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班车上

六点钟的班车,因为是周一的缘故吧(一般周一和周五有些人会选择在家工作),班车没有完全坐满。前面的一个大男孩在看四月十六的《纽约客》,我背包里也有一本。大多数人在上网。最近班车上的无线网络质量大改观。尤其是晚上六点这一班。跑到专门管这摊事的家伙的公司博客上,才知道这趟班车是试点,装了新的移动无线系统。怪不得。在班车上看电脑会头晕,但是打字就没事。聊天也没事。:) 很奇怪。

湾区十里不同天。公司在南边,温暖。做班车回旧金山的人明显比别的同事臃肿一圈,大衣帽子的都是有备而来。旁边的家伙打了简短的手机电话安排晚上的活动。然后整个车里都是安安静静到了旧金山。

上班车之后的时段正好是亚洲同事开始上班的时间,所以常被他们揪住聊天。不过最近在班车上经常呼呼大睡。

周三续:这两天沸沸扬扬都在讨论维吉尼亚理工学院的枪击时间。看来看去,还是 Drunkpiano 这篇最一语中的:愤青们辛苦了。: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