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日

昨晚和台湾的合作伙伴电话会议时,突然想到,现在,太平洋那边已经是四号了. 开完会已经过了晚饭时间,办公室里静悄悄的,一个人坐在暮色里处理一些会议记录什么的, 停下来一刻, 随手把自己的在线签名换成 June 4th. 算是纪念.

快上班车时有很久不讲话的同事来问, “June 4th 怎么了?” 跟他解释. 他释然,啊! 二十年纪念日么?
我大惊,会有那么久了?再算,哦,还没有.是十九年. 他接着说”那是我记忆里第一个头版头条.那年我十三岁.” 我笑, 那年我在高中呢!
学校就在广场边上…

那么久了…

这里的四号是个阳光天. 阴天阴了这么久.新家这里不像科尔街那边那么多雾,但是会阴天, 很大的风. 今天一早却放晴了.
早上在院子里给刚种下去的蔬菜苗浇水,两只猫猫也跟出来,在院子里”探险”.
嚣张的蓝鸟照旧飞到柠檬树上呱噪,但是猫猫们已经不像第一次听到时那么心有余悸了.比较坦然的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肥猫猫会专找土地上去打滚,弄得全身灰噗
噗的. 回家拿了湿毛巾给他狠擦.

岁月静好. 那个春天的北京已经在十九年以外…

纪念日》上有1条评论

  1. 那年我9岁的样子. 每天跟着外公看新闻联播. 可能是人生头一次看到平静安宁之外的东西. 当时可能只有惊讶和恐惧,不明白为什么怎么会有这些邪恶的事情发生.10年以后才有wiki,google 能让我们稍微有些途径去了解.

    Jean的回复:
    Jessie 这么一说,我倒是好奇当时的新闻联播是怎么说的? 我当时住校没有电视看. 不过那之后停课一周,看新闻联播看得人怒气冲天. 那大概是我头一次明白新闻联播会撒谎.那之前只是觉得新闻联播不好看没意思专拣好听的说.从没想过它会黑白颠倒.四年前写了这篇英文纪念文章后,看了乱看的留言才想到,因为新闻联播的缘故,北京以外的国人,没有接触外国传媒的人,根本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