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那铁和时间玫瑰

阴郁的周末。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周末的早晨睡醒以后,喜欢继续缩在被子里看书,直看到饥肠辘辘才罢休。太饿的早上,尤其是有阳光的早上,比较愿意早起煮咖啡做早餐,边作边在厨房的阳光里看书。吃完早餐,会再抱着一杯咖啡看一两个小时的书。是很奢侈满足的时刻。

今天是前者,看的是北岛的《时间的玫瑰》,看到后来不舍的看下去了。怕太快看完了就没有了。看了第一章,“洛尔加:橄榄树林的一阵悲风”。西班牙诗人。喜欢里面讲到的我从没听说过的吉普赛人的深歌(deep song)。美。当然还有巴塞罗纳和达利,因为去过和喜欢而觉得亲切。

  吉他

  吉他的呜咽
  开始了。
  黎明的酒杯
  碎了。
  吉他的呜咽
  开始了。
  要止住它
  没有用,


  南方的热沙
  渴望白色山茶花。

-洛尔加《深歌集》,戴望舒原译,北岛略微改过。

最喜欢北岛改译的那句:

  南方的热沙
  渴望白色山茶花。

下午出门去进行圣诞前的大采购。开出我们的车道,看到山上山下都是一派雾气弥漫,心里就温柔的快乐起来。总是喜欢雾的。

今年的节日因为米粥一直不在妹妹也在东岸,所以好像一直没有往年过节的紧迫感。圣诞礼物的问题久久地搁置在那里。。。今天跑了几个密集的购物中心,算是大概齐可以了。市中心联合广场上人山人海,颇有北京王府井的气势。偶尔抬头看到迷朦雾气飘过广场周围的高楼尖顶,好像厄瓜多尔遮盖火山口的云雾,不觉嘴角带了微笑。

提了大包小包进了最后一站:联合广场山上的borders书店。找到了要买的书,决定不再继续漠视碌碌饥肠,走进了书店里的咖啡馆,看到它们的咖啡曲目繁多有很多从来没听过的名堂。点了一杯绿茶那铁(latte这个字英文读来感觉是圆润温厚的,就像它代表的过了蒸汽的牛奶;而中文这个那铁,怎么听都是硬邦邦冷冰冰的,完全不对),和一块奶酪蛋糕。在坐得满满的角落里转了两圈才看到一个空着的皮沙发,忙快步走去。坐下来,伸长了腿,伸个懒腰,吃一口蛋糕,喝一口热气腾腾的绿茶 latte,发现好香,是那种淡淡醇醇的茶香,几乎比奶酪蛋糕还合我的心意。想着哪天在办公室里用他们的咖啡机也自己做一杯来唱唱,应该不比这个差。

晚上和妹妹去啤酒屋吃晚饭,用妹妹的话说,进门时象瘦猫猫,出门就是肥猫猫了。。。:)

妈妈寄来家里圣诞树的照片,在视频里给我看猫猫狗狗你来我往的交锋,猫狗背后是刚挂起来的节日彩灯。和妈妈一来一去商量着明天晚餐的细碎细节,这个圣诞终于开始有了节日的感觉。。。

绿茶那铁和时间玫瑰》上有1条评论

  1.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

    Jean的回复:
    Happy New Year to you, too! JoyMocha! :)
    Hope you had a good Christmas!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