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年游行

在湾区住了十多年,这个号称全美最大的中国新年游行居然从没去过。

今年在dotann的一句“瓢泼大雨我也去”的豪言壮语鼓励下,我们早早的安排好了时间地点人物。游行傍晚五点半开始,起点是二街和市场街。我们五点开车进了离中国城比较近的萨特-斯塔克顿街的车库。沿着萨特往游行起点走。离着两条街就看到了在舞的狮子。以为游行提前开始了,和dotann一着急就开始撒丫子狂奔过去。

天阴着,一个小时前还在瓢泼的雨在五点多时很给面子地停了。街上满是看热闹的男女老少。看来风雨无阻是这个游行的特色呢。米粥同学在纽约拍了近十年的游行,心得之一是拍游行最好在起点或者终点。各色人物花车集中,人也放松,而且看客少,可以混在游行人群里把相机举到人家脸上去拍,也不会有警察来干涉。在起点围观的都是人手一机,长枪短跑的,都是拍照的。我们立刻进入情况,义不容辞地各自拿出小数码,小快门按得花花响。

(写至此,只听阳台上一阵风样的咚咚咚咚接着闷闷的一声“哗”,我的心都凉了,再见两只猫慌不择路的前脚后脚从半开的阳台门冲进来。以为他们定是又在上演水漫金山,把我放在角落里的一桶浇花的水打翻了。冲到阳台上察看“损失”,却意外的闻道一阳台的薄荷香。在湿冷的夜气里,令人心荡神驰。原来他们把我的一盆茉莉一盆薄荷打翻了,撒了半花盆的土出来。茉莉依然在过冬,没有花。但是清凉的薄荷受了这惊吓,竟然溢了这么浓的香气出来。闻得让人立刻就不能跟猫猫生气了。收拾完了残局,回得屋来,两个捣蛋鬼没事儿人样睡觉去了。眼皮都不抬一抬,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游行规模很大,而且所有的游行队伍都是有备而来,自带雨衣,连龙头上都戴了塑料帽。更令我惊讶的是虽然天气如此糟,游行路线经过的街上还是等了里三层外三层的观众,而且几乎都是西方面孔。参加游行的也有大批的真洋鬼子,披红挂绿的,很是得意。游行的花车虽然很多,但是都属于比较恶俗的部门。连金元宝都毫不羞涩的招摇过市。比较好看的,还就剩了舞龙舞狮和军乐队了。

而所有这一切都和我记忆里的新年没有什么关系。我和周围的鬼子们一样看得是个热闹。但是就在我准备把“中国新年游行”归到“蒙游客”那一档去的时候,游行队伍开始放起了鞭炮,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和空气里的硫磺味儿把多年前的大年三十丝丝缕缕的从记忆里飘出来。。。

更多游行照片
-dotann的游行纪事雨夜*城市*游行

中国新年游行》上有2条评论

  1. 哈哈,可怜的茉莉和薄荷啊,要跟这两个小捣蛋和平共处。。。

    这个游行跟美国节日的游行规模都差不多了,似乎大部分参与的人也都是美国人,虽然天气差,装备俗,我还是打心眼儿里面喜欢看热闹的。。。:)

    Jean的回复:
    突然想到不知道其他移民看到他们的游行会不会也会觉得很恶俗呢?比如说圣派垂克时的爱尔兰游行?樱花节的日本游行?等等等等?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