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宝贝

看完格雷厄姆·格林的《权利与荣耀》之后,手边没了英文书。在旧书店里找卡波特的《冷血》和《蒂芬尼的早餐》,遍寻不得。就抓下书架上买了很久的一本安妮宝贝文集。以前在网上看过她的文章,内容不记得了,但是记住了自己是喜欢的。这次回国看了很多书店,到处都是她的书。

看了《告别薇安》。却不喜欢。接着看下去,想以“批判”的精神研究一下她为什么如此受欢迎。
桂对此表示不解,“这还用研究么?为什么琼瑶那么流行?显而易见的。”
想了想,说,“不一样。琼瑶的是花好月圆。安妮宝贝的人物都是生活在大城市,有好的工作,没有朋友,不合群,很自私,很不快乐,很孤独。”
桂答,“那就是了,她流行因为很多人都很孤独。”

跳过了所有的短篇,开始看《彼岸花》。发现自己喜欢起来。尤其是故事里的故事,那个南生的故事。和她的短篇,以及《彼岸花》里的乔不同的是,南生比较有血肉,比较真实。看到中间自己开始哗啦啦地流眼泪。

网上看到有人为安妮宝贝辩护,大意是说,虽然安妮宝贝的文字世界比较狭窄,但是她能够一次次地把这个狭窄世界里的人写得很好。

这么多孤独的,不快乐的,不合群的人,漂在大城市里面。。。安妮宝贝给了他们一个梦,梦里面有白棉布衬衣(男)白棉布裙子(女),住在小公寓里面,抽烟,上网,看盗版dvd,去咖啡馆或者酒吧(或者去西藏,新疆),遇到另一个也穿白棉布衣物的异性,然后一起回家,做爱,互相伤害,然后离开。

这就是这一代中国年轻人的琼瑶吧。不再幻想福家公子哥怜香惜玉。要得到的是希望能够被称为“自我”的东西。总比没有自我意识要好很多。但是其中的颓废和窒息还是让我不喜欢。就象我不喜欢张爱玲的小说。好像禁锢在一个小空间里的小生物,慢慢窒息致死,看不到蓝天。用美丽的词语来描绘贫乏的环境和心灵。因为词语的美丽而安于现状。悲哀但是不愤怒。痛苦但是没有结果。总之是很憋得慌。。。:(

但是,也许,我看的都是她早期的文章,也许现在的书会不一样,会成熟成长?所以拭目以待才好。。。待我慢慢研究。:)
关于安妮宝贝最新的长篇《莲花》,这里有两篇和菜头的评论:莲花, 《莲花》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