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不知道的历史

大学时学工,但是象贪心的孩子,总想在可以喘息的时候,大把理工课间小小的缝隙里,塞一门我爱的文科。大三时出于好奇选了一门中国现代史。课本是美国人写的,老师却是个台湾来的访问学者,一个很年青很年青的美女。可惜我忘了她的名字。在学期最后一堂课上,她拿了录音机来给我们放崔建的花房姑娘听。

那堂课是我大学里最难忘的科目之一。学到了很多我所不知道的历史,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原来从小被填鸭式填进来的所谓历史是多么的狭隘和偏颇。也明白了要想做到公正看待历史是多么的难。

我想如果这部《东京审判》那时候已经存在,也会被老师加到自修课程里面的。

我完全没有概念的一次审判。

电影拍的出奇的平和。在当今中国普遍浮躁功利的电影界里真是十分难得。影片重现了很多审判中和幕后的精彩对白片断,其中溥仪出庭那段很有意思。另外电影还加入了一个日本家庭的悲剧,他们在战争中和战争后所受的苦难。不仅是身体上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苦难。

东条英机在法庭上阐述的他对日本军国主义的坚定信念,他们对中国的看法和对自己暴行的理所当然都让我不寒而栗。这是一个典型的恃强凌弱的国家。他们对用了原子弹的美国没有任何抱怨,反而尊敬有加,他们对自己凌辱过的中国没有任何愧疚,反而是强烈地不甘心。这是一个只认识胜利者的民族。只要日本有可能再建立自己的军队,下一场战争是无法避免的。而且如果下一次中国不能让他们输得心服口服,他们有朝一日还会卷土重来。

令我无法置信的是美国居然放过了天皇不审。这不等于是审讯德国二战战犯,但是不审希特勒一样么?为什么会这样?

Google 搜索找到这篇纽约时报的文章,评论这本书的: THE OTHER NUREMBERG The Untold Story of the Tokyo War Crimes Trials. By Arnold C. Brackman.

二战期间,美国民众心中裕仁(昭和天皇)和希特勒是一个等级的。 有些美国政客认为应该完全废除日本皇族体系,裕仁受审应该是日本“无条件投降”的一部分。但是另一派美国政客认为保留日本的皇族体系和裕仁的无罪才能保证日本不陷入混乱,这里“混乱”这个词在1945年之后很快的变成“共产主义”的代名词。英国外交部长 Ernest Bevin 用一战后的德国来做例子,说是因为盟军将威廉皇帝流放并且威胁将要审讯和正法他,才使得德国被剥夺了统治阶级的威信,纳粹集团才有机可乘。

Bevin 的观点得到了认可。天皇被剥夺了政治全力和所谓的神圣,但是没有受审,也不用出庭作证。被默认无罪。虽然在东京审判过程中,无数线索都把最终责任指向天皇,但是因为审判和辩护双方以及法官们的默契,没有人去追究这些线索的下落。大家都觉得一旦走上这条审判天皇的不归路,将会给战后的日本带来无法想象的民族心理和政治上的破坏。

During the war Hirohito and Hitler were linked in the popular American mind. Some American politicians thought the imperial institution should be extinguished and Hirohito tried as part of the policy of ”unconditional surrender.” Others said that the preservation of the imperial institution and of Hirohito was essential as a means of keeping order and blocking Japan’s descent into chaos – and ”chaos” came rather quickly after 1945 to mean Communism. It was British Foreign Secretary Ernest Bevin who recalled that by driving Kaiser Wilhelm into exile in 1918 and threatening to try and execute him, the Allies of World War I had deprived Germany of constitutional monarchy and opened the door to Nazism.

Bevin’s view prevailed. The Emperor was stripped of divinity and direct political power. But he was protected from indictment, and from giving evidence. He was exonerated through silence. The Tokyo trial was full of leads pointing directly to the Emperor, but by unspoken agreement among the defendants, the prosecution and the bench, these leads were never pursued. The prospect of trying and convicting the embodiment of the Japanese nation was psychologically and politically too disruptive to contemplate.

多么冠冕堂皇的谬论。

对共产主义的恐惧变成美国、西方最方便的借口。从东京审判到越战。就像现在美国政府随时随地都在使用的“恐怖主义”这个词一样。Herman Wouk那本《战争风云》里面说,战争结束后都是战胜者在写历史,只有战胜者才有权力写下判决。如果日本对中国的不服是因为他们觉得战胜者是美国不是中国,东京审判的过程和结果也是这个原因吧。

我所不知道的历史》上有2条评论

  1. 据说当时日本私下把731部队的研究成果送给了美国,直接或间接造成美国放过天皇。美国这个国际经常往往并不代表正义,而是利益。

    一直在看你blog呢,只是很久没有说话:)

    Jean的回复:
    zeze好!:) 我也一直在看你的blog. 嘿嘿。
    嗯,政治上真的是只有利益是永恒的,其他都是假的。所以一定不能输,最好是大赢。。。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