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对木子美的报道

中国政府禁了她的书,于是世界媒体都对这个小女子感起兴趣来了。这才是所谓的“There is no bad publicity.” (对娱乐届人士来讲,炒作没有正面反面之分,只要有报道就是好事情)。读了英文报道,才觉得她的所作所为在西方媒体眼里是多么平淡的事情。虽然文章的作者极尽所能试图把她的行为写成比较大胆狂妄的举动。可是看完之后,还是不由让人摸不着头脑,so what? What’s the big deal? 可惜这些舆论,从中文到英文都没有对她的写作本身做任何的评论。其实我更喜欢的是她的文笔和心态。更使西方媒体感兴趣的是所谓的木子美现象吧:网络使言论自由在中国得以实践的最好例子。政府来禁她的书的行为就有些滑稽可笑了。根本是给她做广告嘛。

Internet Sex Column Thrills, and Inflames, China – 11/30/2003 New York Times.

纽约时报对木子美的报道》上有9条评论

  1. 到目前为止,《遗情书》还没有被禁止销售(禁书等于做广告,希望宣传部想清楚这个道理),被要求噤口的是所有媒体报道。另外,有消息说,南方报业系统迫于中宣部的压力,开除了她(懒得去证实,所以只能算小道消息)。

  2. 嗨,Kidy,不知道这些报道是真是假。只要大家还能买到这书,就是最好的辟谣了吧。禁书的谣言本身就是够好的炒作了。何况能够占到纽约时报的版面。第一次出书就有如此待遇,也确实是够幸运的了。

    翻译纽约时报的最后几段在这里:

    “木小姐不认为自己在贩卖下三烂的东西。她说她们这一代的中国人从小受到的性教育少之又少。‘有人从录像带里学,为什么不能从文字里学呢?’

    “[但是政府对这件事的看法似乎与她不同。星期五政府媒体对于禁书的决定做了报道,木小姐本人也证实了禁书的消息。网络书商们说,虽然大批预定单潮水般的涌来,却被政府官员告之不许售书。此书原定在本星期上市。]

    “为了平息这场风波,木小姐说她已在十一月初辞掉了她的专栏工作,并且自动关闭了她的网站。她说自己手边尚有其它一些稿约并希望自己能够继续写作。当然前提是政府不会对她的所有作品进行封锁。

    “她说这场风波完全束缚了她的社交生活,她已经清心寡欲长达两个星期了。”

    我还是觉得她满可爱的。

    “ Ms. Mu does not regard herself as peddling smut. She said her generation of Chinese grew up with little or no sex education. ‘Some learned it from videos,’ she said. ‘Why not from words?’”

    “[The government has other ideas, it seems. The decision to ban her book was reported in the state-run media on Friday, Ms. Mu confirmed the ban. Online booksellers, who had been swamped with purchase requests, said government officials ordered them not to sell the book, which had been scheduled to go on the market this week.]

    “In an effort to defuse the controversy, Ms. Mu said she quit her columnist job in early November and voluntarily shut down her Web site. She said she had other offers and hoped to continue writing, assuming the government does not ban her writing altogether.

    “She also said the controversy had cramped her social life: she has, she said, been celibate for two weeks.”

  3. 呵呵,南京路上商店橱窗就赫然挂着巨幅海报,木子美遗情书。这是上周的事,这周没路过那里。
    我看到就乐,想到Jean的站点被挤爆掉的故事。随口和同行的同事说。她倒从不知道mzm何许人,听着这么戏剧性,乐得哈哈大笑。

  4. 阿欧,大家还在说这个么?
    我觉得没啥好说。木子也蛮好,她行她素好了,我不觉得有啥奇怪,有啥值得人人谈论,大书特书的。当然她是搭上,(也许应该是被动状态)了抄作的风了。也当然大家现在讨论来讨论去的就是媒体的这个状态,对木子本人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说辞。那么这个媒体的状态值得讨论么?忒!
    我一向认为媒体只是我获得信息的工具而已,用不着跟它们的风,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怀疑自己的理解力,影响自己的判断力。
    jean说的木子的文字写得蛮好看,有些味道。我信jean。因为jean的口味和我还蛮接近,但是抱歉我还没有看得。有空再去看吧。

    公司里面前一阵也说了木子,不过就两三天。我算是第一个知道木子的,因为jean的blog当了的事件。但我并未把这个作为话题在公司里面提起。第二天的扬子晚报报道了木子网络现象。隔天倒是另一同事网上捉到这个新闻,和人们聊起来。也只是猎奇心理,丝毫没提木子的文字,只是她的行为。然后我发现两派意见,对其行为。男性,多半忿忿然。女性,多半不置可否。呵呵。就这么三两句话,公司里面对木子的看法和讨论(其实算不上讨论,看社会热闹,叹两句而已)就过眼烟云了。

    报告结束 :)

  5. kidy转的那份天涯帖子很好。里面的确有见地的发言。

    Jean’s Reply:
    嗯,真是好。读了第一段才记起以前看过了。又读了一遍依然喜欢。

  6. 嗯,我那天和同事介绍mzm事迹的时候,同事犹疑地说,这把别人名字都报出来,不大好吧?
    这是比较通常的百姓态度,一般定义这样不善良。
    但是呢,我想那些被爆料的人呢,也是平时道貌岸然的家伙吧。mzm爱说就说嘛,反正是事实,怎么有人做得,旁人还说不得吗?
    真是,那多不公平。挺好的。而且据说写得那么好,可见是个有趣的人
    我讨厌卫慧之类,有两天吃惊有个德国人居然说上海宝贝写得好(估计看得是德文版),就特意去看了看,文字说实话还行,但终究是空虚透着腐气。是个虚荣的自命不同而终究还是极平凡的女子。终于没看完,觉得时间宝贵,不值得再在这样的书上浪费。后来想想那个德国人喜欢,可能多少和男二号是个德国鬼子有关。呵呵,瞎猜。

    Jean:
    她唯一报了名字的是个较有名的摇滚乐队成员。也算名人了。在某种意义上讲,名人的隐私权好像没有普通人的那么神圣。算是public property了好像。
    嗯,我和你观念相同。被她点了名字的人也都是成人了应该能够为自己行为负责。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呢?好汉做事好汉当嘛。跟善良没有关系吧?和人做爱就是不善良了么?要是有家室的男人更加不需要别人来对他善良了。她是单身啊!有什么错呢?
    上海宝贝倒是比我预想的好很多。也许是因为看之前听到了太多对她的批判了吧。以为只是女性黄色垃圾。一直避开她。可是看了之后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因此对所有抨击她的人有了重新的认识(鄙视!)
    印象最深的是两个:1)她喜欢并且享受性。她是主动的甚至天真的。2)文中她结交了很多外国男友。
    现在想来批判上海宝贝和批判木子美的人应该是同一群人吧?看不得女性享受性爱,并在这件事情上有任何主动权。
    你说的腐气是真的。可是我看到的很多表现当代生活的小说都有这种腐气呀?!比如由我是谁,比如成都,甚至蓝雨。。。只是那些是从男性视角来看,这些是女性的?我不觉得mzm或者上海宝贝好到经典的程度。但是她们的文字里都有些很真实的东西感动我。让我觉得她们是比较独立的女子,有自己的想法,并且诚实。不自欺欺人,也不轻易以他人的或者社会的观点而行动。在她们的故事里,弱者,或者虚伪的往往是男子。所以会有人说她们是女权主义的代言人吧。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