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讲故事的牙医(2)

2.深海捕鱼 (Sports Fishing)
当了牙医,Dr.Gong用深海捕鱼这项业余爱好来满足对海洋的依恋。每年他为家人和自己安排一个长长的假期。他一个人花一半时间出海捉鱼,完了再和家人团聚,过完剩下的假期。以这种方式他去了阿拉斯加,新西兰,日本海,印度洋,挪威,等等。他还迷上了摄影,为自己的旅途拍照,海景,水手,自己钓到的大鱼。并且为总部在新西兰的一家Sports Fishing杂志供图片稿,偶尔也写写文字稿,收入不菲。他说这种旅途因为是为游客而准备,设备很好,但是他还是喜欢和水手们混在一处,打打下手,过过瘾。日本海成了他很喜欢的一个目的地。作为日本渔船的客人,他受到很好的待遇,遇到了很多也是深爱打鱼,深爱大海的日本渔民。他说当年在船上找他茬儿的日本青年可能也是个别现象吧。

3。关于财产(possession)
一次他突然说起一个朋友一有了结余就去置产。现在已经拥有了好几栋公寓楼,每月的租金甚是可观。但是也因此忙的不可开交,丝毫没有时间去度假去放松,就算出了门心里也要惦记家里的一摊子事情。Dr. Gong叹息到,“财产真是一种监狱啊!拥有的越多就越不自由。”所以他说还是产业越少越好,够用就行了。他宁可夏天把诊所关它几个月出去钓鱼,也不要为了多挣几个钱而变成自己财产的奴隶。

4。关于网络
有一次因为我的专业,我们谈到了网络和电子邮件。他自嘲的笑了,说他怎么也无法说服自己去用电子邮件。和在新西兰的好朋友还是以纸笔来写信。“我总觉得电子邮件太容易太不实在了。是一种快捷却没有什么人情味的联系方式。总觉得它来的容易去的也容易,不长久。”他说,“而写信时我要想很久才落笔,每一个字都是有分量的。有了等待之后收到的字句好像更珍贵些。”

后来我换了公司,公司又换了保险计划。新的保险计划里的牙医名单上不再有Dr. Gong了。如果我每月多交些健康保险,我依然可以继续做Dr. Gong的病人。但是一年下来要多交几百块。新的公司离开旧金山更远了。所以就换了离公司较近的一家诊所。平时上班时请一个小时的假就可以搞定。不用再占用自己周末的时间。可是新的诊所更像一家牙齿加工厂,每次去都会换一个医生,大都是年轻面孔,也不爱讲话了。所以会常想起Dr. Gong来。不知道他有没有退休,又去那里出海,打到了什么样的鱼,是不是也终于抵制不住网络的诱惑,会不会也开始看博写博呢?哈!

爱讲故事的牙医(2)》上有2条评论

  1. 其实每天我们看到很多鲜活的面孔下面都隐藏真很多我们想去了解,但是又很难了解的故事。幸运的是,我们可以知道其中的一些片段,而这种幸运可以称作“缘分”

  2. toyoo好。
    嗯,你说的对,每个人都有很鲜活的故事,而我们能了解多少,是缘分也是幸运。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