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我喜欢的老板离开了。

今天我们大家在他喜欢的小酒馆里吃中饭。以往到了周五他和几个同事都会来这里喝一杯。并且声明下午回到办公室,写程序可以,只要别check-in就行。公司里在惊心动魄的搞“运动”,当然都是悄末声的进行。这个礼拜初才告诉我们运动结果。我们这些傻瓜才恍然大悟。我们的老板输掉了。所以这个礼拜显得好长好长。总算等到周五。我也要了一杯黑啤,陪着老板大家再痛快一次。所以整个下午都晕晕乎乎的。脑子转的很慢,张嘴说话老觉得是啤酒在发言而不是我。

老板是英国人,在剑桥出生长大。学计算机的。为人随和幽默。对我们这些手下包容得不得了。公司不景气,每次开他的周会,大家都把他拉出来“严刑逼问”,让他代表公司给大家一个交代。我们小组里的活宝很多,脑袋又灵光,一句敷衍的话可以换来十句冷嘲热讽。老板都好脾气地哈哈一笑了之。常有同事羡慕地问我,你们的小组会怎么总是笑声不断地?老板讲单口相声呢?!

和老板几乎同时加入这个公司。在他手下干了五年。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