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阳春白雪疯


然热如夏日的天气终于告一段落。湾区天气今天转为与正常人家的十一月同步的阴冷。其实下午还是有阳光,一件t-shirt加件薄毛衣就敢跑出去。黄昏时走
回自己的楼时,看着昏暗光线里灰的天居然觉得份外 sentimental。很浪漫的感觉。竟然莫名地快乐起来。下周五去听普契尼的《燕子》(La
Rondine)。是夏天尾巴上在公园里的歌剧那天订的。并没有概念。只是觉得我们好像一直很喜欢普契尼的东西。所以就来撞大运。所以晚上开始在网上搜索相关资料,想先科普一下。结果一下跑到丝管博客上去,把他的锦瑟旧帖翻了个痛快。又跑到他新开的土豆网上听了听。对他放上去的兵兵乓乓的现代乐不感冒,倒是摸到他的好友Rhettomia的音乐单子上听丝管大力吹捧的Jaroussky (序篇正篇八卦篇, 篇外篇)听得心旷神怡。一高兴,还到amazon去订了Jaroussky的两只碟。等到了正好是听歌剧的日子,估计可以连着发几天的烧。然后就该是熙熙攘攘的感恩圣诞大节了。一年就又这么舒舒服服过完了。等大风大雨天来了,躲在温暖的小公寓里听歌剧。多么好!

丝管的Jarousskey列表

丝管提到的这个巴赫大提琴无伴奏也很诱人,不过估计桂他们可能早已有了,不妨去借来听听。Truls Mørk: Bach Cello Suites

补,翻来覆去在听 Rhettomia 这个豆单:


发阳春白雪疯》上有1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