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没时间写的字

大学毕业后回过北京,后来东奔西跑很多地方,再次想起北京是在东京做项目。去日本之前买到一本很好的东京导游小册子,按着书里的指示妹妹去研究糯米甜点店,我去跑银座的画廊。。。有一晚望着旅店窗外璀璨的东京和格式拥挤的霓虹招牌上的汉字就突然非常非常想念起北京。还想要是真的回去是不是也要买一本这样的导游书了?也是在东京的夜里,我开始了写字的热情。。。虽然是英文的。

一月二号,一个人在北京,读到这篇文章:我的北京在二环路上。心中的感慨真是如滔滔江水啊!JJ是大学毕业回去玩时wg带我去见识场面的地方,居然还在。这次没有看到。东四十条,建国门,BEIJING HOTEL (明明是粉色的嘛,不是暗红啊),复兴门,西直门都是这次回去常常走过的地名。在北京的短短两周忙得连失眠的时间都没有,更不要提写字了。觉得北京应该是个非常适合写字的城市。因为它无处不在的戏剧性。可是北京又似乎太热闹了些,身陷其中的人不知道是不是能够静下心来写字?

很喜欢北京的酒吧和咖啡馆。酒吧里能够讲话,甚至可以讲一晚上的话。不像美国的酒吧吵闹得一塌糊涂,只好用来喝酒或者沉默着看各式人物。咖啡馆舒服,可以坐着看一天的书。当然一天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簋街更是美不胜收。得以见了久仰大名的雕刻时光,三里屯酒吧街,后海的夜晚。甚至能够在深更半夜找到肯载我去南锣鼓巷里的老五酒吧的计程车师傅。还记得走进了那巷子里时,我说,这么窄的路!计程车师傅说,这已经够宽的了!

最近一期的《纽约客》杂志里有一篇讲北京胡同的文章,说“胡同”这词是蒙古语,元朝时候传进北京的。

在北京时总是尽量的座地铁甚至公车。当然跟省钱没什么关系。是为了好玩。可以偷听邻座老大娘用地道京片子和旁边的老大爷叨唠东家长李家短,可以看外地民工的孩子在车窗前惊呼高楼大厦,可以感觉到久违了地寒气把自己的鼻子冻得通红,可以听售票员阿姨含糊不清地报站,可以看街景慢慢在摇晃的车厢外流淌。。。

以前上学在西单,所以活动范围似乎只是在西城和长安街。这次喜欢上了从东单到东四十条这一片。好像是唯一一片还没全拆完的老城区了。看到“钱粮胡同”这样的路牌都会激动半天,想象着很久远的时候,兵家或者活计们到这里来领钱领粮。。。

4 thoughts on “在北京没时间写的字

  1. “以前上学在西单”

    我也是

    Jean的回复:
    呵呵。西单学校很多啊。我在实验,你呢?

  2. ft……原来我们是校友啊

    握手握手

    Jean的回复:
    哈!真的啊!:) 你是学妹还是学弟啊?我可是老字辈啦。。。

  3. 我是学妹啊. 实验这几年修的不错, 远看一大片’粉色’的大楼. 还有个游泳池勒.就是实际面积太小了, 谁让它在西单呢. hehe

    Jean的回复:
    学妹好!:) 是啊是啊去年回去看校园都不认识啦!现在的学生多幸福啊!羡慕死了。:)

  4. miss beijing already…

    Jean的回复:
    Going back in a few days for a week-long meeting. 🙂 I hope I don’t have to endure a sand stor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