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雨-荷兰男孩马克的故事


上午还是冬日清清冷冷的阳光,下午突然就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坐在面对花园的大玻璃门前和猫猫一起看雨。落了一地的枫叶还没有来得及扫,成了一片斑斓的狼藉。喜欢细细的雨丝落地时的小水花,拿来数码傻瓜相机想怎么才能把它们的欢快拍下来。乱试一气,发现调慢快门的结果很有意思。略微模糊了的感觉和看雨的情绪很象。虽然和人眼所见不符,和感觉却是一色一样的。唯一不喜欢是雨后的下午突然变短。五点未到就已经天黑了。

放上久违的Laura Fygi,在雨夜听她唱爵士。往事如蝴蝶般随歌声飞进来,缤纷而且年轻。第一次听她是大学刚毕业那年,九月的湾区,坐在一辆敞篷跑车里,开车的荷兰男孩马克很自豪的说,“多好的嗓子,她是荷兰人呢!”那天晚上公司在旧金山开一年一度的晚会。Black-tie(“黑领带”,晚会着装要求里比较高的一档,男子燕尾服,女子晚礼服是基本)。我当时在做一个跨国项目,小组里都是刚刚加盟的新鲜人,来自英国,法国,德国,荷兰,等欧洲诸国。刚刚结束了四年泡图书馆实验室的大学生涯,基本没出过校门的我这个当地人反而要他们带着去玩。周末白天出没于酒乡,海滨,和各式小城,夜晚无论周末还是工作日进出于夜总会酒吧和充满异乡风情的各式餐馆。公司给他们租了清一色的最新野马敞篷跑车,中午去吃饭时在街上一字排开甚是惹人注目。他们常开玩笑的利用大家车子的不同颜色来排列组合自己的国旗。他们中有自视甚高的“智者”,有温文尔雅的“学者”,有见一个爱一个的“滥情人”,相比之下荷兰孩子马克是个爱玩的乖孩子。我们很谈得来。像手足。他常常给我讲他和远在伦敦的印度女友之间种种,我给他讲大学里曾经的恋人。有一次听完我的一个小故事,他很动情的拍拍我放在桌上的手,说,“Jean,你要一直这样,做你自己,不要变,不要为任何人任何事改变。”

都没有舞伴的我们决定结伴参加这个舞会。听过来人讲这晚会的奢华热闹,我们这些小孩子都不由得从好久前就开始盼望它。

晚会是晚上七点才开始,我没有想到的是马克安排了一整天的节目。一早他接了我先去了南边的卡梅尔(Carmel)小镇。这里以花团锦簇的欧式浪漫的小房子而出名。各式各样小店都隐映在茂盛的林荫之中,房檐下挂着彩锦般的花球。一条石板小街斜斜地深到松林后面的海里去。我们在他喜欢的小酒吧里要了新鲜的生蚝,就着两小瓶香槟酒吃完。又向北面的纳帕(Napa)酒乡杀过去。在我最喜欢的V. Sattui意大利酒窖外面的大草坪上吃了午饭,在他们的面包房里采办了各式各样新鲜的火腿奶酪沙拉面包外加一白一红两瓶当年的葡萄酒。吃饱喝足,在酒乡走走停停,最后去了马克的最爱,MUMM。马克点了两份香槟品酒大拼盘。一字排开的六支瘦高香槟酒杯出现在我面前,宛如童话般冒着晶莹的泡沫。我一一喝过去,眼睛都不曾眨一眨。离开时,我已是步履维艰,醉了。

我们急急忙忙赶回旧金山,换礼服开往晚会会场。那天我穿了一条长长的白色晚礼服,戴了一串妈妈的珍珠项链。长长的黑发简单的盘起来。马克穿着租来的黑色燕尾服。不谙晚会礼节,从来没有用过Valet Parking(贵宾停车服务)的我们傻乎乎的满世界找停车位。最后把车停在三四条街之外,不堪高跟鞋折磨的我索性把两只白色锦面的鞋子提在手里,赤足在街上和马克往会场跑。因为非节日圣诞季节,过路人很好奇这么多衣冠楚楚的年轻男女突然出现在街上,看到白衣的我和黑衣的马克,好多人问我们是不是刚刚结婚。我们嘻嘻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像在玩过家家的小孩子居然被人当真。那时的我心中坚信我的爱在不远的将来等我,那时的马克坚信他的爱在伦敦等他。那时的我们像同仇敌忾的战友一样。

那天的晚会真是不负众望,香槟酒鱼子酱都是敞开供应,大束大束的白玫瑰布满会场,三个不同风格的乐队,有爵士蓝调的痴情,有拉丁的热情妖冶,也有disco的快乐和煽情。后来让我们念念不忘的是当时舞场的盛况,当音乐刚起,歌手刚向观众做出“跳起来呀!”的手势,年轻盛装的男男女女就如洪水般涌向场地中心,没有丝毫的扭捏和犹豫。

其实那晚的主题是Great Gatsby。如今想来,才觉出晚会筹办者没有料到的讽刺意味。是的,在那部经典的小说中,主人公Gatsby是以举办最豪华最完美的晚会出名的。能够拥有一张印着Gatsby印章的晚会请柬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机会,是走入上层社会的捷径。可是,使那本书出名的不是豪华的晚会或对上层社会的美化,而是历尽万难的盖茨比终于有了钱和地位,住在了他梦寐以求的女人附近才知道他还是得不到他真正想要的爱人和快乐。在那些华丽的包装之下,觥筹交错之间,走着的是一些careless people(不在意的人)。他们除了自己之外不在乎任何人,他们除了自己和钱之外不爱任何人任何事。

后来这个一年一度的晚会我又去了几次,每次晚会的主题都不同,但是我再也没有了第一次的惊艳和单纯的快乐。也许是因为在会场外再也没有了提着高跟鞋赤足跑着的我(因为我终于学会了利用Valet Parking)。没有了那份清澈和快乐。也许是因为我终于读懂了《伟大了盖茨比》,读懂了这种有着华丽外表的生活方式。

那个项目结束后,马克终于得以回到欧洲,和他的伦敦女友团聚。一年后,他和她分手,结束了长达四年的感情。又过了一年,在德国工作的马克偶遇从美国去访友的辛蒂,一见倾心,当晚两人彻夜长谈。第二天辛蒂就飞回了费城。而马克则开始了他不屈不挠的隔海追求大战。每月的电话账单上千,他用自己的里程数去看她,或者把她飞到巴黎,弗兰克服,伦敦,或者任何他当时在工作的城市。半年后马克终于感动了他的老总,给他安排到美国东岸的一个项目,六个月后,他和辛蒂在费城的一个私人俱乐部举行了婚礼。在婚礼的留言簿上我写,今天的你比盖茨比幸福。

2 thoughts on “看雨-荷兰男孩马克的故事

  1. jean的故事应该还有许多,接着讲阿
    期盼ing

    我还是没有完成看完盖茨比的任务
    一样的还有那片马丁伊登
    不忍心看
    早知道结局是那样的。

    (那段马丁和他女友在湾区阳光的下午看海到落日的一段真让人感动)

  2. 最近想到好几个以前的同事,都有可以写写的小故事。可惜最近公司突然忙起来。有些心有余而时间不足。:(
    慢慢来吧。我会尽力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