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暖冷

深秋的暖象温开水。

阳光里走过一小段路,身上就暖得惬意。让人没有法子不微微笑。再烦乱的一天都给这种温吞吞的暖意散了。贴心。

院子里的桂花香也是暖心暖肺的。只是今年夜晚经过那丛桂花,还会闻到一丝妖媚的香。把桂花的暖生生的扯断了。开始总以为是桂花旁的夜来香在作怪。直到一个晚上出去把停在车道上的车子开进来,走过前园的那棵曼陀罗,一朵花在我头上轻轻一拂,人才刷的一下惊了。那种妖媚的香,原来是它。

以前在书里读到曼陀罗,总是想象着不知道是多妖艳的花呢,有着这样的名字。后来第一次听妹妹指着路旁一棵挂满倒掉着的白色大喇叭似的花树说,喏,那就是曼陀罗。当时都不敢相信。这么大大咧咧的花?怎么配得上那个妖冶的名字?原来那名字说的不是那花,是它的香。如果什么气味能够烟视媚行,那就一定是它了。


深秋的冷象林子里的潮气。

周末终于去爬山。选了五年前爬过的金门桥北的 Matt Davis & Steep Ravine 那个路径。记得当年大家都喜欢。我叫它 combinational platter 五彩大拼盘。因为所有湾区的各色徒步路径的特色,在这条路上都有。从金黄的山坡,到青苔布阶的橡树林子,到远方闪闪发亮的海洋,到厥类丛生的小溪畔,到安静的红木林子,甚至太平洋的沙滩 (Stinson Beach) 都在这里了。这次再去,发现我的体力大不如前。从山顶走到海边,估计只走了一半路程,已经累的不堪。心里想着,是不是回去的路比较短,是不是有什么捷径来着。翻出地图一看,不由得叫苦不迭。回去的路比来时还要长。当初准备不足,大大低估了这条路的艰难程度,连水都没有带。回去路上一边大汗淋漓的低头爬山,一边在脑子里想象着一个汁多味美的梨子可以咬下去。照片都是在前一半路上拍的。之后的时间我只求自保,是靠米粥同学象拖面粉一样拖上山的。有时候面粉拒绝被拖,米粥同学只好威逼利诱,恨不得在树枝上挂个梨子,吊在我眼前才好。路上自己大放厥词,比如从今往后再也不出来爬山了等等。周围的美景都辜负了。在天黑前走出树林,从山上树林间的缝隙里看到停车场的一点影子时,心里真是大松一口气。咕嘟咕嘟喝下半瓶水之后,人才好像有了点生气。下山途中才发现,好冷。车里显示外面的温度是华式49。而太阳还没有落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