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碎

周末几天的月亮又大又亮.晚上中庭的玻璃顶外好像有盏日光路灯大放光明.

天气反常. 从周六开始变成春天一样,每天都是艳阳天,温度在华氏70度(摄氏20度). 这可是冬天啊!才刚刚过了腊月十五. 一边享受温暖,一边心惊胆颤怕真正的寒冬像个巴掌似地扇回来.

毛姆的Summing Up写的真好.攒了一肚子的话准备把笔记接着写下去.却总有这样那样的籍口拖着.

重看了电影 The Hours. 惊为天人. 又是一肚子的话想写影评…

这个礼拜很麻烦,突然冒出来很多早上九点的会,害得我得赶七点的班车,困的东倒西歪的.

办公室里趣事层出不穷,我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 暗地里担心,这种坐山观虎斗的好日子还能维持多久呢?

上个礼拜从同事的friendfeed看到secrettweet, 类似一句话树洞的东西. 很执着的把所有八千多条都看了一遍. 有点看尽世事悲凉的感觉.

最近晚上我抱着电脑上网,肥猫猫总要强烈要求我把电脑拿开,让他在我怀里躺一会,打打呼噜才罢休.不知道在他眼里,我的电脑是不是那第三只猫,天天跟他抢地盘?

洋水仙开了. 家里到处都闻的到那种香.没有国内水仙的香味淡雅. 有点没心没肺.