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眠不觉晓

彻头彻尾的流水帐。只是这种慵懒的春日,似乎只有流水帐才配它。

最近天气预报奇准,上周早早就在报周六下雨。一周都是雨和阳光大风交错,但是温度很低。冬天的温度,春天的风景。周六果然在大雨声中醒来。按原计划去南湾看妈妈,然后又杀到桂那里玩 Carcassonne 那个圈城划地的游戏。再然后就跑到 cupertino 吃”滬江湯包”。叫菜时大家都比较没谱。叫了几个菜都席卷一空,大家大眼看小眼,说再叫再叫。再叫了两个菜,又是吃光光,还没饱,再叫两个。上来一个就给我们买单和幸运饼了。我们忙说还有一个呢。等最后一个菜的当儿,大家也不顾先后的把幸运饼给吃了。妈妈说,我们这桌人是上什么吃什么。桂说,其实是怎么上都吃不饱似的。

滬江湯包
Hu-Chiang Dumpling House
10877 North Wolfe Road.,
Cupertino, CA 95014
Tel: 408-873-4813

推荐菜式:
滬江湯包
丝瓜汤包
鲜贝汤包(这个是新的,还限量供应)
炒年糕
九层塔烧茄子
大饼卷牛肉
豆沙锅饼

回家路上经过IKEA,正好吃得太饱,权当散步,跑进去转了转。妈妈进了一批红瓦小花盆。我买了把桂在饭桌上提到的磨刀石。

回到家已经月明星稀了。

周日阳光明媚。我们又跑去科尔谷的法国咖啡馆买 macaroon (蛋白杏仁饼). 前两次来都扑了空,这次幸运,还没有卖完。买了一盒,六个。三个覆盆子味道,一个巧克力,两个罂粟籽咖啡。覆盆子味道的最美味。 下次专买它了。一边吃得满嘴饼干末,一边走进金门公园。看人打鼓,打网球,滑旱冰,Swing Dance。走到了迪扬美术馆,想起前几天在一个旧金山美食博客上看到夸奖美术馆咖啡馆里的鸡蛋色拉三明治的文章。鸡蛋色拉又是ZM的最爱,就诱惑他进去叫一个两人分。得逞。果然好吃,里面撒了些细碎的莳萝(dill),配的山药片和酸黄瓜也很对味。只是忘了拍照。

晃回家。路上看到一株最后的樱花依然盛开。依然不真实。

回到家里午后阳光正好,一边给身边呼噜着的懒猫理毛,一边看新一期的纽约客。里面一篇讲从北京到拉萨的火车旅行的文章。平平。但是用了不少的篇幅提到了木子的朋友唯色和她老公王力雄。有趣。还有一篇讲现在美国人越来越长的上班旅程。拔了头筹的一个家伙在湾区的思科上班,住在太浩湖那边的山里。来回开车三百多迈,历时七个小时。笔者另外跟随几个天天要长途跋涉去上班的人。第一个住在宾州东北角,却在曼哈顿上班的女子。天天要开车,火车(倒一次车),地铁,单程三个小时十五分钟。原因么,舍不得曼哈顿六位数的工资,她又爱自己座落在树林里的房子和地。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六点十五出门,九点半到办公室。晚上八点四十五到家。一周五天,天天如此。

文章里把亚特兰大大骂一顿,说是全美城市规划最烂的城市。其他像湾区或者洛杉矶地图,交通不好一半归于地理位子不利,一边是海,一边是山,(湾区是两边是海,两边是山)。而亚特兰大跟本没有任何理由设计得这么烂。不停的加宽高速路(高达八条线的高速路就出自这里)一样堵的严严实实。文章最终结论是,无论大家把家搬到离公司这么远的原因如何,最终结果都是生活品质下降,个人情绪越来越糟。

相比之下,自己这点早晚的路真是不算什么,还有公司专门的班车接送。这就是幸福了吧?

晚上看了新出的那个荷兰电影,荷兰导演 Paul Verhoeven 的 《黑皮书》。一般般。 纽约客上评它是“垃圾”。还好啦。娱乐片而已。不必太苛求。

2 thoughts on “春眠不觉晓

  1. 小”猪”妹:

    害的我又想去滬江湯包了, 我曾常光顾那里.

    今天浏览了你的Blog, 好文笔, 好心情. 很羡慕你多彩多姿的生活, 想到我却整天忙于凡俗之事, 置身在文化的沙漠里. 只好长叹一声

    再会.
    CryingCamel.

    Jean 的回复:
    骆驼好。嗯,这个,你的 IP 很有趣。 我们“置身”在同一个“沙漠”里吧?我,嗯,这个,认识你吧?:p

  2. 前两天在书店里看到有关她的书,没想到老太太很朋克呢

    Jean 的回复:
    🙂 好像老太太还不是老太太时很朋克,现在蛮主流了好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