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约翰欧文

约翰欧文的书几乎都读过,《苹果酒屋的规则》只看了电影。听同样喜欢欧文的朋友讲起,说这是她唯一读不下去的欧文。可是这是唯一在豆瓣里找得到的中文译本。不知道其他那些欧文有没有翻译成中文过,也许现在不卖了?比如说《寡居一年》《为欧恩米尼祈祷》《盖普的世界》《新罕布什尔旅店》*。。。
  
  欧文迷很多,大家闲聊起来发现每个人对自己的第一本欧文都有点偏爱。
  
  《新罕布什尔旅店》是我的第一本欧文。讲新英格兰一家人,父母带着五个孩子,一头“熊”,阴差阳错地跑到二战后的奥地利去经营一家三流旅店。旅馆里的常客大多数是妓女,她们虽然性格各异,但是都有怪癖。主人公是老三,他的童年和这些奇形怪状的人物参杂在一起,接二连三的悲剧,几乎每个走过他世界的人都有着令人心酸的过去甚至现在。欧文的才能之一是能在描述最暴力最黑暗的事件时让读者流着眼泪大笑出来。故事里有最典型的欧文元素:同性恋者,自杀,妓女,强暴,忧郁症患者,也有欧文早期小说里必不可少的熊,看的时候心里觉得说不清的怪异,里面的人物事件都似乎来自另一个世界,按理说如果和书中人物有着这么深的隔膜,读者很快就会失去兴趣,但是我捧着这本厚厚的东西,居然从头看到尾。虽然一次次地放下,又一次次的拿起来,直到读完为止。欧文是个讲故事的好手,幽默的文笔,黑暗的环境,丰满的人物,复杂交错的情节和事件发展,样样都照顾的好好的。
  
  最令人满意的是他的结尾都极好。在他的一本杂文集里他说,他写的很慢,但是在他动笔之前,一定要想好了如何收尾,想不出一个好的结尾,他是不会开篇下笔的。有志从事小说写作的人都应该看看《为欧恩米尼祈祷》。初学小说写作者最头痛的往往是结尾,常常因为不知如何收尾而“草菅人命”,把主人公送到死神手里就好了。令读者大大的不快,有受骗上当之嫌。《为欧恩米尼祈祷》是个很好的例子,从小说开始我们就被告知主人公欧恩米尼最后死了。而读者依然能兴致勃勃地把小说读完,而且一点也不觉得失望。
  
  有人拿他和莎翁相比。我到觉得他更像个现代的荷马,拉开了场子就开讲。看过几本他的小说之后就会发觉他的题材其实有着很强烈局限性,自传性。总是有新英格兰的寄宿学校,总是有婚外恋,总是有个作家。但是这种环境的局限性并不妨碍他和读者的沟通,这种雷同也不会有老调重弹的单调,他能够利用有限的空间来讲述各种人性的故事,赢得五湖四海读者的共鸣。《为欧恩米尼祈祷》讲述的是人的信仰问题,《盖普的世界》讲述的是初为父母的人心中的恐惧–因为外界的混乱而对新生儿的将来担忧,《新罕布什尔旅店》讲述的是如何面对心底的阴暗影子和手足之情,《苹果酒屋的规则》讲的是有关堕胎的社会问题。。。
  
看的最痛苦的是《马戏团的孩子》。试看了两三遍,都是还不到100页就忍无可忍地扔到一边去了,太闷了,不晓得他要说什么。可是有桂在旁边不停地作动员,再看几页,再看几页就好看啦。她有一次卧病在床,无处可去的时候把这本书读完的。说不错。后来又不情不愿的试过几次,终于,有一次被困在机厂,手边没书可看,这才闯过了一百页大关,而且,如桂所说的,好看起来了。欧文本人说起过这本《马戏团的孩子》,说在北美和欧洲都卖得不好,但是在德国就卖得很好。为此,欧文把德国人大大夸奖了一通,说德国的读者知难而进,不怕困难,是最耐心的读者。哈哈哈!这也算是卖葡萄不说葡萄酸了吧?!

  《寡居一年》是我的最爱。一边看一边忍不住回头猛看封面,不敢相信这真是同一个欧文写的。因为此之前所有的欧文都有一个特点,难读。虽然好看,但是不象流行小说那样让人彻夜难眠。很容易就可以放下。但是他厉害在能让人惦记着,一定会读下去。但是《寡居一年》却让我根本放不下,从早读到凌晨,花了三天时间,看完为止。大呼过瘾。看完才注意到他在封面献辞里说,“献给xxxx,如约写了一本爱情小说。” 哈,原来如此。欧文的第一部爱情小说。
  
  《寡居一年》之后,欧文忙着把《苹果酒屋的规则》改成电影剧本,后来剧本改编又得了奥斯卡,他似乎更喜欢银灯生涯,那之后出来的小说《第四只手》令我大失所望,换成别的二流作家,还算不错,但是按欧文历来的水平来讲,根本是滥书!糊弄人的。气馁的很。想是不是好莱坞又毁了一个作家?那也是 2001年的事了。不知道他的下一部小说什么时候会出来,拭目以待。。。
  
  *后注:因为是自己随便翻译的书名,所以还是把英文书名列出来给大家一个参考。
  -Hotel New Hampshire《新罕布什尔旅店》
  -The World According to Garp《盖普的世界》
  -A Prayer for Owen Meany《为欧恩米尼祈祷》
  -A Widow for One Year《寡居一年》
  -The Fourth Hand《第四只手》
-A Son of the Circus 《马戏团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