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契尼的《燕子》(La Rondine)

看之前还专门去问了丝管大师,有没有什么值得事先做功课的?丝管说听都没听说过的剧目,不过普契尼的东西都是很有娱乐性的肥皂剧,所以旦去无妨,即时享受就好。得了大师的指示,心里踏实很多。原来懒人的看法也没什么不好。

但是最近实在是闲得很,还是去了旧金山歌剧团网页看了看剧情介绍,还把上面的一些访谈介绍都看了。原来这部《燕子》生不逢时,正赶上一次大战爆发,没有人有兴趣看这种后庭花似的东西。大胆普契尼在国难当头还和敌国(维也纳)签合同写这种风花雪月的东东,四处被人怀疑是汉奸(立刻联想到最近在网上炒得很热闹的色戒里的汉奸爱国问题来了呵呵)。上演之后也没有人理,所以知道的人很少。远远比不得他的蝴蝶夫人,托斯卡,波希米亚人。

八点的歌剧,七点有一个讲座。我们历来都是慌慌张张连正剧都是掐着点进剧场,这次破天荒的大家都提前一个小时见识了一下剧前讲座。挺有意思的。讲了一下我们在网页上读过的历史背景。还对比了《燕子》与其他普契尼的歌剧的差别。“是个小制作,没有托斯卡蝴蝶夫人那样波澜壮阔,但是很细腻很优美。”演讲的人反复提到这一点,看来很多人都失望过?所以他才拼命来降低我们的期望?还放了几首剧中的精彩片段,但都在高潮出现前掐断,大概像电影的预告,好东西在预告片里都兜售出来,电影看着就没意思了吧。

剧情很简单:
第一幕:美丽的巴黎女子 Magda 被一个银行家包养,过着夜夜笙箫的巴黎夜生活,她的客厅里总有美女诗人出没。但是她向往“一见钟情的真爱”。银行家试图用珠宝来点醒她,意思是她喜欢的美丽是可以用金钱来买的,而且他有这个钱和心情来满足她。Magda 收下珠宝但是面有犹豫。

第二幕:Magda 用了化名,装扮成清纯小姑娘模样,本来想重温少女时的一次偶遇,来到当年遇到自己喜欢但是最终没有说出口的学生的夜总会。巧遇乡下来的家底殷实的年轻人,两人在夜总会一见钟情。Magda 在夜晚结束前决定追随自己的梦想,和银行家分手了。

第三幕:在南法国和乡下年轻人过了一段幸福生活,两个人负债累累(是不是有点像安娜卡列尼娜?)。年轻人写信回家跟家里要钱并且征求他们的允许和Magda成婚。当年轻人告诉了 Magda 他希望和她结婚,然后住在乡下生儿育女的美好愿望之后,剧情急转直下。

小册子和网上的介绍都说 Magda在此时决定告诉年轻人自己本来就不清纯,不是他理想中的纯洁少女,因此不能欺骗他并且毁掉他一辈子的幸福。正好这时候巴黎银行家派人来捎话说如果Magda 回心转意,随时可以接受她回去。所以 Magda “牺牲”了自己对真爱的追求,成全了年轻人,离开了他。
本来看剧情介绍看到这里总觉得很滑稽。 真的听了歌剧才觉得这些所谓的纯洁少女心结啦, Magda 的牺牲啦通通是后人加上去的牛粪。其实啊,人家Magda才不傻,好好的巴黎社交明星不去做,到乡下来和不谙世事又没什么钱的年轻人混,不过是换换口味,满足一下自己过去的梦想而已。其实她何尝不知道这出戏演不长久,肯定不会像那年轻人想的那样要演她生生世世。真要和他去乡下生儿育女么?Magda怎么会愿意?来捎话的诗人说的不错,”这不是你,也不是你要的生活,你自己最明白。”
八卦肥皂剧剧情到此结束。

唱 Magda 的是大名鼎鼎的罗马尼亚美女 Angela Gheorghiu。这是她第一次来旧金山演出。所以全场爆满。全剧的最精彩唱段在第一幕开始不到十分钟(所以说看《燕子》绝对不能迟到啊!)La Rondine, Act 1: Chi il bel sogno di Doretta

真是惊艳。她的高音好像是有生命的精灵。独立于她个体的另一个生命。很“毛骨悚然”的好听。后来在夜总会里的四人都加入的唱段,Angela的美丽高音轻轻松松凌驾于众人之上,那么灵那么美。

明年四月她要在纽约的大都会歌剧院唱波希米亚人。我和桂在琢磨着要飞过去听。。。一夜之间成了她的扇子。:)

普契尼的《燕子》(La Rondine)》上有4条评论

  1. 看过一本书,说《燕子》的失败是由于缺乏“爱”。看这情节介绍怎么像是对《茶花女》的反讽。
    Doretta之歌连我自己唱都觉得好听,就是低了0.7个八度吧,哈哈

    Jean的回复:
    Galene好!在丝管那里翻贴看过你们的留言对话。谢谢留言。:)
    节目单上说《燕子》的故事梗概不是普契尼自己想到要用的。当时他正处于灵感缺乏时代,找不到好的材料故事来写歌剧。当时维也纳的歌剧院给了他这个故事和很优厚的报酬,他才接手的。所以可能也因为这个大家对这个剧有成见吧。哈哈,Galene有没有录下来自己唱的Doretta之歌?放土豆上我来听?:)

  2. 为了避免土豆因点击过多变成土豆泥,还是不要放了……
    听说《修女安杰莉卡》更是非一般沉闷。

    Jean的回复:
    土豆泥!哈哈!
    普契尼的东西好像还都挺富有娱乐性的。至少这个燕子,我们都挺喜欢的,比莫扎特的Così fan tutte好看多得多。可能因为我们这些外行不过是在看热闹吧。:) 修女安杰丽卡倒是没听说过。好像最近也没有歌剧院在上演。明年夏天倒是有改编过的瓦格纳的指环。受了丝管的毒害了,现在有一点想去看。但是改编得似乎有点离谱。(变成美国西部淘金故事了好像)所以还没拿定主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