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乡行

上周末跟桂她们去了酒乡.

骄阳似火,但是风很清凉.很舒服.先去了月亮谷买了Viansa的酱料.然后去了隔壁新开的Jacuzzi酒窖. 品了大批的酒(桂和我各五种,所以等于喝了近十种). 抱了三瓶(桂二我一)出来. 发现自己酒量见长,居然没有醉意. 接下来去了月亮谷的市中心买了面包和奶酪外加一些橄榄和咸肉,准备到下一个酒窖去吃午饭.

下一站是Artesa. 桂说酒窖是西班牙人开的.建筑奇特,找了一坐小山,拦腰削平,然后种上草,山里挖空建成酒窖.第一眼就觉得这里像古埃及,很有沙漠里的金字塔的味道.可能当天的高温更添加了些北非的意思.那种金色无遮拦的阳光,真的有点近赤道的感觉.我们的午餐计划被彻底打乱.因为这家酒窖根本就像个博物馆,不许带任何食物入内.从里到外都十分现代极简主义.让我想起巴塞罗那.

最后去了V. Sattui. 在地下室的酒窖里,招待我们品酒的是个酷似”安静美国人”里的Michael Cane的老人家.十分健谈.教我们喝酒配果仁.给我们品从来不上酒单的私房酒: Moscato Frizzante. 他说这酒非常抢手,而且产量很少,所以从来不上酒单,总是被老客户分掉. 正好现在还有存货,给我们嚐嚐. 怪不得我来了这么多年V. Sattui却从来没见过. 很好喝,有点像香槟.所以我叫它泡泡酒. 我抱了一瓶回来周五就被我们喝光了.

老人还给我们讲他十八岁在香港喝mascat 配海鲜的故事(“安静美国人”!). 他自己其实有自己一份生意:酒贩子.他的专长是把陷入窘境的酒窖的酒批发到trador Joe’s 或者 costco这样的地方. 还给我们讲 Trador Joe’s 两块钱红酒(2 dollar chuck) 的故事. 说那是一个很有名的家族酒贩子干的.兄弟几个.专门买下曾经不错但是濒临破产的酒窖.然后就像华尔街那些M&A (兼并?)经纪人一样,把酒窖里能卖的都卖掉:机器,酒,甚至地皮,葡萄园,当然还有酒.最后保留的只有酒窖的牌子.然后找一些及其便宜并且名不见经传的酒,贴上这些酒窖的牌子,然后卖到Trador Joe等卖减价酒的地方.顾客看到牌子会记得曾经在超市看到二十几块一瓶的同样牌子的酒,就会贪便宜成箱成箱的买.

酒乡行》上有1条评论

  1. V. Sattui是我很喜欢的酒庄, 在圣海伦娜买点寿司点心类就可以去他们外面的葡萄园旁野餐了……frizzante是半汽泡酒, 很适合女士, 特别是rosé :-)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