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主义者

面试时总有些经常出现的场面问题,问的和答的都知道是场面话,可还是乐此不疲.最常见的一条是你觉得自己的最大缺点是什么.双方都知道只有傻瓜或者没见过市面的新手才会老老实实交代.最常用的答案是,”我是个完美主义者.需要改正,______” 填入一些具体示例.

可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完美主义者其实非中国父母莫属. 这个父母可以发展到国家,政府.所谓君君臣臣父夫子子.

美国人在这点上和中国人正相反. 看昨晚的男子体操团体赛就知道了.

每次中国运动员完美完成下场时都是苦大仇深的满眼含着激动但是肢体语言拒绝泄露任何心理活动. 美国运动员则是又蹦又跳又喊恨不得把场子给掀了来表达他们的喜悦.

NBC在体操预选赛开始时就播放了他们事先跟中国男子体操队队长杨威做的访谈. 忘了NBC问的原话了,大概是你的动力来自哪里?杨威说的大意是(凭记忆来,可能用词有偏差)我们开始走上这条路大多不是出自自身的动力,而是肩负着很多人的期望.所以赢的动力是要对得起这些期望. 当时我想到看 Peter Hessler 的江城时,他提到在中国很少看到”喜欢”长跑的人. 与美国人不同,中国的运动员很少出于个人喜好.也因此感觉不到其中的乐趣. 他们肩负着比乐趣沉重的多的东西.

美国的完美是另一种解释,这里家长社会很讲究要保护孩子的自信. 哪怕成绩很糟,也要看到明亮面,鼓励他/她,让他们觉得自己其实很好.

快乐远比责任来得重要.

这也许是为什么昨天在体操馆里,拿了铜牌失误无数的美国队表现的比拿了金牌的中国队还开心还骄傲吧. 虽然敬佩中国男队的内敛和强大的毅力当然还有完美无暇的技术和体力. 多么希望他们偶尔也能像美国队那样没心没肺什么都不吝的快乐一下!

(插一句,现在NBC真的有些一路追捧中国队的嫌疑. 昨天在体操比赛中,他们的很多台词超级搞笑, 比方说”实话告诉你,美国队能拿个铜牌就很不错了.银牌是不可能的.” “中国队这三个随便放到世界任何别的国家队都会是最好的,可是他们有三个!” “现在中国队[单杠]只要平均十三分就可以夺冠,他们闭着眼睛也能做到.” 最后一个小邹凯上单杠时,说”就算邹凯摔下来三次,中国队照样拿金牌.”)

这两天林妙可和杨沛宜的”天衣无缝配合”开始在西方媒体登陆, 今天好几个人给我发链接, 还跟同事就杨沛宜是否受到心灵重创进行了激烈的讨论. 纽约时报这篇最详细客观,比较少煽情:Olympic Balladeer’s Voice Was Dubbed ).

Mr. Chen said. “This is in the national interest. It is the image of our national music, national culture, especially during the entrance of our national flag. This is an extremely important, extremely serious matter.”

陈其钢说, “这是有关国家荣誉的事. 这场景代表了我们国家的音乐,文化,又是在国旗入场时.所以这是很重要很严肃的一件事.”

关于国家荣誉等词我无从插嘴.但是这个代表我们国家文化这句我觉得说的太好了. 我们国家的文化就是牌子不是金子就不是牌子,不完美的请不要随便自大.以为我们中华上国是美国那种鬼地方么?什么豁牙子雀斑子都当招牌来使? 告儿你说,不好使!

我觉得最妙的是另外一处报道引用了网民的意见,其中一句是”我们中国这么大,难道就找不出来又能唱歌又好看的?有什么好作假的?”

绝倒.

i rest my c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