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制度

湾区可能拥有全美最密集的女主管。当年为太平洋贝尔电讯做咨询时我们的客户就是个女副总。后来给Visa做项目时,常和我们打交道的头目里有三分之二是女子,都是副总级的。我现在的公司创始人就是个台湾女子。工程部里女子虽然不多,却大半都是高级总管,资深高级工程师,或者director。所以我有很多楷模,呵呵。

这些厉害角色大都有家有子,她们如何应付家里家外两摊子重担就成了很多趣事的源头。在硅谷享受着网络泡沫经济的辉煌期里,我曾经读到日理万机的妈妈们和自己的孩子开电话会议(Conference Call)进行远程遥控,或者给孩子制定“工作进程计划”(Workplan),把“做功课,收拾房间”等等任务都一一列出来,每周要求孩子写“进程报告”(Status report)的事情来。把家也当成公司来管理。

上周五碰巧和公司的高级总管Lisa一桌吃饭,听到她给自己五岁的儿子建立的星星制度。觉得很有趣。Lisa说儿子的老师老是抱怨他不好管。练钢琴时他会故意弹错,并悄悄观察老师是否听出来。很有主意的一个小家伙。Lisa于是定下一套很全面的星星制度:练琴三十分钟,给两颗星;不看电视,给两颗星;在学校没有给老师找麻烦,给三颗星;家庭作业按时完成,给三颗星;等等。如果在一周结束时能拿到六十颗,他就可以要一件自己想要但父母拒绝买给他的玩具或者其他小东西。自从这个制度开始实施以来,儿子乖了很多,很卖力的在挣他的星星。慢慢的,小家伙开始讨价还价了。

“如果我一周想要两个礼物呢?”
“那你要一周里挣到一百颗星星。”Lisa也很愿意对自己的制度加以完善。她说,所以这个星期儿子用功的很,周四晚为止已经挣到七十三颗了。很有希望在周六晚前创下一百颗星星的纪录。她说儿子这次特别想要的东西之一是一种含糖量很大的早餐甜甜圈。当时他们在超市看到这个时,儿子就嚷着要。Lisa叫他读盒子上的成分表,儿子读道”含糖13克。”当时Lisa就和他讲,你看,26克里有13克的糖,多不健康?因为Lisa拒绝给他卖,他就自己去挣了。

“我一周超过六十的星星为什么不能留到下周接着用呢?”小人儿觉得不公平。
“我已经允许你把周一到周六的星星加在一起了,难到不够公平么?”Lisa到底是资深主管级人物,应变能力了得。
小人儿想了想,“嗯,虽然现在的制度不是最好,但是也比最坏要好了。”他明白了在两个“evil“之间选择相对比较好的那个。(Choose the lesser evil).

我们当时听的有趣,七嘴八舌的说,“那他会不会要求回到没有星星制度的日子呢?”“不会的。”Lisa摇头。“以前他基本上没有选择余地,我们说一不二。现在他有了选择的机会。”Lisa说儿子甚至提出也要给妈妈发星星。比如开车送他到学校门口,给两颗星,晚上给他讲故事,给两颗星;不跟他发脾气,给三颗星;等等。Lisa说那我挣到星星有什么用呢?他说挣够一定数量,他就给妈妈做一份礼物。可爱的小孩啊!同事珍妮说,弄不好哪天他会想用自己的十颗星星来换你的十颗星星!大家都笑。

Lisa 来自北京,老公也是副总级人物。两个人在湾区很优雅的高尚住宅区买了大房子。小区里住的都是总裁(CEO),CTO之类的人物。她说儿子耳濡目染已经立志将来也要当CEO了。她说小时候家里在她八岁时就让她来管账。哪天谁买什么菜买了多少花销多少Lisa都会记下来。月余妈妈会问衣食住行都各花了多少,她就一一统计出来汇报。Lisa说家里这种做法使小小年级的她对钱有了很真切的概念。也是对她的一种信任,给了她责任感。

周末和桂谈起这件事。桂说真佩服Lisa的有条理。而我却不知道为什么心底里有个小声音在和我讲“不妥”“不妥”。却也讲不清哪里不妥。Lisa在做的是培养一种能力,一种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环境里生存的能力。任何东西都是有价的,只要努力就可以“换”来。那小人儿无疑比很多依然懵懂的同龄人占了先机。

而好像正是桂所佩服的条理性让我隐隐有些不安。我总觉得人是比较像河水的生物,太严格的方圆规矩里成长起来的是运河,不是大海。很多东西是不能量化的。很多种感动是没有法子用几颗星来表示的。

当然,父母都是把自己认为最重要的生活技巧和价值观教给她的孩子。Lisa的方法对很多父母来讲都是很有益处的吧?或者说很多父母大概都有类似的一套规矩。否则和鬼怪精灵的小人儿斗智斗勇也是很艰难的。没有规矩,何以成方圆。我只是想,小人儿们如果可以选择,会不会选择方和圆之外的一个形状呢?

星星制度》上有6条评论

  1. 没有规矩不成方园好,
    还是无为而治好?

    我觉得, 教育小孩,
    1,指导发掘他们的天性
    2,懂得规矩方园,打好基础
    3,无为而治
    一步步来比较好

  2. 嗯,芳洲说的对。总觉得第一步最难,是不是?因为好像很难不把自己的愿望和没有机会发展的东西加到小孩子头上,把他/她变成了自己的延伸。其实小孩子是个独立的个体。很难讲会有怎样的天性。。。所以发掘起来也得很小心。呵呵,光想想就累死了。 :p

  3. 现在小孩可聪明了
    林的的会用算盘做4位数的加减,可快了
    把我吃惊坏了。
    我问他27加5是多少,他很快说32。当时真惊奇啊
    在我看来,7加5,8加5是特别难的,当年花了很长时间才硬记住的
    他们现在学珠心算了,就是按算盘的算法做心算,当真快多了。不得了

    小朋友很好玩
    我爸说过完假期送他回幼儿园,去见老师,不一会就大哭着跑出来投奔老爸,说坏了坏了,老师问我作业,我统统忘了做了。哈哈

  4. 是林菂菂阿 (Nino)
    那家伙比较喜欢玩数字,排大小,似乎数学方面的逻辑感有一些。但是绘画一塌糊涂。
    我正测试他,看他对中国文字,音乐,语言有什么反应, 还没有特别之处。属于一般
    重要的是我在抓他的运动技能。这个我认为很重要,健全的身心是必须以此为基础的。
    他的性情属于友善型的。但是敏感,自尊心强。

    发现他与LK颇有相似。都是身体协调性比较差,都会瞎操心,都是剖腹产。

  5. 对了,我和他不大一样,我数字算不清的。感觉大脑里缺这一块。也记不住数字。
    他可强多了。

  6. 是的。
    看完《我们仨》,我和同事对钱媛的积劳成疾感到很可惜。
    人小的时候重要的有两件事:
    对运动的喜爱。这样身心会比较健康
    培养一个终生的爱好。这样人生比较完美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