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攘外必先安内” – 由《汉武大帝》想到的

朋友借我看他最喜欢的历史剧《汉武大帝》。在班车往返途中,懵懵懂懂间开始看。才知道讲的是汉景汉武两帝的事迹,根据司马迁的《史记》改的。道具,场景,服装,发饰,礼节都做的很赏心悦目。但是开始几集的对话写的可真烂啊。堂堂大汉将军宰相,说出来的话都跟北京街头小混混有一拼。可是故事实在是有趣,所以看下来。不时在网上搜史记故事来看。现在看到第五集,七王之乱。不知道是不是换了编剧,对话开始像模像样了些。更好看了。

“攘外必先安内”是贯穿两代汉帝的执政宗旨。

当第一集里晁错如此向汉景帝提出这个政策时,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妥,又有些似曾相识。

开始觉得不妥是想到《槍砲,細菌與鋼》书中对大一统政治体系的一些评论。以及现代战争的一些前因后果。原本有内乱的国家,如果突然出了外敌,往往会联合起来一致对外。比方中东问题里的各个阿拉伯反抗派系,在以色列强势之时反而会有合作的态度。蒋介石在抗日战争初期也是倡导“攘外必先安内”,很是失民心。而且“攘外必先安内”的结果往往是先削弱了自己的力量,能搞造成有“安内”需要的诸侯王多是强人。如果能够利用而不是打击这些强人是不是对一个国家的长期发展有好处?比如欧洲的四分五裂的各个小国,可以允许竞争的前提下,强的人或国家总是把整个地区的发展往前推进,虽然没有一个国家可以长久的强势?

但是从统治者的角度来看,当然对自己权力稳固的威胁要大于整个地区的最大发展潜力。在不得以的情况下,自然会选择折中的对策。看到第四五六集时想起来自己的“似曾相识”来自何处。前不久看的《罗马》电视连续剧和读的一点罗马共和国到罗马帝国转接的历时。渥大维又何尝不是如景帝一样“攘外必先安内”呢?又何尝不是把对罗马忠心耿耿但是对他继位不利的议员将军杀的杀流放的流放?

看到晁错被杀,查到平七国之乱立了大功的周亚夫最后都是冤死。想到前不久由袁崇焕想到的“中国历史上的忠臣良将似乎没一个有好下场。” 当时还以为这是中国特色。现在看来,只是大一统特色而已,罗马帝国的建立发展过程中一样是忠臣的血流成河。可以称为中国特色的只是中国的大一统从秦汉开始一直保持至今,两千多年啊!中间有短暂的三国鼎立,两晋南北朝,但是总体都是合的。一个可能是地理位置使然。一个可能是秦皇汉武把大一统搞的比较彻底。罗马帝国的奥古斯丁大帝终究还是出身于罗马共和国时代,潜移默化里受了民主自由的一些毒害。

一边看《汉武大帝》一边在网上搜史记汉书来读。觉得很有意思。

秦始皇把大一统的硬件搞定了:统一语言货币,修驿道,建立中央集权的统治触角。汉家的几个皇帝(尤其是汉武帝吧?)把大一统的软件搞定: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允许诸侯分封领地给后代削弱诸侯力量(这一点很有意思,因为欧洲的诸侯似乎很聪明的早早认识到这一后果,从来只是一传一,而不是一传十。再想近一些,最近wal-mart家族抢遗产的事就有趣的很。也许是美国的私有经济越来越职业化的缘故?)。从此大汉江山的子民们越来越容易统治,诸侯们越来越弱。。。

《槍砲,細菌與鋼》书中对中国的评断:

“它(中国)曾经是世界第一大政治政体,有着领先全世界的航海技术,完全控制了世界海域。十五世纪初期,它遣送出财富船队,每个船队拥有上百艘船只,每只长达四百英尺,载着两万八千名船员,横跨印度洋,远抵非洲东海岸,比哥伦布驾着他那可怜的三搜小船跨过窄窄的大西洋早了好几十年。为什么不是中国船队绕过非洲南海岸去把欧洲变成它的殖民地?那时候,达迦马和他那三搜可怜的小船还没有绕过好望角向东征服南亚。为什么中国船队没有横穿太平洋去征服美国西海岸?简短而言,为什么中国失去了它的科技领先地位,为什么原本落后的欧洲后来居上?”

“因为中国是如此执着的一个中央集权。
因为欧洲是如此吵闹不已打来打去的一盘散沙。”

《史记》真好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