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落体一分钟

跳伞是二零零零年的事。博客是二零零三年开始写的。常常以为写过了。回头翻照片才发现没有。

最近豆瓣上看到一个 MM 在考独立跳伞证书:像鸟一样飞。(她写得非常好,大家去看。。。)


加入新公司后第一个夏天。跟大家不是太熟。收到资深工程师J的邮件,问谁有兴趣去跳伞,他来组织。当时收到邮件大约是晚上七八点的样子,大家都吃晚饭去
了。记得当时公司里静悄悄的。自己坐在自己的小隔间里读这个邮件,记得窗外暮色四合,兴奋得开始手心出汗,几乎想都没想就回复了:算我一个!

当时是四月份好像,跳伞的日子定在七月份的一个周末。

跳伞场在内陆农业区里 Davis 不远,大片麦田里一个独立的跳伞场加飞机场。

那天好热。

等待跳伞时可以看到同事们的紧张。尤其是比较资深的一些工程师。平时胸有成竹的自信突然不见了。看得到的惶惑。大家都很安静。


直到起飞之后都没有怕。在从座位上站起来,到走到开着的舱门口是经历过的最长的几步路,也是整个跳伞过程中最恐怖的时刻。记得以前跳过伞的朋友说第一次跳
伞,在舱门慌乱间抓住了舱门边的柱子,死活不肯松手了。是同飞的老师一根一根指头掰开才把他推出舱门。因为人完全因为害怕而失去控制自己的能力。简单的求
生的愿望与从一万三千尺的高空跳出完好的飞机是严重矛盾的。所以在我向舱门机械的走过去时,紧紧攥住双手,否则怕它们自己去抓了门不肯放开。

跳出机舱的瞬间反倒不怕了。按照在地面做准备是学到的把身体向上弯,很快就平稳了。接下来就是我今生今世经历过的最感动的豪华一分钟。


整一分钟的自由落体。周围异常安静,我静静地俯视下面的山川平原,心中的感动是无法述说的狂潮。“从上帝的眼中看世界”(”To see the
world from God’s eyes.”)
是我唯一想到的。如此如此的美丽。是一种无法比拟的感觉,不知道这种美妙居然存在,而平凡如我,居然有幸感觉到。好像突然窥视到神圣的力量。一直以为是超
越此生的感动。。。那一分钟里,永恒成为可能。

那种狂喜和安然,事后同事说有点想吸毒之后的那种“high” 完全的不真实,确实无法述说的快乐和自由。。。

伞打开之后反而没有了自由落体时的幸福感。

落地之后的半天自己好像走在云间,反反复复回味着那一分钟的美妙。

回到家给了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感谢她给了我生命,让我能够体会到这样极致的感动。

那一分钟的记忆如今已经淡漠了很多。记得更深的使自己事后的狂喜和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