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屋出租》-Rent 在北京

因为种种原因,赶到北京好像是专门来玩的了。同事帮忙定了百老汇歌舞剧在京首次演出的票,”Rent”,中文翻译做《吉屋出租》。昨晚(元旦)看的。以前在多伦多看过。但是据说这出戏喜欢因地制宜,加入很多当地的元素。所以对这场北京首演很好奇。

演出在北京展览馆剧场。我们出门有点晚了,好在不堵车,大概因为是假日。七点半准时到了剧场。出租车要从干道上拐了很大一个圈子才看到剧院正门,小路上出租车排长龙慢慢进场,出租车外全是等退票的家伙,握着大把RMB挨个敲计程车的窗户。我开始没醒过味来,听到第一声吆喝”有票嘛?”还以为是查票的警卫,赶忙说有,结果钱就塞进来啦”有多少多余的票,我全要了。”吓得我忙摇头,”没有,没有多余得票。”

在剧院门口的台阶上也全是等退票的人。没想到这么红火。。。。

剧场是当年很典型的苏联建筑,很宽敞的走廊,光秃秃的啥也没有。小卖部放在一个小房间里,就像火车站的小卖部,非常的苏维埃,非常有社会主义特色。

剧场里倒是很满。可惜剧场似乎很不适合演音乐剧。一开场就觉得舞台挤的一塌糊涂。看了一会才明白,小小的舞台有一半分给了乐队。一?怎么回事?台下没有乐队的乐池么?

怪不得据说最早的两场都取消了,说是舞台布景没搭好。

不过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既没有百老汇或者伦敦剧院的旋转舞台,也没有多层布景的滑道,甚至连换场时幕布都不拉上(为什么?幕布坏了?)他们还是很有创意的利用灯光做出了很多令人意外的效果。给小小的舞台做了空间里的延伸。。。

但是不幸的是,首先这个苏维埃的剧场似乎天生是不适合演歌舞剧的,音响吵得一塌糊涂,我们的座位在中间偏后,还是给震的几乎要去找耳塞,好像摇滚音乐会的架势。再有就是剧场的结构似乎很”业余”。下半场一开始没多久,有人就在后台开了一扇门,我坐在正中的座位都看得清清楚楚,在这扇开着的门前,很多人在走来走去,得用很大的抑止力不停的强迫自己把目光放在舞台正中,别受这个影响。可是这扇门口的光是如此的亮。尤其在舞台灯光偏暗的时候,没有人可以漠视这块舞台左侧的大大的亮块,和它前面走来走去的人影。

这是百老汇原班人马啊?怎么制作的象高中生的节日晚会?

加上票价是相当与六十美元的500RMB,这种制作,太差了。

是不是全北京找不出一家专业些的场地?

来白活一下翻译。因为全部唱词是英文,所以舞台两侧有我们在米国看歌剧时电子翻译字幕显示。开始我几乎没去理会这些中文提示,后来好奇起来,仔细去对照,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所有关于性,同性恋的种种性倾向,做爱方式等,都翻译的清清楚楚,一个字不拉。如此开放,是件好事,至少是对原剧的尊重。但是,慢着。。。所有关于毒品的唱词,一个字都没有翻。好像完全不存在!偶尔不得不翻的时候,就翻译成完全不相干的字,跟毒品一点关系都没有。而毒品其实在剧情里占了不少的比例。。。

演出本身不错。我很喜欢Maureen和Roger的两个演员。尤其是Maureen,表演自然如行云流水,声音敞亮美妙,舞蹈干净利落,爽快的很。全场的主角莫文慰,唱的是Mimi这个主角,却相形逊色了。

总的来说是场有点令人失望的演出。看到演出广告里说我喜欢的Eifman Ballet也要在14日来京演出,而且是我最喜欢的那出Russian
Hamlet! 非常矛盾。要不要看呢?会不会也是这么糟糕的制作?不愿意看到喜欢的东西被硬件的不足而毁掉。。。可能得去查查演出场地在那里再说吧。再说到时候我也不一定在北京了呢。

《吉屋出租》-Rent 在北京》上有3条评论

  1. 第二节在主页面上是乱码,不知道哪个字少了个字节。。。
    “了,好在不堵车”开始

    Jean的回复:
    真的么?你用那个浏览器?怎么我在firefox和IE里看都是好的?

    演出在北京展览馆剧场。我们出门有点晚了,好在不堵车,大概因为是假日。七点半准时到了剧场。出租车要从干道上拐了很大一个圈子才看到剧院正门,小路上出租车排长龙慢慢进场,出租车外全是等退票的家伙,握着大把RMB挨个敲计程车的窗户。我开始没醒过味来,听到第一声吆喝”有票嘛?”还以为是查票的警卫,赶忙说有,结果钱就塞进来啦”有多少多余的票,我全要了。”吓得我忙摇头,”没有,没有多余得票。”

  2. 真奇怪啊,我用的也是IE啊
    而且现在成第二篇就好了,但最新的第一篇又这样了,让我再看看。。。
    而且点开来看全文又是好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