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歸

五月份开始做的一个项目,第一次去开会就在门口对着工程部的领队麦克发愣.他抬头看到我也一愣,”你看着很面熟.” 我点头, “你也是.” 然后开始问,从大学问到科系然后再问到一个工程学院俱乐部.这才大概明白是那时候碰到的.后来回家翻大学日记,才想起来,大三时俱乐部组织去优胜美地露营,我跟着大部队就被分配搭麦克的车来去.很和善健谈的人,还跟我说自己跟父亲去清华住了一个暑假的事情.那次露营之后就没有接触过.其实大学里的同学除了一两个亲厚的,都慢慢断了联系.谁想到会在多年后这种情况下再见到.

这次的项目有一个跨两大洋的四个国家的工程团队.今天又见到整个团队的工程部主管.同样的事情再度重演.又是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这次有了前次的基础,他和麦克又是好朋友,所以他张口就来,那次露营我也去了,也是坐的麦克的车啊. 原来如此.

公司里本来不常见到我们大学的人.倒是半岛上我们的”死对头”斯坦福那里的人更多些. 这次真是巧的很.

翻看大学日记真是往事不堪回首.那么青涩的我.那么那么不快乐.几乎自闭. 大多数时间活在自己的内心里. 小得不能再小的一个社交圈子(其实现在的社交圈子也很小,但是心态放松了太多). 心里又是那么的骄傲. 受了伤自己一个人躲起来舔伤口. 其实现在看回去,多少的伤不过是自己过于敏感,可能很多都是误解吧. 拿一个B 都觉得世界末日一般痛苦. 那么跌宕的情绪. 居然磕磕绊绊走到毕业.真是奇迹.

真正开始成熟长大,学会待人接物还是工作以后了. 有时候感觉自己的大学像这里本地学生的高中那么惨. 怎么看怎么不喜欢. 俱往矣,谢天谢地. 🙂

殊途同歸》上有2条评论

  1. 你的這個大學和我的小學差不多,哈哈。
    上了初中後就好多了,一下子開郎多了,
    可能是語文老師做了班主任,對我寵愛有加吧,
    這時候寫這句話,就讓我想念他了,
    不知道他怎麼樣了,多少年都沒有消息了。

    大學!那真是風花雪月,青春逼人:
    文學社,
    戀愛,看通宵電影(不是大片啊,
    全是內部放映的“參考片“),
    總是在學校外面的小酒館醉得一塌糊塗。

    Jean的回复:
    那当然,国内的大学可舒服啦.你试试换到国外人生地不熟话也说不利索就知道多难过了.

  2. 哈哈,那時後,我是長頭發,大胡子,
    穿著印著崔健頭像的大t雪。
    一看就是個惰落青年。
    那時,要是我們在一個學校,
    我肯定是你這樣內秀女生最看不慣的,
    想想我們要是在同一個學校最好是同一個班上,
    哈哈,一定很好玩吧。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