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车上的零碎

twitter中文是不是该翻译成零碎?

走路去班车站,听的是巴赫的双小提琴。上了车,打开电脑,就把音乐换成了崔健。从巴赫突然转到南泥湾也是很有趣的反差。


上坐了个穿玫瑰红呢子大衣的MM。她上车时我在看杂志,她一坐下就抽出电脑开始干活,自然的把脚踩在我们两人中间前座后面的脚踏板。这样腿可以高一些,支
撑着电脑比较舒服。这是我常做的事,从来没看到第二个人也这样的。有时她俯身去拿电话什么的就会把脚放下来。心里有些微冲动。在那个时候把脚踏“抢”回
来,她会不会恼?呵呵。

有不太熟的同事在gtalk签名上说“含羞草发芽了”。心里那个贪婪的小虫立刻抬头,含羞草?!我小时候妈妈买回来老被我玩死的含羞草么?!我要我要!米国从来没见过呢,哪里去找。:(

豆瓣九点更新好慢啊!每次在 Google reader上看到好文章,想跑到豆瓣上去推荐,就会发现还不存在。什么时候豆瓣才能和这些大众的东西整合啊?我从 Google Reader 上直接推荐到豆瓣上多好?干嘛这么费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