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拨鼠和刺猬

那天开会,一个新来的叫麦克的同事向我们介绍一种新的开源软件,翻译成中文是”冬眠”.小小的会议室坐满了人.椅子上坐满了就坐到桌子上,再后来地就坐到地毯上去.麦克慢悠悠的一张一张SLIDE地过,有简述,有综合概括,有一个简单的例子,几行程序,几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数据库表格设计.因为要看投影,灯关了,屋子里黑黑的.胖胖的麦克坐在前面,讲着”冬眠”的种种好处和不足.

坐在最后排角落桌子上的我一张张面孔看过去,突然觉得,这里的很多同事里都有一个统一的特质,和新来的麦克一样,象冬眠的土拨鼠(土拨鼠冬眠么?). 和缓的,笑咪咪的,脑子里都是聪明点子,但是从不欺负人.谁发言都认真听完,不管问题多愚昧.大家挤在小小的洞里做事情,不太在乎外面的风雨或者名利.而我,是混迹其中的一只刺猬,大多数时候都装得好好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忘了身份,一身的刺都竖起来,把周围的土拨鼠们吓一跳.这种时候我都只好尴尬的赶快逃到角落去收刺.伪装好了再回来,大家也不记前嫌,接着把我当土拨鼠对待…

而我,是知道的.自己只是一只想当土拨鼠的刺猬.而且,我也不是唯一的一只冒牌货.当然也很有些想当刺猬的土拨鼠.大家对他们也很容让,不去揭穿他们的伪装.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在这里得过且过,舍不得离开…

麦克讲完了,大家安安静静的问了几个问题,就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