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花灿烂 – Jacqueline du Pre (杜普蕾)

阴雨的天。看着窗上的雨珠发愣。跟桂抱怨,“居然没有太阳!” 桂说,“这是冬天,下点雨是正常的。” 我说,“对门的小猫也在很惊讶的看雨。”桂笑,“你也就跟猫一个水平。”

缩在书房的小沙发上看书,开了暖气,小房间里很温暖,好像冬天的北京室内。放了张最近在迷恋的Jacqueline du Pre的大提琴协奏曲:德洛夏克和舒曼。从来不知道舒曼也写过这么激昂慷慨的曲子。

这么彪悍的琴,居然是个年轻女子拉出来的。

看CD里的小册子,介绍Jacqueline短短的一生。唏嘘不已。除了“天妒奇才”,想不出更好的解释。怎么可以?尚未绽放就凋谢了。。。

跟妈妈介绍杜普蕾,妈妈惋惜道,“是在用命来拉琴啊!” 就是我的感觉啊,璀璨如烟花绽放了,就不得不短暂。不公平的是也有延年益寿的老家伙,象毕加索,马蹄斯之类的。。。

按小册子上的英文介绍翻译过来:

杜普蕾生于1945年一月,牛津一个中产阶级音乐之家:她母亲是个不错的钢琴家也是个天才教师。这个法国姓来自她父亲那边源于Channel岛的祖籍。就在她要过五岁生日前,初露音乐才华的她在收音机上听到大提琴的琴声,坚决要求拉这个。

杜普蕾就学于Herbert Walenn的伦敦提琴学校,十岁时从师于William Pleeth. William Pleeth曾经在里斯本在Julius Kengel手下学琴。Pleeth的拉琴风格也是激情豪迈的。后来杜普蕾相继跟随瑞士的Casals,巴黎的Tortelier,和莫斯科的Rostropovich继续学业. 1956年获得Suggia奖,当时的评委会里包括Barbirolli。此奖是为了纪念1950年去世的葡萄牙大提琴手Suggia所设。

1959年杜普蕾第一次公开表演她的埃尔加(Elgar)协奏曲;1960年赢得皇后奖杯(Queen’s Prize);1961年在伦敦第一场演奏会成功完成,当时她的大提琴是一把1672年的Stradivarius. 一年后她先后演奏了几场重要的埃尔加,其中包括第一场后来成为历年传统的BBC音乐会。那一年开始George Malcolm 成了她的奏鸣曲表演伙伴,而且二人开始联手为EMI录音。1964年她和Stephen Kovacevich成为协奏曲伙伴。并首场演出了Priaulx Rainier的协奏曲。同年一位不知名的崇拜者送给她一把1712年的Stradivarius, ‘Davydov’, 此琴成为她今后的演出器材。到1965年她的声誉已经渐渐升高,1965年当她录制了她那场著名的埃尔加协奏曲之后,成为了有目共睹的一颗灿烂明星。同年她首次在美国演出。

1967年她与Barenboim结婚。年底与小提琴手Pinchas Zukerman的会面促使后来三人组成了一个演出团。并录制了贝多芬和柴科夫斯基的三重奏。此时,全世界几乎都拜倒在杜普蕾群下:她与Vladimir Ashkenazy, Itzhak Perlman, Zubin Mehta等年轻且充满魅力的音乐家成为了朋友。她本人也成为举世瞩目的最有名的演奏家之一。但是,从1971年七月开始,她开始受到一种奇怪病魔的骚扰,手指开始会偶尔失去知觉。她的演出开始受到影响。后来她的病被诊断为综合硬化症(Multiple sclerosis),经历了一系列的病痛反复发作之后,她于1973年退出乐坛。她试图教授音乐,但是最终因为病症加重,于1987年十月病逝于伦敦家中。

录制这本舒曼时,她二十三岁。正是她如日中天的黄金时间。录制的德洛夏克是两年之后,她已经开始受到病魔侵扰。。。

英文的维基百科上看到,她那把 ‘Davydov’ 送给了马友友。

这部叫做Hilary And Jackie (狂恋大提琴/她比烟花寂寞)的电影是根据她姐姐为她写的传记–A Genius in the Family(我们家的天才): Intimate Memoir of Jacqueline du Pré–改编的。

既然花时间翻译了,而且正好发现中文维基百科里没有她,就去建了个账户,加上了。:)
杰奎琳·杜普蕾

夏花灿烂 – Jacqueline du Pre (杜普蕾)》上有4条评论

  1. I love how du Pre played Elgar’s cello concerto…
    p.s. your link to A Genius in the Family is pointing to a different book. it should be here. The newer edition is renamed “Hilary and Jackie” to match the moive.

    Jean的回复:
    :) 改了,谢谢!:)

  2. 看过那部电影,琴声很幽怨

    天才的结局大多不是太好,哎…..

    Jean的回复:
    :( 个人有个人的福分吧。强求不得。

  3. 嗯,听过她的几张唱片,哪里说过的“burning”来形容她的演奏很形象…她留下的唱片好像还不是很多,sigh…可惜啊可惜…

    Jean的回复:
    时不她待。。。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