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砖,沙,野,茶

周末跟桂去一家美术用品店逛。里面在“开学大减价”(卖原价的60%)。桂在那里挑画布,我就四处乱拍照。看到店里货架上面这几块彩色大牌子,就喜欢上了彩色块里这几个简单的字:海(蓝),砖(红),沙(淡土黄),野(绿),茶(黄绿)。喜欢这种互不干涉的几个字因为颜色而走到一起,简单清爽,却又好象大有深意似的…

整理了最近的一些照片,都是随手拍的,随便挑几张来做杂烩。

几个星期前早上穿过公园绿地,沿着科尔街往南走,去吃早饭的路上看到路边这个这么可爱的床头柜。想起安在抽屉里种过的韭菜和熏衣草。可是当时没带相机。扼腕顿足地后悔,要不是当时饿得前心贴后心而且饭馆在望,我就跋山涉水回家取相机了。后来一个周日下午去公园里拍击鼓圈里的嬉皮士,出来时到海特街上弯了弯,特意取了科尔街往家走,看到这个床头柜还在,兴高采烈地噼里啪啦拍了很多,长景广角微观都拍了。然后把数码相机给了米粥,让他也帮我拍。选来选去,还是米粥这张最出色。

两只猫猫从小一起长大,从来没有分开哪怕一天,玩起捉迷藏来依然兴致勃勃的。在屋子里丁丁当当地跑来跑去,撞了椅子,踢翻茶盘都在所不惜,完全没有所谓“轻手轻脚”地猫气。肥猫猫总是比较苯的,瘦猫猫心眼儿很多,但是真打起来瘦猫猫总是落荒而逃,因为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财大气粗的史坦福大学,美术馆也是财大气粗的样子。虽然有模仿世家子弟的低调和优雅的心,一出手还是掩不住想穿金戴银炫耀一番的冲动。这个大厅其实把这两种心境混合的不错,没有过分,灰色因该是唐纳惠普这辈子也学不会去用的调子了吧。它让我想起巴黎的毕加索美术馆。如果毕加索生在美国东岸闯到西岸成了名的话,他的家可能也是这个样子。嘻嘻.

“公民蛋糕”是坐落在旧金山交响乐厅和芭蕾舞馆之间的一家“大资”餐馆。从来没有在这里吃过正餐,但是他们的蛋糕是出名的好吃。去年情人节是周六,我来旧金山找公寓时,第一次来这里挑了几块天价的蛋糕回家享受。之后一直惦念着。这周末大家又跑来解馋。点了一只叫“复古热带粗麻”的白色小蛋糕,好吃得不得了。外面洒了一层椰子条,最上层是薄薄一片硬奶油,中间是浸满了西番莲汁混合蛋糕。

一月又添了些照片.
二月初的一些照片…

海,砖,沙,野,茶》上有4条评论

  1. xixi, 这个抽屉里种的花儿可爱极了!我现在就迫不及待地等着春天到,可以把非洲紫罗兰种到阳台上面,它们在窗户后面还是有点儿委屈。。。

    公民蛋糕听起来很高级!不知道有没有一家“人民蛋糕”店,给咱们这些没什么钱还特别喜欢吃的人作蛋糕的。那我就去买块儿“简装西伯利亚混纺”蛋糕尝尝。。:)

    Jean的回复:
    这个这个,非洲紫罗兰好像还是喜欢住在家里的小盆里面的好像。妈妈家的都是。他们好像不大喜欢这里的室外。。。不过我也不知道。只是没见过。。。
    嘿嘿,我妹妹做的蛋糕绝对不比公民蛋糕差。在她毕业离开湾区前说什么也得再求她做一回蛋糕。到时候你也来尝尝。绝对的professional grade. 无论味道,外观,和用料成色。。。。

  2. 桂画的画真漂亮。。。等我赚了大钱一定要磨着她买一副原作挂在我们家里。。。:)

    我也买了一把彩色铅笔,可是黑白的都还画不好呢。。:(

    Jean的回复:
    是啊是啊!都说桂应该在她的画廊网页上加个价钱,我们也好有动力开始攒钱.:)她这学期又选了油画,我兴奋地等着看她的新作品.可惜画油画太慢了,要是能项我们写博客式的一天一幅该多过瘾,嘿嘿.不过要真是那样就卖不了大价钱了,物以稀为贵.

  3. 有人要出大钱买我的画?! :O)(a very shocked face, 惊喜交加的.) 没准我能画快点…

  4. 嘻嘻,桂快点儿画吧。。。我喜欢那些O’Keeffe风格的!先偷偷盯上几张。。。:)

    Jean的回复:
    哈!一定就是”几张”! :)桂有的忙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