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的艺术家们


上周看了吉尔勒莫 德尔 托罗 (Guillermo del Toro)导演的 Hellboy II. 这个周末看了旧金山现代美术馆的弗里达的画展.
del Toro的前一部电影”潘神的迷宫”就很喜欢他设计的那些神话里的人物和性格.诡异而且脾气很大.精美的造型后面会有邪恶的瞬间. Hellboy II里面的神秘造型更加登峰造极. 据说他下面要拍魔戒前传”The Hobbit”. 在 Hellboy II里面可以窥视到一些痕迹.比方那个森林精魂死后把曼哈顿的废墟覆盖满绿色植物花朵.与魔戒里面的Tree herders (森林牧者?)有异曲同工之妙. 于是不仅仅是开始向往The Hobbit, 甚至希望他来把魔戒三部曲重拍一遍,觉得他的造型设计有可能比Jackson更灵异感人.




弗里达的画在那部电影里大都见过. 直面真品依然震撼. 而且这次展览里有不少电影里不曾见到的画幅.过瘾. 我们周末去看,队排得好长,而且买的票是有时间段的,没半个小时允许入场一次. 进去后还是人山人海,拥挤不堪.看来得等工作日时有机会请假出来看了. 弗里达善于把人和自然融为一体,画出来的境界五彩斑斓之外有魔幻色彩. 面对暴力鲜血与痛的坦然和del Toro颇相似. 墨西哥文化使然?

看完画展出来我们偶然在街上经过一家卖艺术用品的点来,油画笔,各色油彩,水彩,画笔,等等. 米粥说,画展看得我都想画画了…

墨西哥, 多么神秘的国家, 孕育出如此充满生命力和魔幻想象力的艺术家来.

神往.


自画像 – 荆棘项链
离婚后画的.

自画像 – 两个弗里达
说是离婚后画的,右边穿墨西哥民族服装的弗里达是里维拉当年爱上的弗里达.手里拿着有里维拉小时候照片的镜框连着血管.左边穿着维多利亚式婚纱的弗里达是被里维拉拒绝掉的弗里达.手中不再有里维拉,握着的血管血流不已.两个弗里达手拉手–只有自己.

我和我的奶妈(?英文是 My Nurse and I)
据说是弗里达自认画得最好的一副画之一.

电车 (The Bus),
这张在伦敦展的网站上看到,很喜欢,旧金山这个展上没看到.

The Love Embrace of the Universe, the Earth(Mexico), Diego, Me and Senor Xolotl

自画像-站在墨西哥和美国的国境线上 Self Portrait Between the Borderline of Mexico and the United States
有点现在流行的环保理念

自画像
凡是录音导游里有说明的画前都是漫山遍野的人,没有那个录音符号的画前面往往是空的.这就是受冷落的画之一.很合我意.安安静静看了很久.

多罗西的自杀 Suicide of Dorothy H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