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大帝》笔记三·善终的忠臣

真喜欢这个剧里面的汉服:宽袍大袖,走起来长袖飘飘,真美。布景装潢设计也喜欢。说一个细节。武将上朝,进门前先要把剑放在门口,出朝时再带上。居然是朝廷门口这样一个简单好看的木架,好像我们现在去滑雪在门外放雪板的架子。

-剧中的衣食住行:还原历史
《汉武大帝》服装设计参考的元素及剧照

~~

说过“中国的忠臣历来没有好下场”的话。《汉武大帝》和《史记》居然被我看到两个有好下场的:卫青和霍去病。后来的霍光也算运气。于是开始重新给自己的结论加“除非”。
“除非皇帝本身很强。。。”
不对,汉高祖和秦始皇又如何不强,毛泽东呢?
“除非皇帝本身很强,而且不是开国皇帝,而且不是末世皇帝,一定要是开国之后三四代之内。。。”
给这种皇帝做忠臣,才有可能善终。

也只是有可能而已。主父偃甚至卫太子还不都是给武帝一怒之下给搞死了。司马迁也不过免死却被行了腐刑。微乎其微可以善终的机会。

所以孔子会说“鸟择木,无木择鸟”。这个木其实大多数时候在杀鸟。想起Harry Potter里的杀人树来了。呵呵。不过孔子也算是幸运,生在诸侯国四起的时候,选择如此多,一旦开始了大一统的中国。这里的鸟就再没有什么木好择了。还是欧洲的鸟比较幸运啊。:(

《汉武大帝》看完了。《史记》也东一榔棰西一棒槌的看了一点。《高祖本纪》《项羽本纪》《孝景》《孝武》《外戚世家》《 魏其武安侯列传》《李将军列传》《卫将军骠骑列传》《酷吏列传》等等。。。

好看。

汉武帝真是难得的雄才大略。最难得是老了依然头脑清醒,知错就改,容得下臣子有异议,容得下司马迁的史记。托孤之后又能当机立断杀了皇后。事后证明他的选择决断用人都是对的,连选的昭帝弗陵都如他所愿聪明凌厉做事果断,霍光也是忠心耿耿为汉造出个“中兴”。可惜的是人算终究不如天算。武帝的神机妙算还是没有料到昭帝会刚刚成年就暴毙於朝。之后霍光虽然尚能选到宣帝,然而终究是无力回天,霍光去后,武帝的所有噩梦都实现了,子幼母壮,外戚内宫当朝,无能皇帝一个接着一个。大汉一路衰退到三国鼎立。。。

这一周来,常常想到景帝派卫绾给刘彻作太子太傅时说的话,要他教太子“修身,持家,治国,平天下。” 其实在资质聪敏的基础上,最重要的品格因该是自信吧?自信的人才听得进异议,才会反感马屁连天歌功颂德,才会有海纳百川的胸怀,才会有主见,看得清纷乱表象后面的阴谋或者大局。。。

不知道之后的两千年里有没有再出过武帝这等人物?在网上搜了一下,似乎都推崇:秦皇汉武隋文唐宗(当然毛泽东舍了隋文取宋祖)

《沁园春•雪》(1936年2月)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
 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
 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其他的我不知道,但是单是跟汉武帝晚年相比,毛泽东就逊色了何止一大截。可惜他文采虽好,“今朝”终是比不得昔日辉煌。

武帝的《轮台罪己诏》,一个功高盖世的皇帝能够在晚年检讨自己的不是,并且下诏以示天下,这种胸怀,古今中外无出其右了吧?

上乃下诏,深陈既往之悔,曰:

前有司奏,欲益民赋三十助边用,是重困老弱孤独也。而今又请遣卒田轮台。轮台西于车师千余里,前开陵侯击车师时,危须、尉犁、楼兰六国子弟在京师者皆先归,发畜食迎汉军,又自发兵,凡数万人,王各自将,共围车师,降其王。诸国兵便罢,力不能复至道上食汉军。汉军破城,食至多,然士自载不足以竟师,强者尽食畜产,羸者道死数千人。朕发酒泉驴、橐驼负食,出玉门迎军。吏卒起张掖,不甚远,然尚厮留其众。曩者,朕之不明,以军候弘上书言“匈奴缚马前后足,置城下,驰言‘秦人,我若马’”,又汉使者久留不还,故兴遣贰师将军,欲以为使者威重也。古者卿大夫与谋,参以蓍龟,不吉不行。乃者以缚马书遍视丞相、御史、二千石、诸大夫、郎为文学者,乃至郡属国都尉成忠、赵破奴等,皆以“虏自缚其马,不祥甚哉!”或以为“欲以见强,夫不足者视人有余。”《易》之卦得《大过》,爻在九五,匈奴困败。公军方士、太史治星望气,及太卜龟蓍,皆以为吉,匈奴必破,时不可再得也。又曰: “北伐行将,于鬴山必克。”卦诸将,贰师最吉。故朕亲发贰师下鬴山,诏之必毋深入。今计谋卦兆皆反缪。重合侯得虏候者,言:“闻汉军当来,匈奴使巫埋羊牛所出诸道及水上以诅军。单于遗天子马裘,常使巫祝之。缚马者,诅军事也。”又卜“汉军一将不吉”。匈奴常言:“汉极大,然不能饥渴,失一狼,走千羊。”

乃者贰师败,军士死略离散,悲痛常在朕心。今请远田轮台,欲起亭隧,是扰劳天下,非所以优民也。今朕不忍闻。大鸿胪等又议,欲募囚徒送匈奴使者,明封侯之赏以报忿,五伯所弗能为也。且匈奴得汉降者,常提掖搜索,问以所闻。今边塞未正,阑出不禁,障候长吏使卒猎兽,以皮肉为利,卒苦而烽火乏,失亦上集不得,后降者来,若捕生口虏,乃知之。当今务在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修马复令,以补缺,毋乏武备而已。郡国二千石各上进畜马方略补边状,与计对。

——《汉书。西域传第六十六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