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边

自从有了小人,去海边都是陪着小人玩,没有像以前一样在海边慢慢走慢慢看的悠闲了。这周翻了翻潮汐表,落潮都在一大早六七点。就在周二选了送小人去了幼儿园后,一个落潮后两个小时的时间段,跟米粥一起去了动物园附近的海滩。米粥拍垃圾,我捡贝壳,石头,和漂浮木。

以前在这里沙滩上看到满沙滩透明果冻一样的海蜇,这次居然看到满沙滩宝蓝色的带着透明小帆的生物,鸡蛋大小,小帆上有等高线一样的纹路。翻过来,下面是海葵一样的一圈触角。远看以为是沙滩上铺满了蓝色的石头!
SF

回来网上查到这个叫Velella vellela. 英文俗称是by-the-wind sailer. 中文叫帆水母。
严格说来并不是水母,每一个小帆上住着一群个体。飘在海面,随风来去,用水下的触角扑捉浮游生物。貌似春夏时节经常可以看到它们大批搁浅在旧金山的海滩。不过我们都是第一次见。

也许是因为是工作日,也许是因为落潮不久,我们居然捡到非常多的完整的沙钱(sand dollar)!
IMG_20150519_111540712

捡到最后手里都拿不下了才离开,然后在Irving上吃了一碗辣蒜油拉面,美味!

IMG_20150519_124252167_HDR

Spicy Galic Ramen @ Saiwaii Ramen (24th & Irving)

回到家里把沙钱和贝壳泡过夜,放在中庭晒太阳。目前还没有想好要不要漂白。因为漂白会让沙钱变脆,有些脆弱的会直接碎掉。网上有人说只要在太阳下晒几个月,也会变白。
IMG_20150519_161145
到今天为止晒了五天了,好像已经白了很多。看来不用漂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