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乡 “月亮山谷” Sonoma Valley

北加洲因为它特殊的天气状况--早上大雾,中午骄阳,夜晚偏凉,很适合种葡萄来酿酒。因为硅谷里不断造出财富,也就有很多有钱有闲的人,占地为窖,干起充满文化气息的酿酒生涯。

纳帕谷 (Napa Valley) 是其中最有名,最吸引游客的一个酒乡。而它西面的月亮谷(Sonoma Valley)虽然名气小些,酒并不比纳帕差,而且游客偏少,品酒也少有要收费的。风景同样美丽。桂和马修在月亮谷的一家酒窖入了会。每季会专门给他们留下半箱酒,他们如果不去取,就会给他们寄到家里来。一般情况下如果天气好,都会借次机会去月亮谷玩一天。

昨天又是取酒的日子,他们早早起身,来旧金山带上混吃混喝的我们,一起北上。阳光温暖如夏。整齐的葡萄秧子刚刚长出嫩绿的叶芽。金黄的加利福尼亚婴粟开得热烈疯狂。一共去了三家酒窖:Viansa, Cline, 和 Chateau St. Jean.

据桂介绍,Viansa 的酒并不怎么样,但是风景美丽,房子漂亮,最了不起的是里面好几十种免费品尝的酱,从果酱,巧克力酱,到芥末酱,奶酪酱,名堂众多,光读读每种酱的名字都会让人怀疑堕落到了小资天堂。这些美丽的酱,摆了有四大桌。我们以工科生强悍的逻辑性,从左至右,以逆时针方向一桌一桌吃过去,保证没有让一碗酱漏网。品尝完毕,我们从容选出最受青睐者三名,买回去慢慢品尝。因为在停车场就看到三辆加长豪华林肯(Limo),品酒台前人头攒动。我们在完成了品酱任务后,也蠢蠢欲动想去品品酒,用桂的话说,“没准儿他们今年进步了呢?”结果挤到柜台前拿到一张品酒单细细看来,这才看到“每品四种酒,收费五元”的小字。弃单而去,表示鄙视。在这月亮谷,还真没几家胆敢收费的酒窖呢。

接下来在Cline品了免费的酒,这里以马修最爱的Zinfandel而著名。按着品酒单子一路品下去,大家都有些微醉。桂和马修提了他们的半箱酒。密在品酒屋后面小湖边发现了主人餋养的雉鸡。毛色美丽闪闪发亮。之后又杀到美丽的Chateau St. Jean吃了面包奶酪。灼人的阳光开始西斜,很多酒窖开始陆续关门,我们也就打道回府。

一路睡回阳光里的旧金山。春天的午后。

三月的图片也整理出来了:旧金山的三月,下不完的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