪天来的暴米花的老人,都和那个时代一起消失了。我们没有办法把它们象“后院的树”那样传给后代。。。所以我们是没有传统的一代人吧。。。

  2. 真想再找一只小猫来呀,名字我都想好了,叫“piti”,中文翻译作“鼻涕”,可是扑噜听说了大概会很不高兴,还是再等等他吧。:(

    Jean的回复:
    去找一只来吧!我照片没有照好,那只小黑猫觉得你收养正合适。没有一秒钟安定的时候,活泼的不得了。要是扑噜回来了,还多了个伴儿。挺好的呀!象我家的肥肥和瘦瘦。家里没人时也可以打架解闷儿。多好?!

  3. 谢谢Jean,昨天趁土土心情好的时候提了一句,还是开玩笑的,他火冒三丈,说我们绝对不能再养小猫了,因为我什么都受不了,小猫出点儿什么事就难受得死去活来的,哎,还是先等等吧,其实我已经开始想念还没有见过面的鼻涕了,这样不好,他说这样不好。。。:(

    Jean的回复:
    初恋的伤痕总是重一些。扑噜是你的第一只猫猫阿!可以理解的。我们家从来没有断过猫。从小就受过生离死别的锻炼了,所以现在特皮实。:)
    嗯,连我都开始想念你的鼻涕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