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 – “再看周密”


周密新上了一组片子.叫SCENE,聚集了很多没人的镜头.大家去观摩观摩!:)

这里有一篇妹妹对这组照片的评论:

再看周密

这一次看周密的片子,觉得他的照片比以前更加成熟了,在选材和取景上比以前更加出其不意。说成熟可能不是很恰当,我想他只不过是在顺着自己的路子演变,发展到哪里,成什么样子,谁会知道呢。

这一组片子里有很多断裂,很多切割,很多不明来处的人体部分。它们给影片带来了一种突兀,让这些影片不寻常。如果说周密过去的片子都是蹈规蹈矩的叙事片,那么现在这些片子就算是比较前卫的概念片了。老片和新片的故事性都很强,但是新片诉说的故事更出人意料,从而引人入胜,给人启悟。例子有很多,比如那张刺青手臂,比如片头的第一张悬挂在半空中的双腿。这些景物,用长镜头拉远了看(比如第二张,敲锣打鼓穿着道具的一队人物),是一种置身于事外的反思;拉进了切割了看(比如第一张),给人一种震惊。这就是我们的世界吗?这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忽略了的细节,是庞大和谐的交响乐中一个不合时宜的降半音。在一片空旷里我们怅然若失,在闹市的中心我们又格格不入。

周密好像开始探索实物与符号之间的关系。用那么蓝的话来说,他把人都抽空了,还原为物。我不同意“还原”这个词,我认为这是一个上升的动作。在这些片子里,人像假人,狗像假狗,假人比真人更真。人物不再代表他们自己,而是变成了“意义”。自从看了Lichtenstein的画展回来,我开始对实物与意义之间的关系敏感了。什么时候,线条不再是线条,斑点不再是斑点,而变成了女人的脸庞呢?那个躺在橱窗里的塑料模特,和窗外匆匆而过的老太太相比,谁更真实,谁更虚幻呢?

当然,这一组片子里也不乏他一贯的优美如诗如歌的“糖水片”。不过周密的糖水片也是苦大仇深的,虽然是比较小资的那种苦大仇深。像那个雨夜举伞站在广告旁边的女人,像雪地里来去的车痕,像飞鸟与交错纵横的电线,和雪地里的破衣架。

经典用词:”比较小资的那种苦大仇深”!! 🙂

One thought on “景 – “再看周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