庾信的赋

《烽火与流星》书中花了不少篇幅赞美《哀江南赋》。看时存了心思要去找来读。之后翻陈寅恪各种杂文时也常看到他有两篇文跟《哀江南赋》有关,以为是全本注释,所以留着以后慢慢享受。等到尘埃落定,我终于有心情去研究《哀江南赋》了才发现陈寅恪的两篇文都只是短小精湛的考古文。本来带着吃大餐的心情,进门一看只有小菜。小菜虽然很精致,奈何不够吃,空落落的只好接着寻找大餐。好不容易在豆瓣的庾信小组里看到有人指路说叶嘉莹有一系列讲哀江南赋的文章,刊登在文史知识杂志上。网上一搜文史知识这杂志居然有网上全文阅读版!开心的去找哀江南赋。貌似有七讲。兴致勃勃开始看,看完才发现林先生花了七讲的时间也只是讲解了《哀江南赋×序》共六百多字。赋的正文有三千四百多字!这次虽然依然不是大餐,但是基本吃饱了。正好看到林先生在文史知识上同一个系列还讲了庾信的《小园赋》索性一起看了,这个倒是全本的,比较短。赋好看,林先生的讲解也非常棒。句句是典,甚至一句多典。曲折迂回,中文的美真是被用到极致。还顺便被高人同学科普了我一直没搞懂的平仄和上出入的音。虽然依然没看到《哀江南赋》正文,但是已经感觉满载而归。

1。陈寅恪两篇关于《哀江南赋》的考古文
《读哀江南赋》考据《哀江南赋》到底是哪年写的(578年十二月),并且指出庾信赋里的典往往是双份,不仅有”古典“还有”今典“(也就是庾信当代的典故)。
《庾信哀江南赋与杜甫咏怀古迹诗》讲的则是哀江南赋最后八句的正解

天地之大德曰生,圣人之大宝曰位;用无赖之子弟,举江东而全弃。惜天下之一家,遭东南之反气;以鹑首而赐秦,天何为而此醉?

“无赖子弟”到底指的是谁。陈先生推翻了倪璠在庾子山集里面注为的“陈霸先”,也推翻了曾国藩经史百家杂抄里面注为的梁武帝子弟。陈先生利用杜甫的“咏怀古迹诗”中“羯胡事主终无赖”这一句来解释《哀江南赋》里面这个无赖子弟。也就是先生自称的“以杜解庾”。陈先生认为杜工部诗中所写的安禄山可比庾信时代的侯景。所以这个无赖子弟其实指的是侯景。

“此赋八句乃总论萧梁一代之兴亡:前四句指武帝,后四句指元帝.”而前四句的大意就是“则谓武帝以享国最久之帝王,而用无赖之侯景,卒致丧生失位,尽弃其江东之也王业。”后四句大意是“则谓可惜元帝以天下一家之局,遭河东王誉反于湘州,卒致江陵为西魏所陷没,天何为此梦梦耶?”

“鹑首而赐秦”这个典故陈先生解释的也很有意思。

“谓以河东王誉之故,岳阳王萧詧乃乞援于西魏;于谨逐陷江陵,而灭梁室也。据隋唐地理志,荆州之分野为鹑首之次,故鹑首即指江陵。此用鹑首赐秦故事,以譬西魏之取江陵,准之地望,至为适合。”

鹑首赐秦故事来自汉张衡《西京赋》:“昔者大帝说秦缪公而觐之,飨以钧天广乐。帝有醉焉,乃为金策,锡用此土,而翦诸鹑首。”
网上找来的解释:

这次只说南方七星宿: 井、鬼、柳、星、张、翼、轸。这七个星宿由于形状像一只鹌鹑,古人就用鹌鹑的身体来形容它们:井、鬼两宿叫鹑首;柳、星、张三宿叫鹑火;翼、轸两宿叫鹑尾。鹑首两宿所对应的是秦地。传说古时候天帝曾经召见秦缪公,对他治理秦地的成绩予以肯定;摆酒宴招待他,珍馐佳肴琼浆玉液很丰盛,还演奏了气势恢宏的钧天广乐,并有成群的仙姬翩翩起舞。那天天帝喝的兴起,有点喝高了,乘着酒兴就把南方朱雀七星宿里的井鬼两宿,也就是鹑首,赐予了秦缪公。庾信这里的意思似乎是抱怨天帝偏心,把那么好的星象赐给了秦地,让秦人得到上天的特别眷顾,发展壮大的特别顺利,几次三番打的楚国家败国亡。

上面的解释来自天涯煮酒论史论坛里一篇大餐:庾信风华——《哀江南赋并序》通解

2。叶嘉莹 迦陵讲赋系列 《哀江南赋序》
迦陵讲赋这个系列没有出过书。只在《文史知识》这杂志上2013年开始连载。庾信这两篇赋是开头,后面还有其他的赋。原文来自20世纪60年代叶嘉莹先生在台湾广播电台主讲《大学国文》的录音整理稿。
庾信《哀江南赋序》讲录(第一讲)
庾信《哀江南赋序》讲录(第二讲)
庾信《哀江南赋序》讲录(第三讲)
庾信《哀江南赋序》讲录(第四讲)
庾信《哀江南赋序》讲录(第五讲)
庾信《哀江南赋序》讲录(第六讲)
庾信《哀江南赋序》讲录(第七讲)

相比之下,《小园赋》可以算得上是短小精悍了。

“落叶半床,狂花满屋;”多么美的画面!简直算得上是现代派的意象。

开始还信以为真,以为是多袖珍一个园子,然后就看到“榆柳两三行,梨桃百馀树”!这是跟圆明园比才觉得小啊!

“一寸二寸之鱼,三竿两竿之竹;” “鸟何事而逐酒,鱼何情而听琴?”精致生动。

然后画风一转:“荆轲有寒水之悲,苏武有秋风之别。关山则风月凄怆,陇水则肝肠断绝。龟言此地之寒,鹤讶今年之雪。”

《小园赋》第一讲:http://www.doc88.com/p-9935409540678.html
《小园赋》第二讲:http://www.doc88.com/p-0147157813869.html
《小园赋》第三讲:http://www.doc88.com/p-3438244013573.html
《小园赋》第四讲:http://www.doc88.com/p-9847121296569.html
《小园赋》第五讲:http://www.doc88.com/p-7384284192934.html
《小园赋》第六讲:http://www.doc88.com/p-7969752527473.html
《小园赋》第七讲:http://www.doc88.com/p-3833488703358.html
《小园赋》第八讲:http://www.doc88.com/p-1973064077740.html
《小园赋》第九讲:http://www.doc88.com/p-6562155026648.html

3。庾信《枯树赋》

豆瓣上很多豆友都对《枯树赋》赞不绝口。于是也找出来看了。印象最深的是这一小段,又美又哀伤:

乃歌曰:
建章三月火,黄河万里槎;
若非金谷满园树,即是河阳一县花。

然后发现最后这句“若非金谷满园树,即是河阳一县花。”最早来自他的《春赋》开头,简直美得没朋友。

宜春苑中春已归,披香殿里作春衣。新年鸟声千种邮,二月杨花满路飞。河阳一县共是花,金谷从来满园树。一丛香草足碍人,数尺游丝即根路。开上林而竞入,拥河桥而争渡

有趣的是看到几则毛泽东对庾信,尤其是他的《枯树赋》的喜爱。一时很懵!这两个人似乎没有半分相似之处啊?这又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