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渡

北京是座没有水的城.所以轮渡是个很陌生的概念.

少年时读杜拉思的情人, 十六岁的杜拉斯穿金色高跟鞋戴男人礼帽和当地人座轮渡横渡湄公河,遇到开老式轿车的中国情人, 从此轮渡成了浪漫的代名词.

第一次去欧洲前,朋友阿帕告诉我到了伦敦要去坐轮渡,从Embankment沿泰晤士河一路悠哉游哉地去格林威治村,是她在伦敦读书时最喜欢的休闲. 很听话地去坐了,非常喜欢.从此出门总喜欢找轮渡来坐: 斯德哥尔摩的群岛, 东京的浜離宮到浅草的水上线路, 曼谷那大河上繁忙的渡船, 伊斯坦布尔的博斯普鲁斯海峡轮渡和金号角海道里的小渡船…

船行缓慢, 看两岸风景缓缓流过, 船上的我可以看书,看风景,看人,写字, 没有旅途中的繁忙,似与世事隔开,很有”偷得浮生半日闲’的窃喜. 而且因为临水总是凉风习习, 很舒服. 最紧张的轮渡大概要属曼谷的. 人也挤些,但是比起曼谷尘土飞扬骄阳似火的陆路来,不知要好多少倍.

看电影小说里有人上班要座轮渡,总是很羡慕,觉得这样的人必是住在”世外桃源”.

其实旧金山也有轮渡,而且很多条航线. 却几乎从来没去座过.

劳动节闲散的时候,想起米粥念叨了很久的Sausalito. 虽然警告过他都是给游客看的东西,但是总归要自己看了才甘心. 就提议座轮渡过去吧. 虽然贵点,但是省心省力. 正赶上旧金山阳光灿烂.

临出门抓了本新来的《纽约客》,上了船就埋头看书。中间抬起头看看玄窗外,竟是风景如酒。波光粼粼的海湾,点点白帆,金门桥,海湾大桥,监狱岛,还有美丽的旧金山市区skyline。一时看呆了过去,恍惚间好像回到了伊斯坦布尔的博斯普鲁斯海峡。米粥说,是很像,可惜没有卖酸奶的。。。:)

回程阳光已经开始偏西,金色的。炫目。

喜欢旧金山。

One thought on “轮渡

  1. 我去 Brisbane 玩的时候也喜欢坐他们的轮渡。因为城市中间就是河,他们上下班就要坐,路线还是”Z”型的沿河上下,很爽。:)

    Jean的回复:
    嗯.在泰国和伊斯坦布尔的轮渡也是在河上画之字,此岸彼岸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情…很喜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