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钢琴怎么了?

前几天还跟桂她们说从搜索引擎找到我这里来的都是来找食儿的. 80%找到这来的都是用餐馆美食类的关键词: 麻辣诱惑,奇峰阁, 或者干脆”湾区好吃的”之类的. 我这只猪当然是很自豪. 这两天在 Google Analytics 注意到 drunkpiano 这个关键词突然拔了头筹. 正纳闷不知道她又写了什么美文我错过了?

今天就收到豆瓣通知”醉钢琴”小组因为讨论”主题属于社区指导原则不允许、不欢迎的内容,已被解散。 ”

诧异不是一点点.

去年加入的醉钢琴小组,偶尔去看看,都是一群迷恋醉钢琴文字的粉丝们而已,常常讨论她那些留学生爱情生活小说的情节之类的. 非常的风花雪月. 我知道醉钢琴曾经用绿如蓝的名字跟愤青们吵政治架.也知道前一阵她在牛博网单枪匹马力战老流氓们. 她的逻辑之清晰,立场之公正,论证之丰富,都是我崇拜已久的. 她本人又是学政治的博后,所以更是有根有据有学术深度的.

可是这个豆瓣小组…我一篇偏激的文字都没看到.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烟消云散了. 早知道我在Google Reader订它的小组发言rss就好了. :( 后悔死了.

醉钢琴到底怎么了?

=======
还在豆瓣看到有人说关于某个电视主持人名字的东西也都不见了. 根本不知道CY是谁.上网搜了搜才略知一二. 怎么这么风声鹤唳的? 难道新出了一批黑名单?
=======
把和菜头的博当幕后新闻信息来读还是很靠谱的.和菜头聚合了这次整风对象的黑名单,应该都是牛博网的头面人物.
=======
因着这次解散风波,见识了”罪犯”(醉钢琴的fans,简称罪犯.我居然把这个给忘了)们雷厉风行的作风.立刻重组了小组, 还找回来了旧贴. 我正在陶醉地阅读醉钢琴语录.这丫头真是个人才啊!可惜了了在国内没有强大的后台背景.读她的语录就跟听着Obama滔滔不绝的排比句一样舒服…如沐春风.

1.
如果我家楼下河边公园的那堵墙会说话,他一定会说:“拜托!你不要再侮辱网球了,求求你了!”;如果他有手,他也一定早就掐死我或者自杀了;如果他有钱,更是早就雇一个律师,直接把我对他的长期折磨控告到国际法庭了。
    
对运动这种无怨无悔的痴情,简直和屡屡朝台湾人民抛媚眼、但屡屡被台湾人民翻了白眼的大陆人民有一拼。
——《做打网球状》

这段话我不记得看过. 看来封她的蓄谋已久,不是空穴来风.天朝的昭子贼亮.想象着就像当年美国麦卡锡那阵FBI给人攒黑档案一样,不知道北京某间小黑屋里有个什么样的本本记着醉钢琴的言行.不是不象我们罪犯的啊.某一种fans.

2.
跟蚊米说:我50岁的时候要回哥大教书。
蚊米说:那中间呢?
我说,中间要去中国摆平一些江湖上的恩怨。
    
蚊米笑。我自己也乐。意淫的感觉就是好。我50岁的时候,要风度翩翩地走在哥大的college walk上,头发灰白,满腹经纶,从我身旁经过的人,都觉得如沐春风。

这一段真是一语中的. 今年是那个啥二十年周年.加上经济不好,社会上无所事事的人突然多起来,恰逢春节.真的是很怕很怕啊. 怕的有道理啊.一定要把所有苗头扼杀在襁褓中.否则象SB国民党似的等对方吃饱喝足能力相当了再攘外必须平内么?当然不!

看视频里一群中国人从一个臧独手里抢雪山狮子旗,觉得镜头在放慢,在模糊,觉得罗大佑在镜头背后,很远的地方唱:黄色的面孔有红色的污泥,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惧。
想走到镜头里,抓住那些兄弟姐妹的手,对他们说:stop,stop,let’s not fight history.
想在一个无人的夜晚,走到天安门,凝视那个巨大画像。
    
想对他说:我知道你们恐惧甚于愤怒,无知甚于邪恶。让我们别再害怕,因为没有那么可怕。我们已经错了三千年,让我们明天醒在一个无辜的清晨。
    ——亚细亚的孤儿

这一段让人先笑然后就变成无奈的苦笑,一些悲凉.

每次看新闻联播镜头扫过领导开会的情形,我都深受震动,震动什么样的文明能造就人类表情、姿态、语言这样彻底的机器人化。平时,这种“机器人化”可能也没什么,跟毛时代“个人魅力呼风唤雨”相比,“机器人”甚至是一种进步。但一旦某些危机出现,机器人的弊端立刻呈现出来—-机器人只能在“正常条件下” 重复性运转,一旦出现某处接触不良、断电、外力冲击,它就完全不知所措。你说XZ暴乱了,他说“达赖这个坏蛋。”你说火炬被抢了,他说“达赖这个坏蛋”。你说西方谴责了,他说“达赖这个坏蛋。”你说“白菜两块钱一斤了”,他说“达赖这个坏蛋”。专制体制之缺乏弹性、缺乏派系的政策博弈,缺乏灵活变通,缺乏 “台阶”,让专制者被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做过的每一件事绑架,最后专制制度下最不自由的,成了专制者自己。

好东西真多啊! 珍宝!

最好他(穆罕默德)跟马克思在天上是邻居。这事他俩肯定谈得来。他们在世的时候,都苦口婆心说了那么多,最后徒子徒孙们学会的,运用自如的,源远流长的,只是愤怒这无能的力量。    
    —无能的力量

醉钢琴怎么了?》上有3条评论

  1. 呵呵,因为醉小组解散,又打捞到一条漏网之鱼。

    Jean的回复:
    此渔夫向彼岸渔夫挥挥斗笠.同捞同捞. :)

  2. 今天后来俺一同事还跟俺说,中国政府是害怕这一界大学生毕业了找不到工作闹事。

    终于体现出一亩三分地的好处了吧。都解散回家当农民得了。:)

    其实最佳网管政策是别的什么都封了,只留色情小说+A片,再保持大街上廉价白酒+打工妹供应,保证没人闹事。

    Jean的回复:
    那怎么成? 要不你给他们想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能让黄色泛滥. 这些人和美国的右派一样,口头上都要当最保守最高尚的人啊.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