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珠者(The Pearl Fishers)

两三个星期前去看了莫扎特的歌剧:《女人就是这样的》(Così fan tutte)。奇闷无比的三个多小时,看完了上半场就想逃之夭夭,但是有了《尤金。欧涅金》( Eugene Onegin )的先例(后半场很棒,前半场很糟),就没有逃。后悔不迭。根本是一出无聊肥皂剧的先驱啊。从此发誓再也不会上莫扎特的当了。

米粥同学的朋友,一位土耳其MM在歌剧院做义工,其报酬就是可以免费看所有的歌剧。听说我们最近的不幸遭遇,深表同情,说她也很不喜欢这出莫扎特。但是她鼎力推荐了旧金山歌剧院本季的另一部歌剧:The Pearl Fishers。正好这个周末闲来无事,开车五分钟到了歌剧院,跑道售票口要两张最便宜的The Pearl Fishers.被告知,本周六是他们最后一场,算我们幸运,买到了最后两张一百元下的票子。居然是全场售完的一出戏。有趣。

周六晚去剧院的路上,米粥跟我说,知道“比才”是谁么?红着小脸儿说,嘿嘿,不知道。米粥接着循循善诱,“卡门”总知道吧?连连点头,这个听说过,不过也没看过。哦,米粥说,采珠者和卡门是同一个作者,比才。嘻嘻,还没进剧院的门,就对这出戏有了些敬畏的感觉。原来以为是出现代歌剧,因为眼睛在他们网站瞟了一秒,只看到是圣地亚哥歌剧院排出来的,还看到了“新潮”之类的字样。

结果,是我看到的最好的歌剧之一。可以和Tosca并驾齐驱。毫不逊色。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什么都精彩,从舞台设计,到音乐,到三个主唱,到灯光,甚至故事本身都够拽的。至少拽得我能目不转睛,而且结局竟然小有意外。在歌剧里也算难得了。最棒的还是印度服装设计师Zandra Rhodes搞出来的美丽舞台。五彩斑斓的椰子树,金色,深蓝色的沙滩;画着飞天的巨大彩塑圆柱,异国风情和抽象的现代画在一匹匹布料上铺展开来,视觉享受。

编舞灯光和服饰让我想到俄国芭蕾舞团Elfman Ballet的《俄国哈姆雷特》。虽然一个是俄国的宫廷,一个是古斯里兰卡海边的渔村。

可惜是最后一场,没法向本地的朋友推荐。如果这出剧目会巡回到你在的城市,一定要去看啊!千万别错过。

Google到了这里,有些舞台剧照:
The Pearl Fishers

3 thoughts on “采珠者(The Pearl Fishers)

  1. 最近怎么这么不话痨啊,难不成夏天太好玩,都不来网上写两下了。

    Jean的回复:
    最近刚开始在新公司上班啊,忙乱的很。所以没时间上来讲话了。其实想说的还挺多的。等过一阵安定下来会好些吧。但愿。。。:(

  2. 我对这台歌剧的全部印象居然是“粉红色”,很亮艳的那种。。。西西。

    Jean的回复:
    有一幕是粉红色的,女子在神殿上的夜里,情人偷偷来会她。。。

  3. 传统的翻译是《女人心》(“大家都一样”)
    不喜欢也不要说是“肥皂剧”好不好啊,5555…. 🙁

    贝多芬也不喜欢这出剧,不过他是因为这剧情“不道德”,嘻嘻。都以为莫扎特无忧无虑,其实他从小看尽人情冷暖,最谙世态凉薄。唯有悲观到骨子里的人,才下得去手玩弄感情、游戏人间。

    Jean 不要放弃,推荐你再试试他的《唐璜》:人间的真欢假爱、大悲大喜,搞笑和恐怖都在里面。旷世杰作啊。(九月份我就要去歌剧院重看了~~~)

    Jean的回复:
    我最大的抱怨是太闷了。其实很多肥皂剧还挺富有娱乐性的,比这出歌剧强。嘿嘿。
    打倒贝多芬!居然这么道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