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朗和中国爱乐乐团 (图片)

昨晚去听朗朗和中国爱乐乐团的演出.先抄节目单:

-里姆斯基·柯萨科夫歌剧《沙皇的新娘》序曲
Rimsky-Korsakov Overture to The Tsar’s Bride
-华彦钧/阿炳 二泉映月
-拉赫曼尼诺夫 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 (朗朗)
Rachmaninoff Rhapsody on a Theme of Paganini
encore再加两曲独奏: 是李斯特和儿童启蒙钢琴练习曲

(中场休息)

-叶小刚的《大地之歌》(根据马勒的东东改的?) 演唱Luwa Ke(克鲁娃?柯绿娃?琪露华?google里面找出来的,怎么翻译的都有。)
Ye Xiaogang Das Lied von der Erde
-巴托克的《 怪异的满洲官吏》
Bartók Suite from The Miraculous Mandarin

很喜欢! 意外的惊喜是中国爱乐很棒啊! 有个拉大提琴的长发MM,拉到激烈处长发甩啊甩得象一匹马尾,又可爱又帅气.一百二十个乐师,很多都很年轻.米粥笑说把家活都搬来啦,木琴啊,大鼓小锣的.阵仗很大热闹的很. (这次记着带了数码相机,明天整理出来再贴照片).

二十二岁的朗朗很阳光,一脸孩子气.三岁学琴,五岁登台,与莫扎特有一拼生长在沈阳的钢琴神童.十七岁时机缘巧合,在芝加哥的国际音乐节上被叫去顶替缺席的Andre Watts,一曲柴可夫斯击的钢琴协奏曲赢了满堂采观众们跳起来鼓掌,意外出名,到如今几乎一帆风顺.媒体的宠儿. CBS的六十分钟专题和Jay Leno的今夜节目都有份.

把电影《SHINE》里的David Hirschfelder弹疯了的拉赫曼尼诺夫,在朗朗的手下居然可以这么朝气蓬勃的一点阴沉也找不到.哈哈. 是满场,几乎坐无虚席.我一月刚到就去订票,舞台左边(可以看到钢琴家的手)的坐位就都卖光了.昨晚门口还有很多人(中美都有)拿着现金,见人就问有没有多余的票.观众里中国人差不多占了半数,各个年龄层都有.白发苍苍的老者,身着旗袍袅袅婷婷的年青MM,掌声经久不息,朗朗又加弹了两首独奏.都是拉赫曼尼诺夫,都象激烈型的莫札特. 欢乐着.

中国爱乐也一点都不逊色。无论是冰河铁马入梦来的《沙皇的新娘》还是婉约的二泉映月。后者令我尤其感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这么西方的地方听到这么中国的声音。那种长券舒展,流光清冷的声音。眼泪刷刷的流。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里虽然朗朗是主角,很多时候我却拿不定主意的希望乐团的章节再长些,两边都想多听。很贪婪。在最后的变奏里有一段,整个乐团的声音浑如一体,沙沙的颤抖着激动着,好象铁的甲在朗朗的钢琴骤雨里抖成一片铁的叶子。。。过瘾。我对音乐懂得很少,唯一的衡量是能让我汗毛竖立的的音乐必是好的。上半场音乐会听下来,我的汗毛都累死啦。站了一个晚上。 :)

下半场的曲目比较现代。就象对其他的现代艺术,我对现代化了的古典音乐向来没啥兴趣。觉得它们更象噪音。但是中国爱乐选的这两个曲目还满有趣的。叶小刚的大地之歌用西洋唱法的花腔女高音来唱唐诗。巴托克那个到处被禁演的歌剧改编的交响乐,又暴力又“色情”,呵呵。满好玩的。肯定有人觉得是胡闹是垃圾。但是我觉得好听是最重要的,这两个节目还都能听。:)相比之下,大地之歌大概是全场最不好听的了,一是选的唐诗都偏僻晦涩,象我这样没受过什么教育的都没听说过。二是用了京剧的唱腔加上锣鼓喧天的,很吵闹,很急切的向噪音靠拢。但是第四首孟浩然的那首楞是把在津津有味读节目单里朗朗小传的我拽了回来,听得人无缘无故的萧瑟起来,怔怔地。

孟浩然
宿夜师山房待丁大不至

夕阳度西岭,
群壑倏已暝。
松月生夜凉,
风泉满清听。
樵人归欲尽,
烟鸟栖初定。
之子期宿来,
孤琴候箩迳。

第五首比较有名是王维的送别。也是唯一一首我认得的。用了小锣来模拟寺庙里的木鱼和晨钟定省。暂不去理论用在这首诗上是否合理,好听是真的。全场观众,整个舞台,都摒息静气得等着那小锣的藐渺余音渐渐散去,等那轻轻的鼓声减弱减淡。。。寺庙的静寂在那几分钟里是真的存在着呢。

王维
送别

下马饮君酒
问君何所之
君言不得意
归卧南山陲
但去莫复闻
白云无尽时

一些照片
朗朗网站
“看到自己的不足后,赶紧给自己加一鞭子”,朗朗专访,来自魔术号角
CBS 六十分钟访问朗朗(英文)

朗朗和中国爱乐乐团 (图片)》上有1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