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惊喜的露营

这辈子露营次数一只手数得过来。大学时跟HKN成员们去优胜美地露营是第一次。工作后跟桂他们在Big Sur露营一次还是两次,然后就是去优胜美地攀岩那次,因为要一大早去石头前面排队,提早订了一个露营地。所有这些露营我几乎都没有睡着过。后来桂跟我说一定要搞一个充气垫才好。但是知道了这个信息后也一直没有机会再去露营。一晃就是十多年了!

小人同学的家长会今年初就告诉大家该校三年前开始建立了从一年级开始每年一次的集体露营的活动传统。我们抱着要融入大家庭,不能让小人错过任何出去玩的机会的原则报了名。虽然我并不热衷露营,但是米粥同学对露营一直有着很浪漫的想象。我们一直拖到露营前一周才开始清点家里的器材,根据想当然和这次只是试试看一切从简的偷懒心情,带了我N年前买的双人帐篷(还被米粥同学带到“烧人”活动被狠狠的晒了一周),我们已有的三个睡袋,以前零零落落买的头灯,室外便携吊灯,添了一个双人充气垫,两个折叠露营椅子,一个便携式冰盒,犹豫再三没有买炉子,准备冷汤冷水对付一下,大不了蹭别的同学的炉子烧点开水而已。我临出门兴起塞了两瓶葡萄酒进去。

结果小人开心的无以言表。我们则对各式各样的露营设备大开眼界。

我们提前告诉小人要跟同学们去露营。他问什么是露营。我们说就是在外面搭好帐篷然后睡在里面。他觉得很新奇。我们以前在家里给他搭起帐篷玩过,所以他以为就是把帐篷搬到外面然后和小朋友们一起睡。小人最近在迷恋“老雷斯的故事” (The Lorax). 对里面的插曲尤其入迷。反复的听,看音乐录像。所以这次他老早就想好要在露营地时候给小朋友们放这个动画片里的音乐录像。我们想到露营地在山里可能没有手机信号。所以出发前下载了录像文件在平板电脑里收好。

露营时间是周五周六住两个晚上,周日回。我们打算就住周五一个晚上。所以周五他学校两点四十放学就立刻把他接走,装好东西就上路了。

从旧金山开车要70分钟才到。因为离我很喜欢的小镇Pascadero不远。我决定走一号公路,顺便在小镇停一下买一个新鲜出炉的朝鲜蓟心的面包当晚饭。顺手买了一瓶猫瓶子的德国Riesling. 这次碰到的是深蓝透明瓶子猫。

一号公路就很美,靠近Pascadero居然出了太阳,在夏天的湾区海边太难得了!等离开小镇往营地开,一路从散布着牛羊马群的海边牧场到尤加利树林到橡树林到红木林,风景各异,全都美的没朋友。我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去湾区山里徒步了。真是爱湾区这些唾手可得的自然环境。

到达营地差不多是四点半。营地在红木林里。刚刚停好车就有好几个小人的同学冲上来一边拍车窗一边喊他的名字。忙不迭的开门把小人放出去,他们尖叫着跑掉了!我和米粥几乎惊呆了。这也嗨得太快太剧烈了吧?!他们不过是两个小时不到前刚刚在学校分手而已啊!

然后接下来我们搭帐篷,和家长们布置餐桌准备晚饭,整个过程都是偶尔看到小人跑回来看一眼然后又不见了。其他家长说露营就是这样,不怎么看得到小朋友们。他们自己在营地里疯去了。米粥不太放心,常常跟踪他们。我则乐得开了瓶红酒,看看书或者跟其他家长聊天。手机信号从我们离开Pascadero那个小镇就没有了。

我们的小帐篷一搭出来就开始相形见绌。其他家庭的帐篷都大的好像宫殿一样,还有前厅啥的。米粥羡慕的说“烧人”的时候特别羡慕那种有“前厅”的帐篷,因为又遮阳又通风。。。晚餐准备过程又是一次结实的室外厨房装备教育课。首先所有人的炉子都是平平的一个便携铁箱,打开来有两个炉头。然后就是各种锅碗瓢盆。有煮肉末意面的,有烤奶酪三明治的,当然也有利用营地自备的烤架烤热狗的。好在我从镇上买的新鲜面包得到大家一致好评给我们稍微挣了一点点面子。否则我们就成了唯一一家等着吃热狗自己什么都没准备的了。

树林里夜幕降临的比较早。小人和他的小朋友几乎人人一个头灯,在营地继续玩失踪。我们这次一共来了差不多二十多近三十家,因为包括一年级和三年级的小朋友们。我们租了这个公园一整片的营地。三年级住山坡下,一年级住山坡上。我们的营地比较独立,孩子们两片营地跑来跑去。很多小朋友带了山地车,飞奔来去。说是玩消失,其实不过是一个帐篷一个帐篷玩过去。没有往树林深处跑。米粥也因此稍微放了心,回来跟家长们吃饭。小朋友们也陆陆续续出现在餐桌旁,聚集在两大桌吃晚饭。

吃完晚饭就念叨要烤棉花糖。于是家长们点起来篝火,分发棉花糖,烧烤签子,桌子上摆了饼干和巧克力,准备往里面夹烧热了的棉花糖。。。这次还见识了更高级的听都是第一次听说的露营甜品,烤香蕉。整根香蕉像夹热狗的面包一样切成两半,里面塞上黑白巧克力碎,和切成小块的棉花糖,然后用锡纸包严实,丢到火力去烤。烤热了拿出来,打开锡纸,用勺子挖着吃,巧克力都化在烤熟了的香蕉肉里,棉花糖也是胶着状,虽然比不上高级餐厅的高等甜品,但是对露营来说算是非常高大上的甜品了。不过一年级生普遍不感冒。个别三年级生和大人们都吃得津津有味。

跟我住过的营地相比,这个San Mateo County Park Memorial Park真是太高端了。不仅有正式的带冲水马桶的厕所,而且厕所有灯!还有淋浴(当然只有冷水)。我记得在Big Sur露营那次,我和桂摸着黑去厕所,当时没有头灯,摘隐形眼镜还需要有同伴在旁边打着手电才可以。这里野餐桌边上还有自来水管!简直是露营天堂。

唯一让我抱怨的是蚊子。不过据说这个公园的蚊子比他们上次去Big Basin的已经温和多了。这次只要在餐桌上点了驱蚊蜡烛,我们再各自喷一些不带DEET的驱虫剂就基本可以过得去。虽然我还是给咬了几口。但是都是小包,没有特别严重。据说上次在Big Basin露营,所有人回家都全身是包,有个孩子脸都肿得变了形。所以我不应该抱怨。虽然我们家好像只有我被咬了,小人和米粥都平安无事。

有了充气垫的露营依然睡得不好。米粥认为主要是我们帐篷太小了。誰一翻身另外的人都会被吵醒。唯一睡的好的好像就是小人。我和米粥轮流醒来等天明。

小人在篝火边吃完棉花糖三明治还是又玩了一会才肯进帐篷。大概九点左右睡下。凌晨七点不到帐篷的墙壁泛白就醒了。我跟他起来刷了牙回来发现其他小朋友也都开始从帐篷里跑出来。营地里很快就到处都是孩子们兴奋的叫声了。一年级和三年级很快就壁垒分明的开始对抗。家长们互相交换了各自的观察和听到的只言片语,表示小朋友们的战争升级很快。不止一个家长提到了”lord of the flies”(蝇王,比较经典的一部现代美国小说,讲述荒岛上的一群孩子在没有大人的监督下很快转入残忍的互相压榨残杀的黑暗故事)。

早餐又让我大跌眼镜。除我们外所有的家长都带了咖啡粉,分成Frech Press和dripping 两种咖啡“煮”法,都在一锅一锅的煮着热水冲着热咖啡。French Press的杯子我们以前见过。但是用dripping 支架,一杯一杯滴咖啡的居然占大多数。连咖啡都这么讲究,早餐自然是各种热气腾腾,从炒蛋,到煎香肠,到荷包蛋,应有尽有。还好没看到和面粉做松饼的。

吃完早饭才八点多,家长们分了好几拨聊天,我们这拨开始讨论要不要去徒步,以及选择去哪里。很多跳过周五夜的家庭开始陆续到达营地,大家说说聊聊一直到九点多才开始渐渐达成共识去徒步,并且很有野心的要去爬到山顶。讨论从哪里走才是最靠谱的从营地去山顶徒步路线起点又讨论了好一阵,直到十点多才开始启程。开始家长们纷纷表示孩子们打得正激烈,不肯离开。但是慢慢孩子们发现同党们都要走,也就首肯了。零落的三四家有小孩子或者坚决不肯徒步的家长兵分两路,一路留守营地,一路跟大部队出发。并商量好午餐在公园的另一边回合一起吃。一大批人浩浩荡荡开始出发。

我正和米粥感叹,只有在这种有大批孩子同行的情况下,我们的小人才肯走路,小人就从原本兴冲冲打头阵的位置退到我身边,开始耍赖,说累了,要抱。正纠缠间,同学Robbie拖了巨大的一根树枝过来,问谁要帮他抬,小人立刻把我丢下,冲上去提起了树枝另一端。两个小人像出门遛弯的狗一样,“叼”着这跟巨大的树枝一路上了山又拖回营地。中间好几个同学纷纷争取这个抬树枝的荣誉。曾经出现了四个小人抬着下山的壮观景象。把家长们都笑死了。

我们这群热热闹闹鬼子进村一样的大部队居然一次都没有迷路,妥妥贴贴的爬到山顶又回到公园,找了入口不远的一个红木林中的野餐地点,大人坐下来吃中饭,小孩子们又开始在一个树桩上搭建工事。阳光居然出来了。红木林里立刻有了层次,被照亮的树木和树叶美得不可方物。我拼命照相。大家吃完饭开始去寻找和留守家庭汇合的地点。最后在公园里可以倒掉的巨大红木树桩回合。大树桩中间被掏空,还刻出小门和天窗,里面简直像个火车的运输罐,孩子们爬上爬下,开心的不行。我在树桩周围的林子里捕捉阳光光影,发现边上就是一个峡谷,谷底有一条小溪。后来小人伙同另外两个同伴下到小溪里,丢石头,筑堤坝,又玩了很久,全身都湿了才回营地。

我们跟小人说要回家了,他一百个不乐意。我们跟他说帐篷太小,等下次带了大帐篷再来和大家露营并且一定会待足两个晚上,他才答应。

回家路上就呼呼大睡了。我们到了家就开始研究各种露营设备。有家长告诉我们现在其实是进露营设备最好的时候,因为马上要换季开始卖冬天滑雪等设备,所有东西都在减价。于是整个晚上都在研究大帐篷,炉子,锅,野外用咖啡壶,太阳能充气灯笼等等。我们几乎和小人一样开始期待下一次露营。

IMG_20160826_174009-COLLAGE IMG_20160826_172423-COLLAGE

 

 

Wurr Flat Group Camp Ground
Memorial Park – San Mateo County
9500 Pescadero Creek Rd.
Loma Mar, CA 94021
(650) 879-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