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的信(作者:羊妈妈)

经妈妈同意,把这封信转帖过来…

亲爱的妈妈,姐姐,苗苗姐姐,周密哥哥,尼塔妹妹和所有爱我的人:

你们都好吗?很想念你们,特别难忘和妈妈在一起的分分秒秒。

九岁的你们还是童年,可是对我们狗狗,已是年愈花甲。五岁多时就得了关节炎,半夜起来喝水,会痛得举著前脚大哭,有那么几次,在狗狗公园疯跑,和别的狗狗撞一下也会痛得死去活来,我的哭声让整个公园的狗狗和他们的主人们驻足,纷纷责怪自己的狗狗。还好妈妈找到对路的药,让我又可以在狗狗公园欢跑数年。大约从2003年圣诞节前后,也就是我七岁半的时候开始,后腿抬不起来,一次外出散步回来,一路上鲜血淋漓,脚上的毛都染红了,吓得妈妈心颤,我倒没觉得怎么样,血是从左后脚趾甲流出来的,因为脚抬不起来只好拖著走,趾甲在水泥地上磨的。后来每次出门之前,或妈妈去上班之前,都给我后趾甲缠上胶布,可是我很讨厌那些胶布,总要把它们扯下,吃掉。于是,妈妈给我缠上胶布再穿上袜子,又给我做了好几双小鞋,小靴子,可惜很难合脚,为了把袜子固定在脚上也让妈妈伤透脑筋,松了会掉,紧了血脉不通,后脚掌会肿起来,只有一双橡胶鞋套加上胶带还凑乎,可怜的妈妈为我用尽了她的聪敏才智,当木匠,当铁匠,最后还当了鞋匠。

妈妈看了好多书,带我去看了医生,问了好几家医院,都说第一步要麻醉之后拍片子,然后可能还要做什么核磁共振才能找到原因,找出原因才能决定做什么手术或治疗。。。这些人都想把我当试验品,与其把钱扔到他们的包包里,让我忍受无谓的痛苦,不如想法子帮我站起来走路呢。姐姐看到”国家地理杂志”上一篇文章说,有一条十一岁和我一样的狗狗,坐著狗狗轮椅和他的主人一起去阿拉斯加旅行,行程一万多英哩,历时四十二天。可到哪里去找这样的狗狗轮椅呢?姐姐在网上作了很多研究,终于找到了生产的厂家。八岁生日过完不久,得到了晚年最好的礼物:一辆狗狗轮椅车。把两条后腿放进后轮上的支撑环,前面套上胸腹托带我又能走路了,甚至还可以去追猫猫!第一次乘自己的车车出门,真让人扬眉吐气啊,在家附近那个公园里,东嗅嗅,西嗅嗅,寻找老朋友们的踪迹,大口啃上几棵青草,雄赳赳气昂昂,又是一条驾著战车的警犬!头几个月两条后腿还可以划著走,等妈妈发现我拖著走时,就把它们悬起来,以免脚趾甲再磨出血,尽管悬著,后腿还是不自禁地在悬带中划动,很高兴它们还能得到锻炼,不至于肌肉萎缩太快。有一个周末早晨,妈妈带上我和阿尼塔,车前座塞进我的车,一同去了一趟大的Fremont狗狗公园,在那里驰骋了半个来钟头,真痛快呀!回到家,妈妈才发现悬带把我的小腿都磨破了,再以后出门就给我裹上绑腿,和电影里的新四军叔叔一样。

车车虽好,可是不能在房间里走,也不能长时间没人照看。妈妈上班时,我和阿尼塔就在车库里,阿尼塔这小妮子皮极了,总在我眼前蹦来蹦去,叫我出去玩,让我烦透了!还把院子里的东西拖回来,砖头石块,大土疙瘩,整盆整盆的花盆连著花,甚至拳头那末粗的,五六尺长的树干!她以为我也喜欢那些玩意儿。其实,我只想静静地睡觉,可她把我们的垫子掀起来扔得老高,我只好睡在满地狼藉的水泥地上,后来,妈妈给我们各人做了床垫,我才勉强有地方休息。有时憋不住尿尿,有时听见阿尼塔在院子里折腾,我也出去看看,巴巴是一定要留到妈妈回家再拉的。秋天雨季来临,院子里,有些地方的草地被那小妮子刨掉,成了泥潭。拖著后腿爬回来,常常弄得一身泥,一身水。妈妈看不过去,在家里给我安了窝,上班前后带我出去上厕所。这样白天我就可以好好休息,不用和那小妮子周旋。

要把一百来磅的我的两条后腿举到车上去,让妈妈不胜重荷,她得小心翼翼跪下,把我举起才不至于伤著了腰,一次妈妈病得起不了床,还得晕晕乎乎来伺候我,幸亏苗苗姐姐从学校赶回来救了急。下雨天出门可是件大事儿,先要穿上毛衣(三四年前,妈妈给我合身合体织的毛衣,现在晃里晃当地挂在我瘦骨嶙峋的躯体上),雨大了,还要搭上塑料布雨篷,妈妈自己也穿上雨衣雨鞋。风雨交加时,我只好瘪著耳朵冲出去,有一天走在空空的公园小路上,突然一个响雷,吓得我加快脚步往家赶。在路上时常遇见大人小孩过来摸摸我的头:”可怜的家伙!”小孩子们总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他的腿怎么摔断的?”妈妈告诉他们:”他太老了。”然后他们又问:”多老了?”。。。

每天早晨,妈妈出门之前,把我安顿在有大玻璃门,看得见院子的起居室,盖上被子(要不然我的手脚总是冰凉的)再给我一块饼饼。壁炉前面总有一盆新鲜的水,我不喜欢隔夜的。头几个月,像海豹那样我可以爬得很快,有时可以回到妈妈的卧室去睡觉。邮递员来送信时,还吼上几嗓子:别以为我们家没人管!下午四点一过我就竖起耳朵听马路上的车声,盼妈妈回来,一听见钥匙声,就捡起妈妈的鞋,到门口等著。慢慢地,发现自己没法爬台阶了,从起居室到餐桌边仅一个台阶都上不去。最让我难堪的是,憋不住巴巴和尿尿。为了帮我在家里走路,开始,妈妈用大毛巾兜著我的后半身,后来发现大毛巾压迫肚子也会挤出尿来,就做了一个特殊的腿套:真丝围巾做芯,外包海绵,套上姐姐的旧线袜,两个腿套连到一个手提箱的把手上,妈妈提著容易,我也舒服。可我还是不能激动,着急,比如,见到妈妈回来,还没来得及把我放到车上,就出了意外。有一次在客厅地毯上,有时在走廊地毯上,更多次在车库,还有一次甚至在妈妈卧室,我自己的床上!大约最后几周光景,妈妈必须一手提著我,一手去开门,到车库也不能把我先放在垫子上,要接著用一只手去把我的车掉过头来,用腿帮忙托著我,把我弄到车上去,数不清多少次我就尿在了妈妈的腿上。

然而,上了车车,情绪安定之后,又拉不出来了,刚有车车的时候,可以到自己后院的厕所解决,后来,必须到院外公园里,慢慢地,需要走越来越长的路才有情绪。为此妈妈早上必须提早起来,才不至于上班迟到。就那样,也不能保证每天早晨拉出巴巴。有一天,跟妈妈在那条公园的路上来回走了三四遍,半个钟头过去了,不断拉我尾巴,把尾巴翘起来搁在车后梁上,硬是没有一滴尿,一粒巴巴!从头天晚上八九点,一直要憋到下午四点半呢。还好妈妈那天中午不休息,下午提早一个多小时回来的。从那以后,妈妈想了很多办法:戴上手套在我肛门边上按摩,让我拉巴巴,把我后半身抬起,重重地顿下,让我撒尿,百试百灵。另外给我做了些尿布裤,每次在里面塞上两件旧体恤衫当尿布,尿尿就不会流到地上,湿了身上的毛。从此,妈妈上班时稍微可以安心些。

2005年3月17日(St.Patrick’s
Day)那是个星期四。前一天,姐姐和周密哥哥曾在我们家过夜,因为头天夜里他们的车胎爆了,开不回旧金山。星期四这天却出奇的静,没有一个人。通常白天我很少喝水,那天却突然觉得无比口渴,咕嘟咕嘟喝了很多水,又想出去撒尿,爬下台阶,挣扎著到了大玻璃门边,却打不开门,也没法子回到餐桌边的窝。那个步履矫健,弹跳自如的我到哪里去了?一分钟也不愿意和我分开的妈妈到哪里去了?爱我的哥哥姐姐们到哪里去了?那么矮矮一个台阶,就把我挡住,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无助,沮丧,愤怒!心底的郁闷像滚滚的岩浆终于要找一个喷发口。先撕咬掉尿布,反正已经湿了!撕开身下的垫子,扯出里面的棉花,撕碎包垫子的毛巾,扯出旁边小桌子底下妈妈一纸箱的讲义夹,咬开纸箱,塑料夹子一本一本啃过去,一个硬塑料盒,一个铁饼干盒也不放过,最后是小桌子,硬是把一条桌子腿啃了下来!桌子上的东西辟里啪拉往下掉,落在满地的纸屑,布片,棉花,木屑上面,阿尼塔在玻璃门外吃惊地瞪眼看着我,看着我喘著,叫著,撕著,咬著。。。直到妈妈回来:”皮啊,你怎么了?”混身还在不停的颤抖,喘息著去舔妈妈,像平常做了错事一样,请她原谅:”别说啦,别说啦!”妈妈急急地把我弄到车库,还没来得及放到车上,我又挣扎到水桶边喝了一肚子水。要上车去,可前腿撑不起来,全靠妈妈抬著车的前半部,才到院子里,好像开了水龙头一样撒了好多尿,那天晚上睡觉之前,是我最后一次去了公园。我的前脚掌已经肿得不敢著地,胸围也突然鼓了起来,彻底彻底的崩溃了,体力和精神。妈妈终于明白了什么。。。

第二天,妈妈把起居室的台阶挡了起来,把我安顿在餐桌边,除了一块饼饼,还给了我一个猪耳朵朵!从早晨六点半她出门,到下午四点半开门进来,我在窝里连方向都没变,被子还是像她早晨给我盖得那样好好地。第三天,2005年3月19日,正好是我乘上自己的车车之后九个月,吃完最后两顿饭,最后两根胡萝卜卜。。。谢谢”人道协会”的叔叔阿姨,刚刚让我觉得针头扎进手臂,就飞了起来,飞上了彩虹桥,那里阳光灿烂,见到了好多我的老朋友,大家都在那里欢跑,不用带链子,还有很多好吃的,好多胡萝卜卜,桔子,很多甜甜的水。。。谢谢姐姐和周密哥哥来送我的最后一程,要不是你们,妈妈断然找不到回家的路。那天车一开上桥,就闻见了海的味道,以为又要去海边边啦。路上看到好几辆红车车,想我以后有了钱,一定也要买一辆红色的面包车,可以把你们全都带上去海边边。

请原谅我离开你们,人世间是没有”永远”的,再亲爱也有分手的一天。我这一生毫无遗憾,我是浸在妈妈的爱中长大的:幸福的童年,无忧无虑的中年,安逸的晚年,就算是人也没有几个像我这样完美吧!最后九个月的生命更是大家,包括安德烈的爸爸,妈妈,和两个姐姐给我的,你们一起凑钱给我定做了车车,若在野外我早就被吃掉了。现在,我在这里很开心,妈妈上班时,不用再担心我挨饿受冻而走神;周末的早晨不用再四五点钟爬起来,顶风冒雨带我出去;下班时不用急急忙忙往家赶,可以去逛商店,办你该办的事;晚上想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不用非等到九点带我出去上完厕所;半夜里不用听我咝咝地哼哼,起来给我端水;妈妈所有的衣服都可以好好吸一吸毛;所有被我弄脏的地毯,垫子都可以拿出去清洗,尼塔妹妹不用再闻尿臊味。尼塔妹妹不要惹妈妈生气,妈妈的花盆是不能碰的,更不能把地上的花挖出来;妈妈伤心的时候要先去安慰她,别管外面来了什么坏蛋蛋,妈妈就完完全全交给你了。

(这封信整整写了一个星期)

爱你们的皮皮,

2005/3/27

皮皮的信(作者:羊妈妈)》上有3条评论

  1. So touching….

    Jean的回复:
    :(((((((((
    十分地钦佩妈妈的勇气. 那之后很久,提起皮皮会哭,但是没有办法写任何关于皮皮的东西. 妈妈比我坚强很多.

  2. 刚开始看你的主页就感觉很不错,我会慢慢看完的。

    Jean的回复:
    谢谢美言!常来坐坐,慢慢看,我也会慢慢写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