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猫流浪记

昨天去爬山,早上刚起程我门这群以食为天的猪就开始讨论晚上吃啥.忘了是我还是桂说到了麻辣火锅.米粥同学眼睛就亮了.爬山爬了一半,他大喝一声,齐了.我们才知道他一直在脑子里清算家里小冰箱的库存.而且库存丰富,材料都齐了,只要去买几包切片羊肉,和用来煮锅地料汤的鸡骨头就可搞定.

回来后,米粥大厨就开始忙活.我们摆好餐桌,冰好香槟,摆好碗筷,喝着冒牌桂花茶,吃着冒牌绿茶饼干,逗着猫猫,边看可可西里边等着火锅上锅.盼望了一天的火锅终于上了桌,大家坐下大快朵颐.吃了一半,听到咪呜咪呜的叫声,原来不小心把瘦猫猫关在阳台上了,隔着玻璃门瞪着圆眼睛向我们抗议.放他进来.一顿饭吃好了,桂问,肥猫猫呢?我心不在焉的说,在睡觉吧?不在书房他的圆盆里就在卧室床上.

泡了两壶茶出来,大家正要接着看可可西里,突然听到敲门声夹杂着猫叫.我莫名其妙地去开门,以为对门邻居的小猫又跑出去被人抱回来以为是我们的?因为他们的厨房门从来不锁,他们的小灰猫常跑出去玩.开得门来,我目瞪口呆,对门的邻居分明抱着一只黑猫,和我们的肥猫猫一色一样.他说,是你们的猫么?我犹犹豫豫地答是,心里怎么也转不过来这个弯,肥猫猫怎么突然跑到门那边去了的?邻居说他在底楼钉东西,看到这个家伙的.忙千谢万谢了他.把肥猫猫接过来.爪子还钩着邻居的衣服不肯松手.邻居笑咪咪说不谢.

我回身问米粥是不是肥猫猫趁他去厨房外的走道里拔葱时溜出去了?米粥这才恍然大悟地说看肥猫猫在厨房门口哭着喊着要出去玩,就放他出去了,后来吃起饭来就把他忘在门外了!!!厨房外的走道连着我们的后楼梯,肥猫猫老早就虎视眈眈想下楼去玩,每次走到楼梯口都给我拖回来,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一路下楼探险去了.恰巧昨晚底楼的邻居在敲敲打打,估计是突然而来的电钻声音把肥猫猫吓傻了,也不记得该往楼梯上面跑,回家.

肥猫猫经历了这场惊吓,也乖了很多.进门之后就灰溜溜地夹着尾巴一路跑到阳台上他们的帐篷里躲了很久.瘦猫猫好奇地追着他闻啊闻的.今天早上起来肥猫猫也依然是一声不吭,趴在茶几下面一动不动.米粥说看上去象鲁讯写的祥林嫂,眼睛"间或一轮"...远远地绕过厨房而行...

第一次具象地想到连胆子那么小的肥猫猫也会走失的.这一次,很可能再也没有肥猫猫了,如果我们的好心邻居没有看到他,如果他自己吓坏了慌不择路跑到街上去...如果,如果...

倾刻间.草木皆兵了起来...

=============
另记,昨晚看的中国电影"可可西里".印象最深的是第二辆车没了机油,队长就把他们留在原地.没有人质疑他的决定,被留下的人也没有任何抱怨.一切是命运.个人的生死操在自己手里,不怨天尤人,也不苦苦哀求.他们平静接受.我想是藏人特有的处世方式.环境残酷,温情主义就意味着死路一条.分开可能反而可以自救.桂说应该是佛教的一种态度吧.明知这是最理智的决定,还是不由倒抽冷气.冷酷和仁慈是不是并不矛盾?如果这种处事方式适合西藏的无人区,那么它是不是也适合现代社会,那么民主党的所谓要救济贫困是不是也是假仁慈?为什么不可以自力更生.任其自生自灭?如果肥猫猫真的走失,难道我可以说随他去吧,是我的总是我的.他自有他的归宿.未必会比跟着我糟,没准更开心也说不定.责任感和控制欲的分界在哪里?

肥猫猫流浪记》上有7条评论

  1. 好看!
    火锅是真的不错。
    月初在北京也是吃的羊肉火锅,碳炉的,一人一碗的调料,羊肉极鲜嫩,哦..,拍拍肚肚..

    冬天满大街都此起彼伏的火锅店, 窗玻璃上都热气腾腾 人影迷蒙

    这里有一家比较好的羊肉火锅店, 里面的烤羊排烤羊腿味道很足,满撒的一层孜然辣椒胡椒在刚烤透的油滴中滋滋作响..

    Jean的回复:
    嘿嘿,俺家饲养员烤的羊排很正宗的,孜然辣椒胡椒都是撒了一层又一层,这里有买很肥嫩的澳大利亚小羊排,鲜美无比。。。

  2. wow,我不过是喝了点儿啤酒嘛,怎么罗嗦了这么多。其实我就是想说,政府之于人民为衣食父母,和我们自己父母亲的关爱还是完全不同的。也许他们也想让国家强大云云,但是把一切决策当作战局的心态,即便其中有仁慈也只是附加产品。

    Jean的回复:
    你是对的。”In war, the only crime is to lose. The rest, is sentimental nonsense.”政局何尝不是如此。胜败用利益大小来裁断而已。不应该做理想主义者。。。

  3. 好惊险啊,他们都告诉我说扑噜跑出去,其实更加自由了,可是如果是在三番城里这样的地方,可怜的胖胖肯定跑出去都不知道怎么办好。

    我想责任感跟控制欲(不放心他自己一个人感)的平衡大概就像父母对小孩子的矛盾感觉一样,能信任自己的小孩子或者小猫的能力,让他们跑出去也不怕他们会走丢,也要有很大勇气。冷静地想一想,很少有小孩子能不受教育就自己成长的,但小猫就有这个本能。如果把小猫换成一个民族呢?我觉得人类自古来就有组成稳定社会的本能,当然少不了要吃点儿苦头,我们政府对各个自治区的“呵护”,说白了也不过是像美国政府对各个“受压迫国家”的关心,无非不是为了自身利益。表面上看起来这像个win-win战局,也有可能真的会成为win-win战局,但实质上这些政治安排利益目标非常明确,我一方面想说,“政府的目标不代表人民的目标”,一方面却很清楚,政府的利益也会转化成人民的利益,不管用什么样的代价和手段,只要封住人民的耳朵,几乎就是个完美的结局了。

    Jean的回复:
    我想是不是为人父母都会过于庇护自己孩子,不给他们机会去受苦,总说他们还小。可是我真的觉得这两只猫出奇的“无能”。可能因为太小就离开了妈妈,他们到现在都不会爬高。在妈妈家院子里,木篱笆就把他们困住了。从来都没有爬木头的念头。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尖利脚爪除了挠沙发,打打狗鼻子外还有什么用。肥肥又是那么没有心眼儿的家伙,胆子又小。出去肯定要吓死了。你的扑噜听上去还是颇有见识的,农场啊,长途车啊都坦然自若的。所以如果肥肥出去了能有个扑噜在边上,我还会放心些。。。今天特别去找找网上走失小猫的信息。说是一般的时候猫猫不会走出离家方圆两英里的地段。大多数时候是躲在草丛里,车库里,汽车下面。而且大多丢失的猫是被别人领养去了。所以好像还好。。。

  4. “那么民主党的所谓要救济贫困是不是也是假仁慈?” 不管仁慈是真是假, 救济贫困还是有实际作用的,和可可西里的情况不可同一而论 — 人要是穷极了是会偷会抢的,说不好还会造反呢. 还是救济一下更有经济效益.
    我对佛教一窍不通, 但是想是不是佛教的态度该是陪着一起死? 记得看过一幅菩萨舍身喂狮子的画, 有一家狮子困在深谷里快饿死了, 菩萨便慈悲的跳下悬崖去喂它们. 当时就想: 它们吃完了菩萨, 不是还要饿死吗? 好象生死并不重要, 行善超越轮回才是真的.

    Jean的回复:
    “说不好还会造反呢. 还是救济一下更有经济效益.”哈哈哈哈!
    听上去怎么那么象ALICE?:)好象大家都比我cynical… 不太想象得出来美国的贫民造反.中国的老百姓倒是很有造反意识的.:) 佛教似乎有顺乎自然的概念,就是永远不”哭着喊着”要怎样(嗯,该送肥猫猫去学佛:)).

  5. 其实“自治区问题”多民族共存的国家历史上多少都有些,而且暴力结局似乎是普通老百姓唯一可以投入的手段,爱尔兰有IRA,巴勒斯坦有PLA,中国就不用说啦,美国的局势只是幸运在大部分印第安人及时病死了,由此可见“民族”的聚合力比“国家”的聚合力更加强烈。

    是不是可以或者应该给想自由的人民自由,对于大部分政府来说是个复杂的战略问题。我内心深处的cynic说,也怪不得他们惹起众怒,一族人民的福利和骄傲的确是建立在另一族人民的牺牲上的,这个道理有点儿像我们平时吃的晚餐,还不过是建立在非我族类的血肉上面。:)

    Jean的回复:
    这个问题太复杂了,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我得想想,写篇长点的东西出来.现在能想到的论点有两个:1)闹自治独立真是普通老百姓呢?还是一群”精英”的主意?老百姓真的在乎自己的国家叫什么麽?只要自己可以安稳生活?2)弱肉强食讲起来不好听,但是自然界的守则.糟糕的是人比动物贪婪太多了.谁听说过一只狮子一次打它一个月的食物,还发明出电和冰箱把剩下地存起来?

  6. 哈哈,怎么会从差点儿逃跑的小猫讨论到民族国家的问题,咱们想法太多了,还是等着看Jean另外写篇长篇大论再接着聊。。。:)

    Jean的回复:
    :)))这就写去。。。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