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事:白衣蓝裤,瑜伽

1.

国庆节之前的周末,去买电影票时发现很多服装店都在大减价。连 Zara MNG 都挂出 75% 50% 样的大牌子。向桂一汇报,便相约次日前往视察血拼。

进了店才哑然失笑。怪不得。今年以来的潮流那么丑,又是孕妇装,又是乡土花布窗帘桌布似的往人身上披。怪不得要大减价。趁着赶潮流没脑子的人还没醒悟,骗她们以低价往家里搬这种潮流一过就穿不出去的东西而已。

桂和我就小心的找减价货里的基本货,没有受到潮流渲染的那些。收获不菲。回家摊开来看,才发现买了一批白衬衣,蓝仔裤回来,好像在上演安妮宝贝的小说似的。


经一度很迷白衬衫,买了好多不同样式的挂在衣柜里面。后来物极必反,开始进购各色衬衫,就是没有白的。这一眨眼好像已经好多年没有穿白衬衫了。这次大减
价,很多店的牛仔裤也减到二十块一条。买到两条很合身很舒服的,分别来自Monaco 和
Anthropology都是平时贵的离谱的地方。二十美刀一条。收银的MM看到这样的价钱都吓一跳。“哇!真合算!”

前一阵各种职业装穿得多了,周一一身白衣蓝仔裤穿出去,清清爽爽,连艺术总监大人ZM都赞好看呢。得意。

2.

ZM练空手道很多年了。最近又在家门口找到新开的一家空手道馆很和心意,就又开始每周数次去打拳。


经飞檐走壁,每周数次去爬墙的我已经偷懒很久很久。偶尔和桂他们去爬墙馆里练瑜伽。ZM刚搬到湾区时,我们带他一起去上过一堂瑜伽课。可惜那天正好碰上代
课老师,很放松,几乎没什么运动量。从此在ZM心里埋下了轻视瑜伽的种子。空手道馆里也有瑜伽课。ZM说他偶尔探头进去看他们在做什么,十之八九看到他们
排排躺,在睡觉!从此每当我说今晚不回来吃饭,和桂他们去做瑜伽。ZM就会笑话我说,又去

排排睡啦?前几天 ZM 一本正经和我说,你还是换一种运动吧,要能出汗才能达到锻炼身体的目的啊!我不得不为瑜伽正名,“练瑜珈我也常常满头大汗啊!” ZM 大乐,睡觉也能睡出满头大汗来?什么邪门功夫?!

桂和我计划着,哪天带ZM去上一个以运动量出名的瑜伽老师的课,让他也尝尝睡出满头大汗的邪门功夫,看他还敢小瞧瑜伽。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