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春

从小就被教育”中国地大物博”. 现在看来真的不错. 人多的好处之一就是无论主流们有多少千多少万的人在追风在做千人一面的事总有几个会作出些有趣的事情来.统计学原理而已.概率再小,压不住有一个巨大的分母.

谢天谢地中国还有一个顾长卫.

看”立春”老是会想到那些好莱坞似的丑小鸭故事, 比方那个在英国小镇跳芭蕾的Billy Elliot. 顾长为电影里的’Billy’ 一辈子也没跳出内蒙古这个小镇.到头来成了全镇人”喉咙里的一根鱼刺”因为他如此奇怪.最后无法忍受这种孤立和镇上人们眼中的怀疑,他把自己给搞到监狱里去了,”他们踏实了我也踏实了.” 他笑眯眯地说. 当然这个”billy”并不是故事主角. 主角是个希望能到巴黎去唱歌剧的丑女人王彩铃.

Drunkpiano的评论写的太好了, 看了她的评论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在网上下载了《立春》看,一个想去巴黎歌剧院唱歌剧的女人王彩玲被憋在山西小县城的故事,特别压抑。边看就边好奇导演会怎么让这个女人和“现实生活”的对峙收场。看到那个男芭蕾舞演员出场两人疑似冒出火花的时候,就想:不能吧,这也太好莱坞了。看到那个“绝症少女”在王彩玲的帮助下夺得大奖王彩玲热泪盈眶时,又想:不能吧,这也太陈凯歌了。看到她重新邂逅那个四宝同学而四宝疑似发财致富了时,还是想:不能吧,这也太冯小刚了。

还好,顾长卫老师既没有好莱坞也没有陈凯歌也没有冯小刚,他,毅然决然地,让蒋雯丽领养孩子去了。

崔健老师曾经在《时代的晚上》里唱道:忍受的极限到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顾长卫老师代表全世界回答道:让小孩出场。

这好像也的确是最诚实的答案。当关于人生所有的幻觉破灭时,让小孩出场。总还有小孩可以出场。谢谢小孩让我们让他们出场。这听上去令人绝望,但看上去几乎像是希望。

当贝贝得奖后在王彩铃面前跪下时,很敬佩导演肯拍出这种诚实的残酷. 生活尤其是中国的生活不是好莱坞.贝贝那句话”要出名太难了,不用什么特殊手段怎么行?” 说得真好. 都是善良的人,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其实最后小孩出场真的是希望么? 或者只是想把梦做的长久些? 王彩铃真的会让小凡去学芭蕾或者歌剧么? 她真的愿意让自己的生活重演一次? 她真的相信小凡的运气会不同?

好书画要留白.电影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