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路,MI3, 纽约客,《逃》。。。

周末:风偶有不和,日还是丽的。

海湾两边开来开去,午夜经过一片郊区时,高速公路边黯淡的平川突然冒出来一小片繁华。灯华灿烂的流动游乐场刚刚驻扎进来。热闹的彩灯勾勒出来的一片惊喜,大风车转轮,各种过山车,和演杂技的大帐篷。在一片黑暗中,一片寂静中,好像是一声繁华的叹息,有“彩装为谁”的荒凉。走过了很久还惦念着,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在玩?他们是不是快乐,象这片彩灯勾勒出来的那种夸张的快乐?

去影院看了《不可能的任务3》,很过瘾。娱乐片原本就该这么拍的呀!好像今年看了很多闷得不行的电影,终于看到这么一部典型的好莱坞式娱乐片,居然也会惊喜。谢天谢地,原来不是自己变得不会欣赏电影,只是导演们忘了怎么拍娱乐片。不明白中国为什么会禁这部电影,里面的上海和西塘是典型的大都市,典型的小水乡,挺“光荣”的镜头啊!只给中国添光,不知道哪里有丑化之嫌?

上周的纽约客杂志里有一篇讲意大利女记者 Oriana Fallaci 的文章。今年七十七岁了,深居简出在纽约曼哈顿的一栋红砖小楼(brownstone)里面。六十年代去墨西哥城报道学生运动时被警察殴打并关入监狱。七十年代时娇小美丽的她几乎面对面和世界上所有著名人物做过访谈,阿拉发特,卡扎非,邓小平,甘地,霍梅尼,基辛格,等等等等,几乎所有的面谈对象都被与她外表截然不同的采访方式,被她机智,尖刻,直指核心的问题抓了个措手不及。七十七岁的 Fallaci 现在的“斗争对象”是穆斯林。依然是以让人几乎无法消化的直率态度, 她把穆斯林和当年的纳粹归为一类。九一一后写了三本书(愤怒与骄傲 “The Rage and the Pride”,理性的力量 “The Force of Reason,” 世界末日 “The Apocalypse,”),都是在痛斥现在欧洲政客们的糊涂,她坚决反对允许穆斯林移民欧洲,认为这是对新“法西斯”地妥协。她在少年时期,曾经参加过意大利的反法西斯地下组织,所以她现在坚定的认为穆斯林就是新的法西斯,因为她曾经设身处地地见识过法西斯,所以她认为自己对穆斯林的定论是不会错的, 欧洲现在又在重演当年对法西斯的姑息。。。

全文用了一半的笔墨来描述她当年的采访生涯,包括她对霍梅尼的采访过程,因为那次采访她至今依然是伊朗妇女偷偷崇拜的偶像。还有一些她和基辛格的面谈细节,以及她对阿拉发特,卡扎非等人的藐视。也许因为这些评论,心里对她有了很深的敬意。也因为这些敬意,对全文后半部分的她那些对穆斯林明显极端地唾嗤有了矛盾的心情。一方面觉得她完全错了。另一方面又想,真的嘛?这么聪明勇敢不屈不挠的为弱势人群呼喊的人怎么会突然变了?万一她没错呢?而且真的,我也没见过法西斯啊,如果她是对的呢?

纽约客:THE AGITATOR 搅混水的人 (英文)

最后,推荐一部今年出的独立电影,没有出名的演员导演,但是很棒很棒的黑帮片。英文是 Running Scared,中文翻成《夺命枪火》,觉得《逃》更贴切。反正很好看就是了。喜欢 Kill Bill 《杀死比尔》的同学一定要看。比《杀死比尔》还要淋漓尽致。:) 嘿嘿。

Running Scared /《夺命枪火》/ 《逃》

夜路,MI3, 纽约客,《逃》。。。》上有3条评论

  1. Running Scared 很好看!雖然我從來不喜歡黑帮片。感覺更像”24″, 不太像”kill bill”.
    haha: “风偶有不和,日还是丽的”. 這話描述灣區太確切啦!:) (不過在我們這里, 风經常不和…)

    Jean的回复:
    又贩卖好东西成功一次!以此为记!:)
    风经常不和才好,不会有雾。可是风真冷啊,早春似的。该唱寒号鸟了。

  2. 也容我偏激一下,虽然不赞同她的极端,不过对穆斯林,特别是对他们的宗教,我也觉得不舒服,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感觉接近邪教,太容易被利用了。

    Jean的回复:
    嗯。狂热的虔诚,总会让人联想到文革。。。

  3. 偶生活在穆斯林社会里,是不是就是说有点亲身体会呢?
    按偶的观察,穆斯林之间其实也是有很大区别的。
    我的看法是,这位老人的看法偏激了。Jean,你是对的:她错了。
    人人都可能犯错,再伟大的人也一样。
    打个不确切的比方:如果邓在89年之前死去(他不配“去逝”的说法),
    可能很多人都会说:5555,要是我们的邓伟人在就好啦,就不会这样子啦。。。。
    扯远了好像。打住。

    Jean的回复:
    嘿嘿,土耳其的伊斯兰教在那篇文章里被点了名。树立为“理性的伊斯兰”之典范。:) 说其他的都是狂热邪教,嘿嘿。
    其实还是靠了当年的Ata Turk铁碗政权设定了清晰的法律,让军队天天看着土耳其的伊斯兰,一有过激反应立即镇压,呵呵。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