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在豆瓣上逛,看到一个“密斯张三”。博客翻出来看,很灵的文字,博客自称“上海孟母三迁”*。开始以为她在上海。看下去,不对应该在美国吧。所谓三迁不过是迁了不同的博客三四次了。先订下了。这个yculblog也是从去年底,就没更新了。找出她的旧博客更早),一径去了尾页,翻了几页,越看越喜欢。就想,这么久不更新是不是又搬家了呢?就去网上找。不想,找出这段话:

  上文所附普林斯顿校报说
  她是自杀 发现于2月25日
  并且 并且 已经独自躺了几天
  可是18日是大年初一啊难道不是么
  她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
  她去年得了普林斯顿天体物理学硕士
  她才二十三岁

-伊宜以忆

她叫马哓雁。用“密斯张三”做搜索,会看到不少美国电影的字幕有她的贡献,比方阳光小美女,比方感谢你吸烟,等等。

再回头看她的旧贴,这么好的文字,却再也看不下去了。不忍。
想想刚刚还在豆瓣加她做友邻。而她早已隔世几重。。。

普林斯顿校报(英文)
网友悼文

*到现在才看明白,其实是“上演孟母三迁”啊!我这是什么眼神儿啊?!

》上有8条评论

  1. 她走的新聞我當時在網上看到﹐為那孤零零在寒風中已經凍殭的年少軀體感傷之余﹐心想背後肯定有段曲折﹐今天看你貼文才知也是個書寫的孤獨靈魂。

    Jean的回复:
    我是一点都没留意。看她的博客和在论坛上的发言都是很清爽幽默的,一丝忧郁也无。妹妹说可能因为亚洲人成长环境使然,什么都压在心里。

  2. 她走的新聞我當時在網上看到﹐為那孤零零在寒風中已經凍殭的年少軀體感傷之余﹐心想背後肯定有段曲折﹐今天看你貼文才知也是個書寫的孤獨靈魂。

    Jean的回复:
    我是一点都没留意。看她的博客和在论坛上的发言都是很清爽幽默的,一丝忧郁也无。妹妹说可能因为亚洲人成长环境使然,什么都压在心里。

  3. 所以說網路書寫救了亞洲人﹐只可惜她還不懂得哂茅o就放棄了。這東方社會的面子觀害死人﹐都是人嘛﹗就跟天氣有陰晴風雨﹐月有盈虧﹐人的心情沒有起伏﹐那就真不是人﹐寫博就要张c真﹐那才能娛人樂己﹐抒己之情﹐發人之思。如果不把寫博當作個出口﹐就會死在自己的胡同裡。我就想她快樂有人分享﹐痛苦卻無人可擔﹐只因為自己壓在那裡﹐少了發現人間總會有個在意她的人的機會﹐至少我真為她難過﹐人到谷底還是要想至少還有條上山的去路啊﹗

    我想她也懂這道理﹐就是那一時一刻被困住了。

    “你說你一點都沒留意”﹐很諏崺o在網路的喧譁裡﹐我們真的很難留意文字背後的訊息﹐畢竟不是每個人都修過心理學。不過﹐想起席慕容那首詩“一棵開花的樹”最後那段文字﹕

    當你走近 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
    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馬曉雁啊﹗馬曉雁啊﹗是誰無視你等待的熱情﹖還是你錯過了別人關愛的眼神﹖

    Jean的回复:
    嗯,在豆瓣上看她的电影收藏。她的每个收藏里偶尔会有一句话的“短评”。才看出些睨端来。眼睛里容不得一点沙的孩子。比较倾向于看到半瓶空而不是半瓶满的人。再连系到她翻译东西时对每个字每个词的执着。一点不能错的执着。不能容忍世界之不完美的人往往更加无法容忍自己的不完美吧。同意你说的,“只是一时困住了”。:(

  4. 所以說網路書寫救了亞洲人﹐只可惜她還不懂得哂茅o就放棄了。這東方社會的面子觀害死人﹐都是人嘛﹗就跟天氣有陰晴風雨﹐月有盈虧﹐人的心情沒有起伏﹐那就真不是人﹐寫博就要张c真﹐那才能娛人樂己﹐抒己之情﹐發人之思。如果不把寫博當作個出口﹐就會死在自己的胡同裡。我就想她快樂有人分享﹐痛苦卻無人可擔﹐只因為自己壓在那裡﹐少了發現人間總會有個在意她的人的機會﹐至少我真為她難過﹐人到谷底還是要想至少還有條上山的去路啊﹗

    我想她也懂這道理﹐就是那一時一刻被困住了。

    “你說你一點都沒留意”﹐很諏崺o在網路的喧譁裡﹐我們真的很難留意文字背後的訊息﹐畢竟不是每個人都修過心理學。不過﹐想起席慕容那首詩“一棵開花的樹”最後那段文字﹕

    當你走近 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
    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馬曉雁啊﹗馬曉雁啊﹗是誰無視你等待的熱情﹖還是你錯過了別人關愛的眼神﹖

    Jean的回复:
    嗯,在豆瓣上看她的电影收藏。她的每个收藏里偶尔会有一句话的“短评”。才看出些睨端来。眼睛里容不得一点沙的孩子。比较倾向于看到半瓶空而不是半瓶满的人。再连系到她翻译东西时对每个字每个词的执着。一点不能错的执着。不能容忍世界之不完美的人往往更加无法容忍自己的不完美吧。同意你说的,“只是一时困住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